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什么是“合理的”的价格?——经济学家如何谈论高价咖啡  

2013-10-30 20:50: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ll these  champions of interventionism  fail  to  realize that  their program thus implies the establishment of full government supremacy in all economic matters and ultimately brings about a state of  affairs that does not differ from what is called the  German or the Hindenburg pattern of socialism. If it is in the jurisdiction  of the government to decide whether or not definite conditions of the economy justify  its intervention,  no sphere of operation is  left to  the
market. Then it is no longer the consumers who ultimately determine what should be produced, in what quantity, of what quality, by whom, where, and how--but it is the government. For as soon as the outcome brought about by the operation of the unhampered market differs from what the authorities consider "socially" desirable, the government in-
terferes. That means the market is free as long as it does precisely what he government wants it to do .... Thus the doctrine and the practice of interventionism  ultimately tend  to  abandon what originally distinguished them from outright socialism and to adopt entirely the principles of totalitarian all-round planning (Mises 1966, pp. 723-24).

 

人是愿望的动物。但不是所有的愿望都有现实的基础的。愿望和现实之间的距离只能靠分析(当然是好的、经得起推敲分析)来弥合:经过分析之后发现不可能满足的愿望就只能放弃(这样的愿望我们称之为“幻想”);发现可以有办法对现实加以改善的,那就采取相应的办法。直接从愿望跳到“怎么做”的思维很幼稚、很浅薄。

前段时间关于星巴克咖啡高价的事情经过央视的报道被广为关注。这个案例看似简单,实则不然。加上这个案例极具普遍性,有必要对其进行深入解剖,使其成为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市场经济的运作机理的立得住的经典案例。普遍来看,人们对于星巴克高价的分析主要集中在这么几个方向:一是企业策略或最大化行为方向,由此人们的思考问题是,为什么星巴克的价格会把价格定得比较高?二是到底什么是“合理的”或“应该的”价格(或利润)?例如,有人会说,星巴克在中国的价格应该和国外一样(或者至少不比它高),还有人会说,星巴克价格大大地超过其成本,这不应该等等。三是在企业所在的竞争性市场环境方向,由此人们思考的问题是,星巴克是否是处于竞争的环境之中?如果是,为什么它还可以定比较高的价格?

在我看来,作为一名受过训练的好经济学家,对于上面的分析方向,他会认为只有第三个分析方向是真正相关的。不相关的问题,正确的策略是“拒绝回答”,因为,回答就意味着承认问题本身的合理性。理由很简单,只要一个企业是在竞争性的市场中,它到底如何定价或者采取其他的竞争策略(以及由此导致它能够得到多高的利润),这是它自己的事情;对此,任何主体,都无权置喙。这同时也意味着,如果企业定价过高,消费者不买账,或者导致其他竞争对手的大量进入,以至于变得生存艰难,这也是它自己的事情。总之,它采取的竞争策略坏也好、好也罢,最终必须经受市场经验。

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这个原则背后是消费者主权以及生产者的自主经营权。它们是市场经济的基石。如果不承认这个,意味着,除了消费者之外,还有其他的主体可以告诉企业家到底应该生产什么,以及除了消费者愿意的支付之外,还存在其他的标准来告诉我们,企业可以因为生产了消费者需要的产品它应该得到多少等。这显然是荒唐的。现在是有人觉得企业定的价格太高,所以,认为不应该。这样的“应该”如果得到支持,我们还可以想象无数多类似的“应该”会对现实中的市场结果进行规范。例如,我们可以说消费者喜欢低俗的东西不应该,因此,生产者不应该生产它们;我们也可以说,生产者花了代价已经生产的东西消费者不应该不需要,因为这样会导致已经投入的生产浪费了。在性质上讲,这里讲的这些“应该”和央视的把星巴克咖啡的价格和外国的对比而提出的“应该”没有任何区别。本质上都是派生于“任意的愿望”的“应该”。这样的“应该”一旦出笼,可以说跟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了一样,后果不堪设想,尤其是,如果这样的“应该”背后还有权力的支撑。

坚持“市场竞争中企业的策略行为任何其他主体无权置喙”(违背竞争规则的除外)这一原则,对企业来讲意味着:1、企业没有必要向任何企业之外的人——不管是消费者还是政府机构——解释在竞争性的市场中它为什么要采取特定的策略,包括产品如何定价;2、企业没有必要针对自己所定的价格以及利润水平是否“合理”予以回应或解释,如同企业在面对残酷的市场检验产生亏损时也没有必要向外界抱怨一样。

相应地,对于掌握了公权力的机构来讲,这意味着,除了对竞争秩序进行维护、竞争规则加以改善之外,它不能针对企业本身的行为策略进行规范,因为,企业在竞争性的市场中本来就在接受着竞争的规范,政府如果绕开市场而直接对企业行为下手,这相当于是对整个市场秩序的破坏,这背后涉及到的是普遍的消费者、经营者的利益。这样的政府权力运用,看起来是在讲公道或维护消费者的利益,实际上它是僭越了消费者、以及那些探索消费者到底要什么的企业家的角色,也就是僭越了市场。

政府通过僭越市场的方式来实现意图的效果,这个现象并不是完全没有民众基础。实际上,即使在经济学家中间,很多人也缺乏这样的自觉,即:市场检验是市场行为合理化的唯一支撑,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理由可以用来捍卫或反对市场主体的特定举动。直白讲,在竞争性的市场环境下,存在的就是合理,反之,听起来再怎么合理,如果在竞争性的市场环境下不能存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前者,不需要额外的捍卫,后者,任何捍卫都无意义。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前面我说,星巴克面对指责,最有力的回应应该是:我处于竞争之中,我的价格(利润)高或不高是我自己的事情,谁都无权指手划脚。

这里有一个比较困难的地方在于,人们往往直观地看到价格是由特定的市场主体定出来的,就以为它就是企业的一个任意的、纯粹主观的选择,但事实上,在竞争性的市场环境中,消费者的偏好、其他的竞争对手的存在等,决定了企业绝不能肆意妄为地追逐最大化利润。也就是说,表面上看起来是企业意图的结果的价格——例如,我们都说,星巴克把价格定得这么高,好像是直接是它自身的意图的结果——实际上与外在于企业的各种客观条件非常相关,如果外在的环境变了,企业为了适应性生存,它就很可能就不能采取原先的策略,甚至还会整个地被市场淘汰出局。具体到星巴克的高价上,这里涉及到的外部条件包括:消费者对国外品牌的认可,市场上缺乏其他的类似产品与之竞争等。

另外,需要指出经济学家和商学院的教授或其他为企业提供咨询的人看待价格现象的视角的不同。后者的意图在于为企业如何在竞争中更好地存在提供咨询,所以,很自然地,他们会琢磨,星巴克为什么长期可以维持那样的市场策略?例如,他们可能会讲,星巴克最初的定位就是一帮接触西方文明较早的、有较高文化素养和收入的人,它给消费者长期造就的这种品牌印象决定了消费者容易接受它的相对高的定价。但经济家对于这样的细节通常并不在意,因为这样的细节无论在具体的个案中如何地变化,都不会影响这样一个基本的判断:市场中的企业是受到市场竞争的实际约束的,它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它存在的合理性的捍卫。

当然,经济学家绝不是说市场竞争条件下存在的就是完美的、不存在改善空间的。这里的关键是:到底是基于对市场竞争的认识来讲改善,还是绕过市场而直接让权力来干预来讲改善?前者,要求具体地分析是否可以通过改变特定的市场规则来使市场的结果产生改变(这首先要诊断,目前是哪些制度规则导致了观察到的市场结果;分析的结果不能保证现实一定是可改善的,因为确实有可能,在人为的制度规则方面没有改善的空间,市场结果主要是由于行业的技术特征或者消费者的需求特征决定的等等),后者实际上是用妄想来替代理性。

如果说,竞争中的企业不需要特别的捍卫,那么,反过来讲,也可以说,对于那些被免除了竞争的企业,不管它拿出自己的利润表以显示自己是多么地公道,或者以其他方面的证据表明自己是如何地经营有方、为消费者的利益着想等,这都是无稽之谈,都捍卫不了其存在的合理性。当我们明白这个最基本的道理之后,面对特权者的自我辩护,面对针对市场竞争中的企业的政府干涉,我们就应该非常明确,“应该”的重点到底应该指向哪里了。当这个社会中更多的人明白什么是应该的“应该”(即:接受竞争性市场的检验)时,央视的那种僭越的“应该”(即:拿任意的愿望来对现实予以横加指责)就会彻底失去市场,连同支持这种“应该”的更为强大的国家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18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