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科斯的一点不大不小的感慨   

2013-09-05 15:0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人都知道我激烈地批评科斯的思想。不过,对于真正思考问题的人而言,批评也好赞美也罢,这些都是表面的,真正重要的是,到底是否在理解对方的基础上表达自己的意见,或者说,以尽可能地理解对方的思想为目的而进行表达?在做学问已经变得非常职业化的这个时代,这个看似不言自明的道理在实际中恰恰全然不是如此。很多时候,人们更愿意选择自我表达,而不是去理解他人做的研究,以及以此为前提而对他人的研究予以建设性的推进或者进行批评。

批评科斯,首先需要深入地理解科斯。当然,赞美也当如此。就这两个方面而言,科斯是值得重视的、也因此使得我们去赞美他或批评他有了前提:1、他触碰到了经济学中的重大理论问题,这些问题进而又涉及到经济学方法论层次的问题;2、科斯对于经济学有他自己非常一贯的理解,他所进行的经济学研究也是高度一贯的;在萨缪尔森式的新古典经济学主导的背景下,他的经济学几乎是除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之外那些反感无脑的形式化操作的人们最可以“投靠”的、算是形成了一些气候的那种经济学。

关于科斯到底触碰了经济学中哪些重大的问题,其做的经济学研究又是如何地逻辑一贯的,这里不细说,我只想指出这样一个事实:科斯的一贯和萨缪尔森式的一贯不相上下,而之所以有我们看到的今天的科斯,恰恰是因为科斯接受不了萨缪尔森的那种一贯,而认为自己方法更能够解决经济学应该解决的问题。大体上而言,如果说萨缪尔森式的方法的要点在于从给定的前提出发进行最大化的演绎推理、并且认为,经济学的知识只能依靠这种方式获得的话,那么,科斯方法的要点在于,在一个开放的空间中进行关于最大化的常识化推理,并且认为,知识是具体的、只能在具体的问题场景中通过比较不同的问题解决方案——尤其是不同的制度安排——才能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

在很大程度上,要理解科斯思想方法的价值,必须由萨缪尔森式的、科斯贬称为“黑板经济学”作为衬托;单独地审视它,实际上很难抓到其表述的要点的。换句话说,你要是白纸一张,完全不知道科斯讲话的大背景、针对性,你是无法对他想表达的那些东西产生足够的敏感的。即使被提醒,你也只会体会到他所表达的事情本身,而体会不到他所表达的事情到底有何意蕴或重大价值。换句话说,如果不是首先有萨缪尔森式的经济学在科斯所指责的那些方面(主要指现实性差,从逻辑推理得出的知识与经验现实不符)的糟糕表现,我们是很难理解科斯讲的那些再为浅显不过大白话居然在经济学界产生如此大的反响、以至于把科斯推到被授予诺奖的高度的(多少类似于在一个专制社会讲点大实话被“荣幸”地抓进大牢、被那些想听到点实话的人当成英雄)。

不过,虽然拿萨缪尔森式的经济学作为衬托有助于理解科斯思想方法的脉络,但其局限也是存在的:那就是:当科斯把萨缪尔森式的经济学看成是脱离现实的黑板经济学的范本来进行反对的时候,他关注的整个地都是如何通过运用经济学中的一些基本概念、方法而“获得关于具体问题的具体知识”这样的问题;他丝毫没有想过,目前常规的经济学概念——主要是大家熟悉的成本-收益、边际上的权衡、机会成本等与个体的最大化算计有关的概念——对于解决一个多元主体并存的社会所面对的经济学问题并不是合适的。也就是说,他完全是意识不到有这样一个问题维度的存在,而在这个维度上,他和他所反对的萨缪尔森式的经济学其实是没有任何区别的:无非是,一个强调最大化涉及到在多条可能的行动路线之间进行选择(机会成本),而另一个强调最大化意味着在边际上成本和收益的相等。

 而这,就涉及到用另外的标尺来对科斯经济学以及其他属于最大化范式的经济学进行审视的问题了。刚才说到,要认清楚科斯,最好把以萨缪尔森为背景;现在,类似地,如果想把这一切看得更清楚,还得跳出来以哈耶克、布坎南、范伯格等人的经济学为背景。对这些人来讲,市场作为自发秩序的性质意味着,一个社会所面对的经济学问题是社会中的个体如何实现个体各自的目标的问题,这样的问题是不可以化约为任何意义上的单一维度的计算问题的,而之所以哈耶克几乎花了毕生的经历反对社会主义、强调自发秩序的规范含义,就是因为,哈耶克意识到,主流的最大化范式(当时只有萨缪尔森式的,科斯的还处于成形之中)在这个问题上是犯了方向性的错误。

 不过,显然(如同科斯一贯地要批评的那帮数理经济学家一样)科斯对哈耶克的思想是不敏感的。他只看到哈耶克跟萨缪尔森一样,喜欢搞些“高级理论”(high theory)。科斯的务实秉性使得他根本受不了这种理论家。实际上,在1937年的《企业的性质》一文中,科斯很重要的一个针对对象其实是哈耶克。他说,那些认为中央计划行不通的人应该可以被这样的事实驳倒,那就是,企业内部也有计划,它跟中央计划没有两样。我不想评论这种想法有多么幼稚,我只想说,如果科斯真的好好理解了哈耶克关于自发秩序为什么不可能由任何人的头脑、任何组织的目标所框定、所覆盖的话,他是不可能讲这样的话的。当然,对经济学界来讲,更悲哀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普遍地人们对于科斯讲这种话的反应:太多的人就像哈耶克从来没有存在过、或者自己从来没有读过他的书一样,不仅对科斯的这种幼稚表述麻木不仁,而且还挺欣赏。到科斯获得诺奖时他依然在念念不忘地讲类似的话。

 我手上有一张大约是1982年的时候一群在今天看来都是重量级的经济学家们开会时的合照。其中除了布坎南、塔洛克、斯蒂格勒、范伯格等之外,还有科斯和哈耶克。在我的想象中,都是些如此重要的经济学家、而且还都触及到了相同的如此重要的问题,照理应该对各自的思想脉络大致有所了解,但显然不是如此。科斯在真实性这一点上系统性地胜出了萨缪尔森式的黑板经济学,但是,在对自发秩序的认识上面,他没有吸收他应该吸收的同时代的经济学家的成果。不得不说,经济学仍然处于“混沌的自说自话的时代”,即便被认为走在思想最前列的济学家也只能做到“自己发展自己的地盘”,离期望的通过实质性的对话而实现必要的知识收敛的时代还有距离。

  评论这张
 
阅读(64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