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非法之问与经济学的学科边界  

2013-12-03 23:47: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不打老婆的人被问到“你昨天是否打老婆”了,这谁都看得出来是“非法之问”。面对非法之问,被问的人往往以愤怒表示对问题之预设的不接受。但是,在市场条件下在潜在地涉及政府和市场的边界这样的问题上,非法之问却比比皆是,而经济学家对其的敏感度却是相当的差。

以央视引出的星巴克暴利的争论为例。有着良好训练的经济学家应该敏感到:当任何外在主体去问竞争性的市场条件下特定企业为什么如此定价,或者为什么采取特定的竞争策略时,这已经属于非法之问了。因为,到底特定企业采取什么策略进行竞争,那完全是企业自己的事情:它做得不好,该死则死;反之,如果承认可以对企业的竞争策略进行干预,那么,就意味着承认可以对企业背后的消费者的选择进行干预,进一步,也意味着可以对于个体到底应该怎么生活、成为怎样的人进行干预(很多人还记得“反三俗”的事儿吧?)。用一句通俗的话讲,你可以不接受我的观点,但你必须承认我说话的权利——这里,无非是,你可以不接受我定的高价格、或者不喜欢我的其他竞争策略,但你必须承认我自主经营的权利。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经济学家都有这个敏感。目前的主流经济学训练出来的经济学家由于根本不知道对于经济学研究来说非常关键的两层次区分——游戏的规则和游戏中个体的策略——所以,他们也不清楚自己的学科定位,总是时不时地和管理学、商学搅合在一起。像刚才这样的问题,除非清楚这个区分,否则,人们一定会意识不到它已经首先就是非法的了。意识不到的结果就是,它通过去回应已然是非法的问题而在不自觉中赋予了该问题的合法性。经济学家一不注意从市场经济的捍卫者变成挖市场墙角的干预主义者,就是这么来的。

目前,我们主流的经济学教科书中对于竞争以及竞争条件下的企业行为的刻画整个地是扭曲的。竞争不是被理解成差异化生存,而是理解成完全一模一样的产品之间的价格竞争;企业的竞争行为不是理解为通过发掘消费需求而适应性生存,而是被教导成给定条件下的最大化计算。导致的结果是,教学的人、被教出来学生统统不明白“企业如何竞争是企业自己的事儿、任何人不得染指”这么个简单的道理,还装模作样地用数学、图形的方式讲什么边际定价原理、价格歧视、垄断博弈之类的似乎很高深的东西。后者,严格说来既不是经济学、也不是商学或管理学,而是把似乎是经济学的问题用最大化的框框去套,让学生们做一点似乎有点具象的内容的数学题。

经济学目前的学科定位不清晰还有一系列症状。除了和管理学、商学这些本来相对联系比较密切的学科切割不清楚之外,经济学和行为理论、决策科学、人类学、心理学等也是边界模糊。很多不明就里的人爱追逐时尚,看到很多大牌的经济学家都在进行“跨学科”研究,认为这就是前沿。这是很幼稚的想法。自身学科边界尚未确立、从而和其他学科之间的学科边界都模糊不清的情况下的所谓“跨学科”,这一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基于对不同学科自身边界的深刻认识而内在地生发出来的学科交叉的需要,而更像是处于前范式阶段的学科进行发散式探索的一种表现。

发散式探索当然不是不可以,但问题是,它依然是建立在经济学自身的学科定位不清楚的基础上。再怎么发散地探索,如果就连经济学自身所面对的问题的性质都不清楚、都不能区分哪些是其中合法的问题,哪些不是,那么我们也很难称这样的研究是好的经济学研究。例如,现在的行为经济学理论家会琢磨:为什么人会有拖延症?为什么人会去征服险恶的高山?为什么会把损失看得比所得更重?为什么会从众?等等。

这些问题听起来倒是挺令经济学初学者感到兴趣盎然的。我也承认说经济学的成本-收益分析或者更复杂的最大化模型可以对这些问题会有一定的启发,但问题是,它们对于经济学本身应该关注的问题——如何改善经济学的运作——有任何帮助吗?如果有,则可以认为是有意义的问题,否则,就是无意义。像从众行为,如果不是把它当成是由内在于个体的某种特质决定的,而是一定的制度条件下诱发的,那么,倒是可以认为也是和经济学应该关注的问题有关联的。但遗憾的是,很少有人这么想。

无意义的问题如果在日常生活中大不了别人不搭理,所以,也不造成什么破坏。但对于内在地具有规范的力量的科学研究而言,情况则很不一样。无意义的问题极其容易转化成“不合法的问题”,进一步,产生不合法的对于现实的规范。实际上现在已经有人注意到,那些对于个体行为本身为什么如此的经验研究潜在地是导向干预主义的政策的。道理很简单:这样的研究相当于承认了人到底如何行为是经济学应该关注的,进一步,意味着,如果为了改善经济的运作,有必要对这些“不好的”人的行为进行规范。这和刚才对于星巴克的那种规范如出一辙。只不过,这次不是央视记者,不是一般的民众,而是经济学内部的一帮自认为在开拓经济学边界,或者,对正统新古典理论进行反叛的人们。

如果说,在星巴克高价的问题上很多人只是陷入了一个具体的不法之问的话,那么,经济学内部那些力图拓展经济学边界但又对经济学自身应该的学科定位缺乏认识的人则是在一个更普遍的层次上陷入了不法之问。循着这样的不法之问,经济学看起来似乎是变得充实了、更多元化的,但正像法庭上对于一个嫌疑犯的审判一样,如果问的问题离开了应该的方向,问得越多,回答得越具体,反倒离题越远。不过,倒是在法庭上控辩双方的律师恰恰对此非常敏感:他们才不会白花时间去问无关的问题呢,进一步,他们因为往往总是通过问对方问题来使自己想得到的论辩主张自动形成,所以,双方都是对对方所问题的问题本身极为敏感:一旦认为问题不妥,则一定要反对。这样的素养,真是值得自认为在逻辑上更训练有素的、更严谨、处于更像科学的行当的经济学家们学习

在经济学自身的学科定位以及学科边界足够清晰之前,强调的“相关的”知识比强调所谓“前沿的”知识,要重要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19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