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式改革  

2013-12-01 15:3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摘自盛洪“中国改革应防行政架空”:

在中国的现实中,原则越抽象,也就越不可能实施;这就如同,当你闯了红灯后,立刻会收到一个罚单;但当有人违反了宪法,我们却找不到一项可实施的法律手段去惩罚和制止他。

尽管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改革的决定(简称“60条”)远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但还是有些亮点。最亮的点莫过于“市场在配置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与之相应,还有两个市场制度的题中应有之义,一是“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一是“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政府不进行不当干预。”……其实在上一届政府之时,市场已经被作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制度”,但仍然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包括对许多产业进入的限制,对金融、石油甚至房地产等领域的价格管制,以及“国进民退”的大潮。这种趋势决不会因为把“基础性”换成“决定性”就会消退。

那些很快就宣布“60条”“伟大”和“深远”的传媒,似乎有点太着急了。一个改革文件能否“伟大”,不在于它说得多么漂亮,而在于它不仅说得正确,而且能够实施。例如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决定》在土地制度改革方面甚至比“60条”走得还远,只是这些改革方案只停留在了文字阶段,甚至在此之后的“《土地管理法》修订草案”中出现了相反的趋势。因而十七届三中全会不会青史留名。

今天执政党的当务之急,就要寻找落实“60条”明智而可行的道路。至于它是否“伟大”,留给后人去说吧。所谓“可实施”,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有奖惩。没有奖惩的制度,就不是有效的制度;没有奖惩的宪法,就近乎一纸空文;没有奖惩的“60条”,也不过是60段话。

“不可侵犯”不是可以随便说的,如“中国领土不可侵犯”意味着,一旦有人侵犯,就必须用武力还击,惩罚并赶走入侵者。康芒斯说,财产权意味着,当有人侵犯时,你可以指望政府来保护你的财产。当“60条”说公民的财产“不可侵犯”时,就是执政党的一个非常严肃和重大的承诺,即如果在此之后再有一个中国公民的财产受到侵犯,执政党通过其对政府的主导,就要以公共暴力阻止这种侵犯,并惩戒侵犯者。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

 

如果盛洪的言论在经济学家中间成为共识,并且每一次党的重大决议都伴随着对现行法律的修订,并最终落实到对于各大具有极大行政权力的部委如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的限权,就算真正的改革在发生。当然了,在有些领域,当基本性的规则仍然存在重大缺陷时,限权一时半会儿还不可能。例如,土地制度目前仍然是身份制,土地的“农转非”不是以事前的统一规划为基础,而完全由政府相机拿捏。在此情况下,我们确实不能指望在这样的问题上可以把有关政府部门的权给限制住,因为确实还没有替代性制度安排。但在有些领域,照理说政府的行为边界应该是可以划定的,那么在法律上以否定性条款的方式把它们固定下来就是必要的。像发改委以及其他部委动不动针对特定行业的企业实施的补贴措施以及其他的对竞争性的市场中的企业进行干预的行为,这就应该明确被禁止,因为它们本质上是违法的、是对正常的市场秩序的破坏。

张曙光老师曾说,中国的改革关键的问题不是教育民众,而是教育官员。今天来看,仍然如此。当然,不仅是教育的问题了,更是需要有切实的法律对违法的政府行为及其负责人进行惩戒的问题。做实法律(包括清理违法的各种部门规章,清理和上位法抵触的法律、法规,在法律上做实对有行政权力的部门的权力限制等),应该是改革不至于沦为空洞的口号的唯一路径。

  评论这张
 
阅读(229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