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竞争与完全竞争;三角形与特定的三角形  

2013-02-10 23:4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he insiders cannot believe that methods in which they have been elaborately trained and which are used by the people they admire most are simply unscientific nonsense, having literally nothing to do with whatever actual scientific contribution (and I repeat, it is considerable) that economics makes to the understanding of society. So they simply can't grasp arguments that are plain to people not socialized in economics---MacCloscky

 

任何理论,都是讲概念、概念之间的关系,偶然举例子,也是为了说明概念。概念(或理念)对于经验现实而言,逻辑上不处于一个层次:你不会说任意在黑板上画的一个三角形——不管它在某种意义上多么完美——和关于三角形的理念是等价的。

经济学理论家严格地讲,不管他举什么样的经验例子,也是意在对经济学中的一些基本的概念/理念进行说明。经济学中最基本的概念,如最大化理性人、市场均衡、竞争等,仔细想来没有一个我们可以直接可以拿来和特定的经验现实绑定在一起的。也就是说,我们能够对这些概念下定义、大体上我们也明白这些概念意味着什么,但这些概念在经验世界中的具体呈现却不是理论家事前就可以知道的。

以竞争这个概念为例。我们都知道竞争意味着存在着其他的市场主体可能比当下的市场生产者更受消费者欢迎,但我们能否直接从对这个概念的理解出发就对现实中竞争的表现形态进行精准刻画、并因此就有把握地把一些场景划定为“竞争”而有的就不是呢?我这里不对熊彼特关于竞争的经验归类进行评价(在经验层次上进行归类的工作通常不会导致“把概念和概念的经验呈现”搞混的问题),而是想就新古典经济学中把竞争锁定到“完全竞争”的做法做一点探讨。因为,正是到了重视形式化的新古典经济学那里,像竞争这样的概念才从最初的模糊表达变得来至少在形式上“精确”“严谨”了,但这样做的一个重大不良后果就是,理论家们在不自觉中将一个理念层次的事物特定化、具体化了,导致了类似于“只有等边三角形才是三角形”这样的逻辑混淆。

具体而言,差不多是从撒缪尔森开始,经济学家们就把市场竞争和竞争均衡实现之后的状态联系在一起,并用对于后者的形式化表达来刻画前者。根据新古典理论,竞争均衡实现时,对各个方面的最大化主体来说,都意味着“刚刚好”:生产者的额外投入的成本刚好等于它得到的额外报酬,消费者付出的额外代价刚好等于他得到的额外效用,同时,市场上企业之间的竞争使市场上的价格到达这样一个位置,即生产的成本(包括必要的利润水平)刚好可以由消费者的支付所弥补,不多也不少。

上面对于竞争均衡的刻画给我们呈现了一幅生产者-消费者如何独立决策、但相互精密地关联的画面。这幅画面在这个意义上,是反映了真实世界中的情况的大体性质的, 即:企业为生产所付出的成本总的说来是由消费者弥补的,且这种弥补从长期来看,是相当的(如科斯意识到的那样,企业的收益往往是要在旺季和淡季、好的时期和不好的时期之间进行平衡的),但这幅画面的“精密”之处,即:企业的成本得到弥补是通过边际地决策——即:在边际成本=边际收益=市场价格——而实现的,就和真实世界的情况有距离了,在有些时候对于真实世界中的行动者来说,甚至是不相关的了。

注意:企业的成本得到了消费者相应的弥补,同到底以什么样的具体方式使这种弥补得以实现,这是两个不同层次的问题。前者,属于性质上的判断,只要是在一个竞争性的市场中,这个性质都是得到保证的,但后者是一个纯粹经验、操作的问题。但是,很遗憾的是,执著于形式化的新古典理论家不自觉地把两者叠合了:因为,在他们看来,企业的最大化决策,(在企业的生产函数曲线满足凹性、连续可微的条件下)意味着(在逻辑上等价于)边际上的相等,因此,他们把“企业的成本通过一定的方式得到消费者相应的弥补”这个问题转换成了所谓的“最优定价”的问题,进一步,(基于“最大化意味着边际上的相等”)转换成了“边际定价规则”的问题。

一个关于事情的性质的判断,就这样被转换成了特定的操作规则!前者,涉及到对市场运作的效率特性的理解,属于理念层面,后者,则相当于告诉人们,只有按照什么操作规程,那个理念才能被操作出来。没有什么比这更荒谬的了!这相当于说,市场运作的精髓就是特定的操作规则。这在性质上与一个意图告诉别人什么是三角形的人花很大力气把特定的三角形用形式逻辑精准地予以呈现没有什么区别。不过,这么荒谬的事情正是二十世纪经济学历史上、乃至今天实际发生着的事情。兰格、勒纳、萨缪尔森、阿罗等一帮数理经济学家,包括罗宾逊夫人,就是基于所谓的“边际定价规则”来思考垄断产品、公共产品的定价问题。不仅如此,因为认为市场运作的精髓就是实施边际定价原则,兰格、勒纳等认为市场是可以模拟的,所谓的“市场社会主义”就是这样出来的。

如果主流的经济学理论、很多获诺奖的经济学家对于像竞争这样的重要概念的理解还处于把“特定的三角形”当成三角形的理念的阶段,我们不能指望这样的经济学能够提供关于市场运作的深刻思想。可以说,关于竞争、竞争的效率特性的理论研究在主流的新古典经济学中都仍然是在一条错误的轨道上。这不仅使得学这样的经济学的人对这些问题就连常识水平的理解都达不到,而且还使他们经常陷入与现实世界完全不搭界的伪问题的思考之中而具有一种“训练出来的无能”的气质。

 

 

 

 

 

  评论这张
 
阅读(80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