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式滞胀   

2012-10-31 23:1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个世纪70年代欧佩克组织提高石油价格造成了对供给方面的普遍的不利冲击,后果就是在西方国家出现了经济衰退和通货膨胀并存的怪现象。自此,人们称经济同时出现停滞和通货膨胀为“滞胀”。这是一种偶发的、反常的经济现象,因为,来自于供给方的不利冲击很少会是长期持续的。

但是,在中国倒是存在着一种持续性的、来自于供给方的不利冲击。那就是不受限制的、自我主张的政府权力——有些是合乎现行法律的、但内在地是不“法”的,如政府征地并对土地进行拍卖的权力,有些不是——给生产者施加的成本。同样的条件下,政府权力给生产者施加的成本越高,供给曲线往内移动的幅度越大,形成的供求均衡点越是具有(价高;成交量小)的特征。

在房地产领域,媒体会说土地价格提高之后出现了“价涨量跌”效应。这种效应如果放在整个经济范围内,其实就是通常所说的“滞胀”。在中国,政府权力运用推高生产者成本是经济运行的特征性事实,房地产领域是其典型。“权力运用推高生产者成本会导致滞胀”这种情形和一般的对于供给的外生不利冲击导致的滞胀相比,有其特殊性。我把它称为“中国式滞胀”,用以和所谓的“中国模式”这一称号匹配。

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陷入了“中国式滞胀”的格局,那么,它必将在宏观整体经济层面呈现出一系列不良症状:

第一,经济的活力不强,因为,本来双方之间有利可图的交易,现在由于政府权力运作造成的实质性高税负而不再是有利可图了。想想一下极端的情况,如果实质性税负非常高,人们甚至干脆退回到自给自足状态。

第二,与第一点相关,当实质性税率高到一定程度以至于一般的利润率都无法弥补这种成本时,人们会被驱使着去做高利润的事情。通常而言,除了新兴行业外,高利润的行业就是金融、股市了。这导致实体经济乏力,虚拟经济活跃。

第三,由于没有实体经济作为支撑的虚拟经济长期中不可能为人们带来收益(更不用说股市在制度上存在先天缺陷,投资者一开始就是被置于不利地位),大量的资金只能外流。

第四,收入分布畸形:一方面:一方面是大量的人们为获得微薄的收入在(被权力攫取过的)低利润率的市场上挣扎,他们收入增长速度远低于支出增长速度,另一方面是少量人作为攫取者,他们的收入增长速度大大超过市场物价水平的增长速度。

在中国,“权力运作系统性地推高生产者成本会导致滞胀”是一个具有必然性的逻辑推论。现实中各种其他因素的作用可能会使这种效应并不向我们清晰地呈现。外部需求旺盛、供给方面技术进步、组织变革的持续发生、其他原因导致的生产成本的降低,等等,都会在反方向冲销这种效应。但,如果这些有利的因素不再,例如,外需不振了,其他导致生产成本保持低位的因素不再了(如劳动力价格上升了),那么,由于政府权力运用对供给方造成的全面的不利冲击其效果就会在宏观经济层面显现。

那些为政府的“保增长”目标提供政策咨询的人们、那些研究中国经济的“奇迹”的人们,那些大谈特谈中国经济增长的制度、结构基础的人们,以及信誓旦旦地预言中国经济可以再持续增长30年的人们,如果竟然漠视“政府权力运用系统性地推高生产者成本”这个最为显赫的中国经济运行的结构性特征,竟然看不到中国经济今天的种种困局几乎都是源于这个事实,这如果不是无知那就是无耻。

总不能“中国模式”可以为经济学理论贡献的就是“中国式滞胀”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949)|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