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经济学家的你,“直面真实世界”了吗?   

2012-10-21 14:07: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察什么,是受理论家的问题意识决定的。中国要转向市场经济体制,这不是一个GDP最大化的问题,也不是一个社会中的个体不受规则约束地最大化的问题,而是一个适应于自发市场秩序的规则建立的问题。

只有当观察是受到问题的牵引时,研究者才能观察到对于问题的回答来说是相关的事实。反之,观察就是漫无目的的、无边际的,所观察到的“事实”对于意图回答的问题来说,也只能是不相关的,乃至是误导的。

例如,如果不是首先明确了观察的焦点是普遍的市场规则的建立,面对自发实践的主体为了保障自己的合法利益和地方政府进行的“交易”,应该观察什么呢?是观察他们各自是否都穷尽了潜在的交易机会,还是各自在交易中的所得比例,还是别的什么等等?

显然,我们不是去观察这些人为了追求各自的具体利益相互之间怎么交易、怎么博弈,或者他们和政府之间怎么交易或博弈,而是要去观察,这些人对于规则形成所做的努力。我们观察的聚焦点不是人们的具体利益导向的行为以及这样的行为相互作用所产生的结果,而是另外的性质的行为——我称为规则导向型行为——及其后果。

如果一名经济学家不理解规则对于市场自发秩序的意义,只知道关注GDP数据本身,或者个体的最大化行为本身,那么,相应地他也就不会自觉地把观察的焦点放在个体的规则导向的行为上。

受科斯的影响,在中国,很多经济学家都对“直面真实世界”予以了强调。但由于缺乏对什么是应该具有的理论视角的自觉意识,经济学家们在具体的案例中对于“观察什么”并不清楚。把重庆模式称为“制度创新”的[陆铭]、把政府对待一个地区像一个公司一样的做法称为中国迄今为止最好的制度的[张五常]、不厌其烦地对各种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民间主体和地方政府之间的具体利益导向的博弈进行刻画、叙述的,都是在观察中迷失了。

实际上,要么自觉地基于特定的理论视角和问题意识来观察、实证,要么就只能不自觉地陷入某种特定的视角而不自知,想要“直面真实世界”的研究者只可能有这两种选择。后者,是研究者在缺乏理论上的自觉的情况下被动地作出的,前者才是研究者主动地作出的。没有“无视角的观察/实证”。只有“有自觉意识的观察/实证”和“缺乏自觉意识的观察/实证”。天真地以为存在着“无视角的观察/实证”的人,其实是“缺乏自觉意识的观察/实证者”。大多数研究者属于这类。

观察/实证的聚焦点也是规范的着力点。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在观察这个阶段迷失掉的人不可能在接下来的规范阶段找到方向感。在观察民间的自发实践时,理论家只有聚焦到个体的规则导向行为上面,才能回答“是什么样的因素促成或阻碍了市场规则的形成”这样的问题,并进而为解决这样的问题提供思路。“缺乏自觉意识的观察/实证者”则由于缺乏规范聚焦,必然无法为“怎么做”这样的问题提供应有的指引,更有甚者,其不自觉的理论预设往往在不经意间导向对现实中不合理现象的辩护。

“直面真实世界”作为一句有价值的警示语本身并不能够提示我们应该去观察什么以及如何谈论所观察到的事实是经济学界的人们应该明白的时候了!否则,中国这个社会发生的林林总总的让人无法接受的“真实”事件,只会变得越来越现实,而我们期望的一个公平、合理的法治社会变得越来越不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632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