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牛奶,胶囊,股市,GDP  

2012-09-03 23:3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用不同的概念标示具有不同“功能-性质”的事物。说到牛奶,人们立即知道它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它能够为我们提供什么样的功能;类似地,说到胶囊、股市、教授等等,人们也会立即产生某种关于功能-性质上的期待。实际上,人们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在使用语言的,而一旦现实中的事物不再符合其概念的要求时,人们一定会在行动上表现出来。例如,人们会拒绝接受不符合牛奶要求的“牛奶”,而转而购买国外的牛奶;人们调侃地称大学里的教授为“叫兽”,把股市称为“赌场”等等。

概念来自于人们的生活实践。在生活实践中,人这种动物必然会对外部世界的对象物提出功能-性质上的要求,概念无非是人们用来标示这些功能-性质的。虽然人们的生活实践处于流变之中,因此,概念的内涵也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但这也不妨碍我们说,一定范围内的人们对通常使用的大多数概念还是有共识的,也就是说,概念的内涵是具有相对的稳定性的,否则,概念将不能发挥其应有的功能,人也将无法进行有效的表达。

哲学上,像黑格尔会强调“概念具有规范力量”。很多人不理解,觉得这种表达太悬奥。但实际上,只要我们承认,人这种动物必然会对外部世界的对象物提出功能-性质上的——也就是规范的——要求,同时,人是通过概念的使用来指涉具有特定功能-性质的对象物的,那么,我们就可以容易理解,这句话想表达的无非是:人们会按照概念的内涵要求来使用概念,会自动地接受这种规范,而不是任意地使用它。

例如,面对大量不符合概念的事物的存在,比如,当牛奶不是牛奶,胶囊不是胶囊,股市不是股市时,人们并不会放弃这些概念原本的内涵要求,而是会坚持按照概念的原有内涵使用,并要求现实中被称为牛奶的应符合牛奶的要求、被称为胶囊的应符合胶囊的要求等等。即便现实中由于强权的力量,不符合牛奶要求的事物仍然被坚持贴上“牛奶”的标签,人们依然不会因此就改变概念的用法,把强权认定为牛奶但达不到应有的功能-性质要求的对象物当成牛奶。

可以说,所谓“概念的规范力量”还原回去实际上是人对于外部世界提出的规范要求,也就是说,终极的规范力量是人,只不过,人对外部世界提出规范的要求是经由概念的使用而体现出来的。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概念都直接来自于人们的生活实践。像GDP作为一个理论概念,它就不像那些来自于生活实践的概念那样直接地与我们对有关事物的功能-性质的期待相联系。例如,我们都知道GDP是一个用来衡量一国物质财富的,并且,也知道,作为一国国民,一国财富总量总是多少与我们的切实利益相关,但一般的人并不能像判断“现实中的牛奶是否符合牛奶的要求、因而是否能够满足自己的需求”一样能够对它作出类似的、基于概念的判断。造成的后果就是,普通百姓只听到有些媒体、专家大肆谈论我国GDP的高歌猛进,但并体会不出它与自己的切身利益有什么关联。如果说,对于牛奶、胶囊这些事物,人们会自动地让概念的规范力量起作用、因而不会被牛奶模拟物、胶囊模拟物所欺骗,那么,对于GDP这样的理论概念,普通人似乎只有被其忽悠的份儿。

如果一个社会充斥着人们无法感知到与自己切身利益关联的概念,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社会中的个体被架空了。一个彻头彻尾地围绕着这样性质的概念而运作的社会,必定是一个变异的社会:其中,所有的概念都是强权者意志的产物,现实是由强权者的意志所塑造的,而概念的规范力量就等同于强权者的意志的规范力量。总之,一切的一切,从概念到现实,都坍缩到一点上:强权者意志。前苏联、北朝鲜都是这样的范例。

上面讲的当然是一种极端的情况。目的只是为了让大家明白,正常社会的运作所基于的一切概念对社会中普遍的个体而言都应该是“相关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说“个体作为一切价值的源泉”在一特定社会中才是真正得到落实的。GDP作为一个理论概念由于远离了人们直接的生活实践,所以,为了防止这样的概念沦为“不相干的”“无乎痛痒的”,理论家必须分析出该概念背后的规范因素,从而使得人们能够基于这种规范而对现实中按照特定方法算出来的GDP数字进行识别、判断,如同人们能够基于牛奶的标准而对现实中的牛奶进行识别、判断一样。

遗憾的是,很多经济学家只关注现实中按照特定方法算出来的GDP数字,而完全意识不到,这样的数字如果背后没有规范作为支撑,它什么都不是。我曾在另外一篇博客讲到:“如果一国的GDP数据是生活在该国的个体在权衡诸多利益的基础之上的选择的结果,那么,一个更大的GDP数值就和该国居民更高的享受/效用水平是一致的,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学家关心的事情就和经济中匿名的个体关心的,没有区别;但如果现实不是这种情况,那么,经济学家关心的GDP数据就一定不是经济中匿名的个体所关心的。例如,在一个贫困的地区,如果当地的百姓对于周围的环境利益有最终的决策权,那么,当地GDP的增长就是反映了当地百姓的福利水平的增长的,反之,GDP的增长反而可能导致当地百姓净福利水平的下降。”现在,我愿意说,GDP数据背后的规范支撑——也可以说,真GDP数据的标准——是看这些数据是否是作为权利得到保障的个体自由选择的结果。

真正的牛奶,就是符合牛奶标准的牛奶。人们对是否能够得到真正的牛奶的关心、同他们对现实中牛奶是否符合标准的关心、同他们对自己身体健康的关心,这三者完全就是一回事。GDP数据如果不是应经济学家们自说自话式的纯智力游戏的需求而发明出来的,而是要用来帮助现实中的人们去认识他们切实关切的事实的,那么,它就必须符合一定的规范的要求。否则,它的命运就会同不符合标准的牛奶,胶囊,股市等一样,被实践着的人们用行动唾弃。

所谓“概念的规范力量”就是这样发挥作用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