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两种国家主义:“科学的”和“人文的”  

2012-09-21 11:1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家,是一定范围内的人们的国家。这些人因为历史的或其他的原因而形成了事实上的共同体并且进行着共同体的治理。所谓的国家针对的就是这种治理共同体。一个国家的政府无非是具体实施这种共同体治理的制度安排。国家、政府既不神秘,也不荒谬。它们既不比组成它们的人们更高尚、更美好,也不比组成它们的人们更低俗、更邪恶。

但国家主义是邪恶的。

国家主义把国家神化,把它作为优越于个体的实体来“供奉”。在神化的“国家”面前,个体什么都不是,他没有自己的人格,或者,只有通过依附于“国家”而间接地感受到自己的“人格”。

一般的民众为什么会受到国家主义的蛊惑,这个问题需要诉诸心理学分析。但是,如果是专事分析工作的知识分子掉进了国家主义的陷阱中,这就一定不是一个单纯的心理问题了,而一定是与他们所信奉的理论,或者所采用的研究方法有关。以自由主义的理念出发,终结于国家主义,这在知识分子中并不鲜见。

今天,极少有知识分子明目张胆地、旗帜鲜明地主张国家主义。但这并不意味着,知识分子不会被因为信奉了错误的研究方法或理论而成为不自觉的国家主义者。这种国家主义者不仅自己不自知,而且由于他的思想有着比较系统的理论作为支撑,所以,人们往往看不透其本质。当然,因此其危害可能比明目张胆的国家主义者更大。

有两条路径可以将一个强调个体独立的自由主义者导向国家主义:

1、把一个国家当成是单一目的集合体,并带着这样的理论“棱镜”去谈论它、评价它。

2、把一个国家的历史、文化、传统、民族等这些造就一个国家中的人民对国家的身份认同的特征性事实看成是与存在着的个体无关的、脱离了存在着的个体也可以被有意义地谈论的僵死之物,认为它们比存在着的个体具有更优越地位。

把最大化思维当作经济学的核心的主流经济学家,基本上走的是第一条路径。他们受其理论的影响,理所当然地认为,经济学就是要去解释一个国家的gdp,或社会产值为什么是这样,并致力于使这些指标最大化[即便倡导自由市场经济理念的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如科斯、张五常也莫不如此]。他们完全意识不到,作为权力的强加而致力于实现的目标(如所谓的gdp目标)与一个社会中的人们所关心的目标在性质上是存在着根本区别,也意识不到,经济学理论如果其存在要有合法性依据,只能围绕“社会中匿名个体所关心的秩序利益”展开——例如,可以想像一下,如果一个社会中的人们更看重闲暇和环境利益而不是物质利益,那么,作为政策咨询者的经济学家就绝不能基于物质利益最大化的考虑而制定政策(如果是那样,这相当于经济学家在要求这些人不这样,而是去追求物质利益的最大化。这显然是荒唐的。而如果一名经济学家认为他所学的理论就要求他这样做,那就更荒唐了。)。

第二条路径主要是一些文化学者在走。这些学者通常具有浪漫主义情怀,但缺乏对社会自发秩序内在机理的认识。他们在强调文化、传统这些事物时,往往意识不到,是社会自发秩序使得一个社会在观念上、行为方式上等具有连续性,并因此使得特定社会能够彰显出其自身的特色。设想一下,如果不是因为个体的利益、个体的观念等都自在其中的自发秩序得到了较好的保持,我们如何能够有意义地谈论文化、传统、历史等这些概念呢?可以想像,如果一个社会的自发秩序整个地被颠覆,社会的“秩序”来自于外在的强权,个体自由不保,生生不息的人际互动造就的真正意义上的社会秩序荡然无存,传统、文化、历史等这些概念只能指向博物馆里的古董(想想北朝鲜的情形吧)。

在中国目前这个阶段,知识分子不经意间走上这两条路径中的一条是很容易的。受过现代经济学的“科学训练”的人,走前一条路径,中国式的文人知识分子走后一条路径。前者,有“科学”精神,后者,有“人文情怀”。  当然,像作为精英知识分子代表的林毅夫就更不得了了,他两头都占:他一方面从“经济学专业的角度”大谈特谈中国未来GDP持续增长的潜力(至于中国社会中的个体所关注的诸多牵涉他们利益的制度性-结构性问题,他却极少论及),另一方面不忘在适当的时机高举中华文明的旗帜,展望中国以“仁”为核心伦理价值取向的中华文化的全面复兴。

不过,这样的“科学”精神、这样“人文情怀”,不要也罢。这些看似精英的知识分子如果理解不了,“不管是GDP,还是所谓的中华文明,如果不是作为这个国家中个体的强大的结果而在那里,它们最多都只能是没有自己生命力的泥足大玩物”,他们沦为国家主义的职业鼓吹手就是在所难免的。

个体的强大(或人格的确立),同国家的强大(国格的形成),本是一体的,没有个体人格的确立,个体所组成的国家也就不可能有国格;反过来讲,一个国家国格的逐渐形成也是这个国家中的个体逐渐成熟为具有独立人格的个体的过程。如果一个国家的精英知识分子都有意无意地甘当国家主义的职业帮凶,真不知道对这个国家的未来会有什么影响。从这个角度看,知识分子内部的意见竞争是必须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