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主流经济学家“训练出来的无能”(trained incapacity)   

2012-08-06 11:34:54|  分类: 中国经济增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题决定了对其的回答;问题和对问题的回答在同一条道儿上。经济学理论如果不能引导人们去思考正确的问题,那么,不管看起来这些问题是如何地被认真地回答了,也不能认为事情就做对了。实际上,如果问题本身不上道儿,人们围绕它们做文章越是显得专业,其实越是荒诞,越是具有一种“训练出来的无能”(凡伯伦)的气质。这里我以主流经济学理论对经济增长问题的分析为例对此进行说明。

主流经济学中,产出的增长就是经济增长,在市场条件下,产出的增长大体上反映在GDP的增长上。观察到中国的GDP高速增长,经济学家的任务被认为就是去解释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因为通常没有谁会认为GDP高速增长本身是坏事,因此,像张五常这样的经济学家就会问:“中国到底做对了什么”?沿着这条道路思考,经济学家们自然会想到很多来自于技术层面的答案,例如,政府大量投资;地方政府像一个大公司一样经营土地以及招商引资,以及地方政府之间为此进行的竞争;资本从低效率的国有部门向高效率的私人部门的流动;城镇化导致的各种需求,尤其是对房产的需求;在城镇化的过程中农村人口从低效率的农业向工业的转移,等等。

我不否认这些从纯粹的技术角度对中国GDP高速增长进行解释本身是有道理的。但我想问的是:在中国GDP的高速增长谁真正关心?试想,如果把这些进行纯粹的技术分析的经济学家还原成经济中的匿名个体(如同罗尔斯的无知之幕下的人),那么,他们会关心什么?仍然是作为宏观加总数据的GDP吗?

答案应该是这样的:如果一国的GDP数据是生活在该国的个体在权衡诸多利益的基础之上的选择的结果,那么,一个更大的GDP数值就和该国居民更高的享受/效用水平是一致的,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学家关心的事情就和经济中匿名的个体关心的,没有区别;但如果现实不是这种情况,那么,经济学家关心的GDP数据就一定不是经济中匿名的个体所关心的。例如,在一个贫困的地区,如果当地的百姓对于周围的环境利益有最终的决策权,那么,当地GDP的增长就是反映了当地百姓的福利水平的增长的,反之,GDP的增长反而可能导致当地百姓净福利水平的下降。

在中国目前政府主导经济的制度背景下,如果我们承认GDP的增长和随机选择的匿名个体的福利改善之间存在着较大的背离,那么,经济学家应该关注何者呢?有人说,后者不好计算,没有单一维度的统计数据,所以,经济学家就只能看前者。但这不是理由。经济学如果关注的不是经济中匿名个体所在乎的利益,它就失去了其存在的合法性。虽然从技术上讲,个体在乎的各种利益,如环境利益,收入公平的利益(假设收入分布因为权力的影响而差距非常大,这不是经济中随机选择的匿名个体愿意接受的)是不如单一的GDP数据那样好处理,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分析上就不可以把这些维度包括进来。

亚当斯密的经济学强调个体的行为相互作用产生的“秩序”的可欲性,后来的奥地利学派中的有些人包括哈耶克也这样强调。但很多人认为“秩序”这个概念太模糊,因此,还是愿意直接用GDP数据来表征一个国家的经济运作好坏。不过,按照这里的讲法,“秩序”并非抽象的概念。如果那些个体关注的利益没有被压制,而是通过个体的行动反映到了市场价格上面,那么,GDP作为这些利益权衡的综合结果,就大体上算是对“秩序”的一个有效量化。反之,我们则需要将GDP和那些被压制的、因而不能反映到市场价格的利益诉求都作为秩序的内容。

这也意味着,在中国,经济学家如果单单挑出GDP数据作为关注的对象是不可以的。他必须像这个经济中一个随机选出的匿名的主体那样同时关注这样一些事情,如个体的环境利益是否得到保障了,个体在GDP蛋糕中分享到了多少等等。实际上,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也是经济中匿名个体感受到的问题;问“中国经济到底做对了什么”或“做错了什么”,如果要有意义,也都一定是从经济中随机选择的匿名个体的视角出发(当然,经济学家需要对此进行抽象)。

大量的针对中国经济增长的研究其实都指出中国经济存在着“结构性的问题”,有时也说中国经济增长是“不平衡的增长”。这些似乎比较技术性的表达其实最终都指向了经济中匿名的个体所关切的各种利益,这些利益在目前的制度结构下没有反映到GDP数据上,或者说与GDP数据有所割裂。不管是资源过度消耗的问题,环境利益问题,还是收入分布受到权力影响大大偏离公平的问题,或者说,所谓的国内补贴国外的问题,这些都绝不是纯粹的技术问题,而是经济中匿名个体的利益受到了损害的问题。这些问题,我想,如果经济学研究恰恰闭而不见,只把眼光盯住GDP数据,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样的经济学研究到底有什么价值?是在将便于回答的问题——它不等于现实相关的问题——用从教科书学到的模型进行习题演练吗

关于中国经济增长,问正确的、也就是(对经济中匿名主体来说)相关的问题是第一步。做不到这个,经济学家面对中国的现实,模型做得再漂亮,显示出都只是“训练出来的无能”。

 

 

 

 

 

  评论这张
 
阅读(780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