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人为的世界中的因果性  

2012-07-01 13:03:44|  分类: 未来理论经济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米塞斯的说法,如果没有对于因果性的认识,那么,人将无法行动。稍微诉诸常识,我们就会承认米塞斯讲的是对的,但问题是,什么是因果性呢?如果说人在和自然界打交道的时候,至少就实用的角度而言,因果性不是个问题的话,那么,在人和人打交道的社会中,因果性到底指什么,或意味着什么呢?

冷不盯的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可能很多人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听到人们这样讲话:“因为你伤害了我,所以……”,“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的劳动,所以……”“因为过错是你造成的,所以……”等等。也就是说,确实如米塞斯所言,人是在因果关系中行动的。但显然,人们在人际互动中诉诸的因果关系与自然界的因果关系很不相同。例如,一个人扔出一块石头伤害了他人,没有人会说:“那个人被伤害是因为石头的运动”,而会说“伤害是因为那个人扔了石头”。前者,人们很本能地知道,即使说的是事实,也是物理学、生物学上的事实,与社会中人们所关注的事实无关,后者,人们才会认为是相关的事实,虽然到底扔石头的人是否应该对造成的伤害负法律上的责任还需要进一步的判断。

维特根斯坦曾说,最显而易见的事物可以变成最难理解的事物。对于社会中的因果性,这个讲法特别适用。一方面,人们在日常实践中频繁地、几乎是不用考虑地使用因果推理来进行人与人的交道,但另一方面,一旦谁要被问到,为什么人们要这样推理,这又要难倒太多的人。仔细想起来,这应该与个体天然地具有的“参照系自适应性”能力有关。也就是说,特定参照系中的人因为要适应该参照系,所以发展出了一套相应的行为模式,这样一来该参照系对于其中的人们来讲就好像不存在了似的,此时再要求其中的人们自觉地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如何地受到该参照系的影响的就比较困难了。

这里我讲的参照系,其实是以比喻的方式暗指对于特定人群而言始终在其中的生活语境或生活方式。因为始终在其中,所以,人们总是“自适应地”按照与该语境相匹配的规则行事,而遵循这些规则与人交道的过程也就是一个个体基于因果性而行动的过程。如果规则不清楚,那么,个体就无法知道自己的行动将如何对于自己和他人的利益产生影响,最终他也就无法行动。也正是因为此,在一个正常运行的社会中一定会有衡常的机制来解决(必然是围绕规则的)争议。

一个规则混乱的社会不可能有序地运行,这对很多人来说,是常识。拿这样的常识孤立地来让人判断,应该不会有人出错。但是,紧连着该常识的另一个常识——即:社会中的个体只有凭借规则,他才能在人际间有方向感地行动——却就不是很多人,尤其是新古典的最大化思维训练出来的经济学家明白的了。

以科斯为例。当他(1960)自以为聪明地提出那个臭名昭著的相互性命题——A伤害了B也可以看作是B伤害了 A,到底“谁伤害了谁”取决于从社会产值最大化的角度进行计算得出的结论——时,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命题不仅仅因为它的反常识性而荒谬,更为关键的是,它是反规则的,而如果它在现实中成立,它将使得目标导向的主体根本无法行动(这也是它为什么反常识的原因。被科斯不加思虑地放逐的常识在这里恰恰是健康的、值得尊重的常识。)。

一般的人都认为科斯是制度经济学、产权经济学的重要人物,所以,很多人根本想不到,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完全不理解产权以及更普遍的人际间的协调规则背后的逻辑(当然,作为一个生活在文明社会中的人,他依然会对基本的社会规则表示尊重,但这是另外一回事)。当然,如果把科斯的思路放在新古典经济学的大背景下,这就一点都不奇怪了。新古典经济学的一大特征就是把人际间的协调问题、也是个体根据规则而行动的问题包装成纯粹的技术性问题。不管是从资源配置视角出发定义的经济学问题,还是关于报酬分配的克拉克边际原理,都是如此。

一个没有规则、没有因果性的纯粹技术决定的世界是新古典经济学家习惯的世界。在那样的世界中,人与人之间合作生产的问题被当成是要素之间按照(似乎是某种客观的存在的)生产函数的要求进行精确配比的问题。试想,如果机械的物理法则已经决定了每种要素各自怎么配比,以及要素的所有者因此各得多少,那么,个体为什么要规则来把他们联接起来?

好友业进经常爱讲生产要素在联合使用的时候各自的贡献无法独立归因,并由此出发来论证正义规则的必要性。在我看来,如果我们不能做到把所谓的归因问题当成是受规则制约的个体行动的问题,那么,我们将永远困在技术思维之中,永远不能彻底摆脱“物理学上的客观归因”的思维而进入到对社会中的人如何在人际间进行因果推理进行反思的轨道上来。

看样子,对于人为世界的运行法则,反对套用研究物理世界的方法来对其进行研究是一回事,真正走上正确的轨道来理解它,又是另外一回事。人为世界中的因果性这个问题,涉及到个体的自由意志、规则、个体在人际间的行动等,因此,作为一个非常枢纽性质的问题确实值得研究。

 

 

 

.

  评论这张
 
阅读(114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