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再来一次"独尊儒术",如何?  

2012-06-17 13:44:40|  分类: 政治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府,如果是无数具有不同取向、不同价值、观点的人基础之上的政府,而不是特定主体外生强加的政府,那么,它就不能在财政上、政策上独独支持某种学说的传播。这,应该是有点宪政学理论的人的常识。反过来讲,如果一国政府可以这样做,那么,这往往昭示着它不是民主政府,因此,它可以做任何它认为对的事情,包括有偏地支持某一种特定的、被认为有助于这个国家国民的福利的学说。

儒家学说,不管它如何地被认为代表了中华文明的伟大一面,它终究只是诸多种相互竞争的学说之一种。认为某学说如何地代表了中华文明的传统、有什么好的功利主义后果等绝不能构成政府对其进行扶持的理由。政府政策必须符合基本的理性原则,那就是:把这样的做法推而广之,看它是否会导致问题。这其实也就是哈耶克讲的宪政的最基本原则:可普遍化原则,即:一项针对特定行业的政策必须同时也针对所有的行业。

按照上面所讲,政府如果"独尊儒术",这是绝对违逆宪政精神的。如果说,在过去专制的背景下,"独尊儒术"没有什么奇怪的话,那么,在今天,呼吁宪政的人们,是绝不应该对政府独尊任何一种学说持支持态度的。拿我自己宣传的经济学理论来讲,虽然我认为我教授的经济学是较为经得住理性的拷问的,对于这个社会也是有积极作用的,但我从来都告诉我的学生,它的传播只能是民间的、自发的,而决不可以靠政府直接推动,而如果政府这样做了,那么,这直接与我教授的经济学理念相悖。试想,思想的公平竞争都不可能,惶论其他?再说了,自己认为正确的、好的学说难道就是绝对的、就是应该得到政府政策支持的?我想如果谁这样想,那只能认为他还是不够理性,在观念的世界中还没有摆脱“自我中心”的本能。

观念的生产和竞争,是社会的事情。社会的事情,当然应该在社会的范围内解决,而不是把它变成政治的事情由政府来解决。过去中国把马克思主义奉为唯一的正统,这种做法的不良后果至今难以消除。虽说今天没有人再幻想着做同样极端的事情,但今天当学者们强调软实力、强调中国作为民族国家的兴起需要国格的塑造等等时,好些人仍然不免落入同样的窠臼,那就是:希望政府直接介入可以将中国的软实力“打造”出来。儒家学说,此时刚好同时契合了各方人士——急于打造中国软实力的政府,对中国的儒家传统文化抱有强烈好感的人,包括学者和普通百姓——的愿望,于是被推上前台,再次成为国家利益、全民利益的载体,被有些学者看成是(本应代表全社会利益的)政府应当予以推动的。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著名的独立学者秋风对执政党的做法做出了如下的解读:

在这些社会自发力量的推动下,执政党开始缓慢地回归。较早的迹象是九十年代初,执政党正面倡导“国学”。随后,它把“中华民族复兴”作为主要政治目标。由此当然也就开始修正对儒家的态度。当局已承认,孔子乃是中国文明最伟大的象征。为此,将在海外开展文字、文化教育的机构命名为“孔子学院”。在此过程中,儒家的词汇、理念逐步进入官方话语体系中。“和谐社会”纲领的提出是中共对传统治国理念进行的一次相当具有想象力的创造性转化。

有了这些变化,去年10月份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公报中的一句话,也就顺理成章:“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既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传承者和弘扬者,又是中国先进文化的积极倡导者和发展者”。这是一个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并且指向未来的政治修辞。这句话等于宣告,中共希望化解文化与政治的冲突,政统与道统的对立。

 我无意评论这种解读是否正确,因为,一个国家能否走向宪政之路、一个社会是否能够实现良治,关键并不在于特定的党是否对某一种特定的学说持什么样的态度,而在于各种不同的思想、学说能否在竞争中繁盛,以及社会中的个体能够在各种观念的碰撞、对抗中学习和成长。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强盛,最终在于其社会的强盛,而社会的强盛,又在于社会中的个体的强盛,尤其是,社会中的个体在观念上的强盛。想想吧,如果我们都忠贞不渝地相信特定的党尤其是执政党在观念上是更先进的、更好,或者说,把这样的愿望寄托在这样性质的主体身上,那么,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个体对自己观念的不负责任,对由有观念的人形成的社会力量的不信任。

中国这个社会的悲剧性,以及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剧性,似乎正在于此。我不反对知识分子对政府政策建言,以及发表政论以影响社会舆论,但是,如果知识分子的天下情怀过于浓厚,以至于忘记了观念的影响这个事情只能自发地进行,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社会的自我建设之内,而不能翻转过来成为权力可以发力之对象,那么,这必将走向其初衷的反面。过去汉武帝时期"独尊儒术"的结果不是权力被儒家学说所驯化,相反,倒是儒家学说被权力驯化,这并非偶然,而是逻辑使然。今天,如果强调社会之重建的学者们真诚地相信儒家可以为中国民间社会的重建提供有益的资源的话,那么,就必须放弃与权力结盟的幻想,老老实实地把根扎在民间,把自己对于自己认为正确的学说的宣传当成诸多种中国社会重建的努力之一,同时把儒家的思想当成是诸多竞争性的、可资利用的思想之一。

特定的观念,只有在各种观念都竞争性地存在着的社会中,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观念。知识分子由于偏爱某种特定的观念,往往会“盲”到看不清这一点。知识分子在此问题上的“盲”如果与政府对于政绩的“贪”形成合力,只会极大地阻碍社会的自发重建。

  评论这张
 
阅读(120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