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什么是可行的更好?消极的理性与积极的理性  

2012-05-06 00:06:42|  分类: 政治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不远的过去,中国社会经历了混乱和无序,也经历了全国齐步走的中央计划经济。今天中国实行市场经济,这被认为是走上了正轨,是对被打断了社会进程的恢复。不过,在享受着市场经济带来的物质上的繁荣的同时,人们对于中国社会的走向仍充满疑虑,很多人对中国目前的现实依然表现出强烈不满。经济学爱用帕累托改进来说事儿,认为只要社会中所有个体的情况都得到了改善,不管不同的人改善的程度多少,那么,这就是好的、有效率的。运用到中国的现实社会,显然不能这么认为。中国社会所面对的问题的复杂性不可以这样被化约。

让我们对中国社会可能落入的秩序类型做一个排序:按照从劣到优的顺序,大体上可以把完全的混乱状态排在最左端(A),然后是以等级制的方式来实现秩序的情形(B),然后是允许个体自由交易但交易并不把建立公正的制度前提放在重点的情形(C),最后是不仅允许个体自由交易,而且交易也主要建立在公正的制度前提之下的情形(D)。

中国目前大致可认为在C位置,这个社会中有很多人对此不满意,所以,到底这个社会未来如何变革,涉及到向左走还是向右走的问题(向左走,指从C退回到A或B的状态,向右走,指的是从C演变到D)。

对于上面这个排序,虽然理念上绝大多数人都同意D是最好的,但由于人们对一个社会因变革可能陷入的局面的判断不同,所以,即便人们都同意在理念上D是最好的,对于什么是“可行的更好”(以及所对应的可行的变革)人们也完全可能无法达成一致。这是中国这个社会目前面对的特殊困境。

例如,假设我们这个社会的人们最怕A(担心它成为一种现实),这种惧怕加上这样的判断“如果要想达成D极有可能导致A”,那么,人们可能就会愿意接受B或C作为妥协了——此时,B或C就成为了“可行的最好”。又如,一个社会中的人们如果相信所在的社会将长久地陷在C中而不是可以发展到D,那么,C情形中处于最不利地位的群体(甚至位置更好一些的群体)愿意这个社会退回到A或者B也不是特别荒谬。

显然,对于没有到达D(D可认为是长期中的稳态)这个位置的中国社会而言,C始终不能认为是稳态,即便由于各种原因这个社会可能长期僵持在这个位置。反过来看,之所以C在中国也能够持续一定的时间,是因为这个社会是从左端的A和B发展过来的,在发展过来的一段时间内人们是将它们作为比较的基准,因此,C是稳态的。但是,随着人们在C中的时间足够的长,他们逐渐地不再会把A和B作为比较基准,他们要求的是比C更好的秩序状态,自然地,C就不再可以视为是稳态的了。

回溯中国社会的演进历程,可以发现这个社会实现了从A或B到C的相对容易的过渡(只要意识形态的禁锢打破,几乎所有的人都以实际行动欢迎这样的过渡),但远没有实现从C到D的更困难的过渡;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实现了的C其性质会逐渐改变,由相对的稳态变成非稳态。而这,正是中国社会目前面对的问题。

C的非稳态性质意味着存在着“不进则退”的可能性.。看不清这一点的人会天真地认为,“只要C是比A和B强的,在D(在可预期的未来)不可能的情况下人们就不会放弃C而退回到A或B。”这种妥协性的想法看似务实,但并非如此。因为C的非稳态性质很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加重,除非在这个过程中人们感觉到C有朝D发展的趋势。换句话说,人们对于“可行的更好”越是丧失信心,就越倾向于做出绝望中的选择,此时,“两败俱伤”“鱼死网破”的策略反而成为理性的选择。

一个处于C位置的社会不是一个最坏的社会,但也绝不是一个很多人向往的,或者心甘情愿地接受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如果人们对于什么是“可能的更好”、对于朝着好的方向的变革没有共信,那么,(在没有陷入绝望的少数人群的鱼死网破的抗争的情况下)妥协的、缄默的多数就和那些对现行秩序持积极维护态度的人一道将使中国社会长久陷在C中。相反,如果这种共信存在,以此为基调再来讲对现状的妥协就性质不同了,它将既是理性而积极的。

通常人们认为,一个社会中越多的人成为有产者、甚至中产者,一个社会就越是倾向于稳定。如果就这些人不愿意这个社会退回到A或B而言,那这种讲法是有道理的。但是,对于中国社会面临的情况而言,真正值得关注的,并非中产者不愿意社会退回到A或B这个事实,而是这些部分人群对于这个社会朝着好的方向变革的意愿、信念和所愿意采取的点滴行动。也就是说,决定中国社会是否会长久陷在C中的,是这部分人群主导性的妥协态度到底是哪一类:维护型的,还是变革型的?

维护型妥协和变革型妥协之间从某种视角看似乎只有一线之差,但对很多人讲从前者过渡到后者并不容易。如果一个人对一个社会的有关制度规则与观察到的社会总体层次的某些现象的关联完全缺乏认识,或者,对于社会的规则、制度是否公平根本抱一种无所谓的态度,认为只要自己足够聪明不管多么不公平的社会制度自己都可以活得很好,那么,不能指望这种人会对这个社会现状持一种变革型妥协的态度。

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社会。到底中国社会未来走向如何,取决于中产者群体中维护型妥协态度占主导,还是变革型妥协态度占主导。后者是一种理性而积极的态度,前者,看似理性,实则不然,它在精神气质上与消极的理性选择,也就是绝望中的理性选择更为一致。

  评论这张
 
阅读(10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