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中央计划经济与价值黑洞  

2012-05-28 09:49:24|  分类: 新古典经济学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央计划经济的运作模式是,设定全国统一目标,然后目标分解,然后个体被指令、动员来实现这个目标。事前被设定好的目标、以及对这样的目标的论证是这种运作模式的重中之重。在民主思想、科学理性不那么强大的社会,这样的目标的正当性可能靠社会的精英、领袖的更高智慧来论证。现在已经没有人相信这种做法是可行的了。经济学家这个群体总体上当然也是这个立场,不过,有一部分经济学家则始终在想:中央计划经济依然可以按照个人主义的原则运行,因为,技术上讲,我们可以收集个体偏好的信息,使得中央设定的目标完全从它们派生出来。

这种想法有一定迷惑性,很多聪明的经济学家如兰格、阿罗等都掉进去了出不来。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

第一,张三的偏好永远不可能等同于张三,前者永远不可能将后者替换了——虽然听起来从个体偏好出发合成得到的目标跟个体有关联,但这实际上与真正意义上的存在着的、时刻在对外部世界进行着主观评判的个体无关。

第二,个体的偏好或对某物的需求不是一个“在那里”的、等待人们去认知的客观事实,而是在一定的条件下显示出来的事实。例如,由于天气原因全国范围内大葱减产,假设我们是在中央计划经济体制下,中央计划局问个体对大葱的需求,相信除了极个别人(他们不仅本来就不吃大葱,而且还对此说实话)外,所有人都会说需求大葱。但是,如果是在市场条件下,那么,很容易发现,如果大葱价格提高,很多人就会选择不用或少用大葱。这个看似如此不值一提的事实提示我们,问一个人对某商品的偏好或需求是怎样的,这是无意义的;只有个体在选择的语境——包括个体是有自己目标的个体、是个体在感知周边的情况、在对不同做法各自代价-好处(如到底是用大葱还是用其他东西替代大葱)进行评估联系起来——中时,“张三的偏好或需求”才是有意义的表述。

在个体选择的语境都已经不存在的情况下依然煞有介事地谈论个体的偏好、个体的需求等,这是典型的思维被语言遮蔽的例子。很多形而上学的错误就是这样犯下的。就中央计划经济这种现象而言,如果人们意识不到其症结在于它勾销了存在着的个体,因此,也就勾销一切的价值的话,再聪明的人也无法避免说胡话。

我把个体被取消的世界称为价值黑洞——个体是价值之源,个体被取消了,一个社会所创造出来的任何东西都失去了意义的依托。形式上看,中央计划经济条件下人们依然在忙碌、劳作、创造,但是,这一切唯有在那个任意的目标尺度之下才不是虚空,而那个任意的目标尺度,由于本身是无所依凭的(现实中它无非是权力在握的特定主体意志膨胀的结果),因此,最终也是要坍缩的。如果说,在市场经济中个体是终极的定义者,一切的概念如节约、浪费、美等都派生于实实在在的个体选择,那么,在中央计划经济中,唯一合法的定义者变成了个体之外的超越主体,它一方面试图继续让人们停留在意义的世界中,继续使用那些只有在意义的空间没有坍缩的世界中才说得通的话语,另一方面却直接摧毁了价值之源、意义之源。这种严重的逻辑不自洽是任何的技术手段都无法挽救的。

中央计划经济之不可行,按照这里的分析,并非所需要的算计太复杂,而是因为它必然导致一个意义坍缩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中,除了疯狂,不可能再有别的什么。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可能指着那个时期的人们创造的艺术品说,“看,那时也不那么糟糕啊,那时的人们创造出的艺术作品比今天市场条件下那些只知道追逐利益的艺术家所创造的更具有审美价值”。说这种话的人不明白,甚至“美”这样的概念在一个意义坍缩的世界中也是无意义的,而当我们说有些东西(如北朝鲜大型歌舞表演阿里朗)很美时,我们不自觉地进行了语境转换,我们是在一个可以有意义地谈论什么是美的语境中对其进行评价, 因此,说“中央计划经济条件下人们创造出了好的作品”中的“好”是处于正常的社会中的个体隔空相望进行的表达,同一个社会中的人对什么是“好”进行评价是两回事。

新古典经济学讲个体选择,讲交易、讲竞争,看起来是在讲分散主体决策的市场经济。但是,由于这套经济学始终深陷在“给定目标实现的最大化”中,它从来就没有直面过意义不断生成的世界,因此,“有意义的生产”(生产出来的东西为人所需)这个正常社会运作的一阶问题在其分析框架中是不存在的,它的重心是在“如何尽可能地以最小的成本生产(给定之物)”这样的二阶问题。竞争,在那里成了完全竞争,效率,成了技术效率。通过“完全竞争”这样的语言游戏,经济学家让人们以为他们是在研究真正的竞争,殊不知,他们研究的只是关于给定商品的生产的竞争,而这种在框框之内的成本最小化竞争,在精神实质上与中央计划经济条件下的“竞赛”无异。

对于中央计划经济之荒谬,我们今天再多的反思也不为过。对于今天执著于在二阶问题上大做技术文章的新古典经济学,我们同样需要指出其荒谬,让更多的人看清楚,他们煞有介事的技术分析到底是在干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79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