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讨论最低工资法的尴尬中国语境  

2012-04-19 10:38:06|  分类: 经济学家与经济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针对最低工资法的讨论,既可以是在纯粹学理层次上,也可以在直接的经验层次上。前者假定了,讨论这样的事情所必须的有关前提预设是成立的,因此,才把注意力聚焦到对比有无最低工资法的两种情形(如果现实中这些前提不成立,那么,讨论者必须明白所进行的讨论是在“语境缺失”的前提下进行的)。更多的时候人们更习惯在后一个层次上讨论问题,以直接回答类似于这样的问题——“中国现在应不应该实行最低工资法”——为目标。这样做的人们由于不理解问题的层次(指:使得一个问题是有意义的所必须的前提,以及在前提具备的情况下对于这个问题本身的分析),所以,可能会指责纯粹的学理讨论是书呆子气、回避现实等。

先说一下使得最低工资法讨论有意义的有关预设。通过这样的清晰化,人们将更容易明白,如果有关的预设前提在中国的语境中并不成立,那么,对于你的立场——不管是支持最低工资法还是反对它——到底意味着什么。因为,在语境缺失的情况下好的主张在实际中意味着完全不同的事情并不奇怪。

讨论最低工资法的正常语境要求包括:

1、政府所立之法是有效力的,政府不仅会严格执行它,而且,政府本身的行为是受到这样的法的约束的,例如,有人举报企业没有贯彻执行最低工资法,政府必须回应,或者,政府不能相机性的执法等等。

2、其他有关的法律是和最低工资法大体上是不冲突的,以及存在着其他的法律法规使得最低工资法是现实可行的。例如,一个社会如果连最低生活保障的兜底网都没有,或者,对于劳动者的劳动保护没有任何法律上的规范等等,那么,最低工资法就是荒唐的。

3、到底最低工资水平应该定在什么位置,这是可谈判的。最低工资法作为社会立法,反映的是社会中的直接利益相关方以及其他的社会公众的意见,是无数活生生的个体在社会中对于社会规则应该如何行使权利的结果。

虽然1、2在中国也是可改善的,但是,似乎3对于在中国语境下讨论最低工资法构成了更大的障碍。对于支持最低工资法的人,人们会有质疑:最低工资法的标准谁定?难道不是政府定吗?这样定出来的谁能说不是任意的呢?对于反对最低工资法的人,差不多平行的质疑是:不承认最低工资是可集体谈判的,而只承认个体交易的权利,这不是剥夺了一个正常的自由社会中作为公民更基本的权利吗?这不是在间接地主张剥夺公民在社会立法上的权利,而只承认所谓的“自然权利”吗?这不是在一个更基础的层次上否定了个体的权利以及建筑在这样的个体权利运用基础之上的社会力量吗?

在中国语境下可能很多问题的讨论都会遭遇到类似的尴尬。本来,社会问题,就得依靠社会中的个体协调来解决。但是,由于社会维度的缺失(背后实际上是个体作为公民权利的缺失。这种缺失不是仅仅依靠个体的自愿交易就可以弥补的),一切问题的解决最后都得落到政府头上。最低工资法的问题,其实质本来是,市场主体间的利益协调是否可以从市场交易这个层次转移到集体决策的层次,而对这样的问题,根据对相关后果的理性分析,既可以回答“是”,也可以回答“否”,只要答案是在利益相关方以及其他的社会群体协商、谈判的基础上形成的话(有兴趣的人可以去了解一下香港2010年最低工资立法是如何出台的,中间利益各方和其他社会组织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等)。反之,怎么回答似乎都有为虎作伥之嫌。

经济学的分析在这样的问题讨论中所扮演的角色只能是:告诉人们最低工资立法(与没有这样的立法相比,与更低的最低工资水平标准相比)有可能产生的各方面的后果。至于人们对这样分析出来的结果如何进行反应,到底是支持还是反对把个体协商的问题转移到集体决策领域,这只能由社会中的个体自行决定。香港立法之所以最终通过了最低工资法,不是因为争取这样的立法的人不知道它会导致一定程度的失业,他们是在明白有这样的坏的结果的情况下仍然认为,总的说来这样的立法是有必要的。经济学的分析不仅不能代替个体选择,它更不能以这样的分析来反对个体的权利诉求。一个社会中个体可以根据对事情的功利主义后果的判断选择不把有关的问题纳入社会层面的集体决策,但,这也是个体选择的结果,而非经济学分析直接可以主张的事情。

之前,我之所以不满意经济学家不理解最低工资法,是因为不满意他们对于社会规则于一个可欲的社会秩序的意义的不理解。现在,我觉得这背后涉及到的问题似乎处于更基本的层次上,那就是,经济学家们普遍对于社会中的个体所应拥有的规则形成方面的权利缺乏认识,而这方面的权利缺失绝非依靠强调“个体可以自由交易”就可以化解的。按照“自愿交易就是一切的权利”这种思路,似乎,在中国,个体可以自由交易已经算是可能的最好的,因为作为交易前提的规则,一开始就被认为不是个体可以选择的(米塞斯系的、张五常系的经济学者,对此都贡献不小)。

 

 

 

 

 

 

 

 

 

 

 

 

 

 

 

 

 

 

 

 

 

 

 

 

 

 

 

 

 

 

 

 

 

 

  评论这张
 
阅读(189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