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人之为人,社会之为社会,在于个体理性在人际间的展开  

2012-02-25 15:26:25|  分类: 未来理论经济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乎没有经济学家不承认个人主义方法论的。所有做经济学的,几乎都接受经济分析必须从个体或者个体决策出发(这与把经济现象还原到个体不是等同的。后者的意指比“从个体出发进行分析”更强。)。但是,似乎很多经济学家不明白的是,到底经济学是要去研究个体行为本身呢,还是要去研究个体行为相互作用产生的社会后果?如果是后者,那么,这就意味着,即便我们承认经济学必须从个体出发来分析问题,我们所关心的,也一定不是那种鲁滨逊式的个体行为,而是人际间的个体行为或策略。

到底经济学的逻辑起点是鲁滨逊式的个体决策,还是人际间的个体决策,这两者差别微妙,而恰恰是从这两个差别非常微妙的前提出发,将开出完全不同的经济学之花。前者,我会说,是恶之花;它不仅不能帮助我们理解一个社会的秩序是如何可能的,更可恶的是,它教给人们一种错误的看待一个社会是如何运作的视角,在这种视角下,整个社会的运作逻辑“坍缩”为一个“点”的运作逻辑,此时,严格意义上说,已经没有逻辑可言,因为,一个孤点只能是自我指涉的,而对于一个自我指涉的事物,不管它的内部逻辑再自洽,就这个点本身而言,它只能是个任意的给定。直白地讲,不管是个体,还是一个按照个体理性的模式来组织起来的经济(如当初实行的中央计划经济),它们在其给定的目的-手段框框内最大程度地逻辑自洽是一回事,这个框框本身的合理性又是另外一回事;一个高度组织化的国家可以把发射一颗卫星、炼出多少钢铁、奥运会上获得多少金牌作为目标,一如个体可以把尽可能地瘦身定为目标,这都是在无法加以逻辑地加以论证的而只能作为给定。

自马克思以来,很多人(如兰格)都多少意识到,经济学的逻辑起点如果是鲁滨逊那样的个体,那么,从这样的个体决策出发,不管个体在给定的目的手段框框之内是多么地理性,也无法从它推演出社会层次的理性、也就是秩序。但是,很可能由于上面提到“鲁滨逊式的个体决策与人际间的个体决策”之间的差别实在是太过于微妙,而普遍的经济学家——包括我自己在内——又从来没有打算放弃从个体出发进行经济分析,这才导致了鲁滨逊式的个体决策作为经济学分析的出发点就像毒瘤一样在人们的思维中难以割除。再加上从鲁滨逊式的个体决策出发具有直觉上的吸引力,以及我们采用的教科书几乎百分之百地都是围绕此种类型的个体决策做文章(从消费者决策到厂商决策),经济学变成了今天这样的在整体思路上几乎是反经济的、反社会就不足为怪了。

个体理性在人际间的展开之不同于鲁滨逊式的个体理性的运用在于:

第一,它会“迫使”个体将他人当成是不仅仅是实现其目的的手段,而是也当成和他一样的人。或者说,此种情形中个体的理性运用“自然地”要求个体能够进行某种意义上的超越自我中心的“思想操作”。这,大体上可以解读为“那种潜在地能够长出社会理性的那种个体理性”;

第二,个体为了实现自身目的在策略层次上进行的思想操作(把他人也当成和他一样的人),一方面,它直接导致个体的均衡最优策略,另一方面,它又会作为相互作用的个体间的共识(明示的或隐含的)作为双方打交道的前提被接受。策略与规则在这里就相遇了:作为终点(从博弈均衡的角度看)的策略剥离掉其具体的内容之后,反馈到双方打交道的起点,就是“不得伤害对方”的规则。

显然,比起鲁滨逊式的个体理性的运用,个体理性在人际间的展开所需要个体进行的“心理操作”在根本性质上要复杂很多。这些心理操作,实际上已经不是动物或者机器可以进行的了。用马克思的话讲,人是具有“类意识”的,没“类意识”,也就没有人类社会。可以说,动物之所以不可能发展出像人类社会那样的社会,正是因为它们在这个维度上是事先就被封死的(不管是因为基因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虽然动物也有偶发的互利交易,但是,不得不承认,只有人,才系统性地这样做,因为,只有人,才能做到在人际的交往互动中逐步形成超越自我中心的“思想操作”。

今天的主流经济学对于研究鲁滨逊式的个体理性运用很在行。有借用形式化的模型做这个事情的,也有借助于自然科学中的手段如实验,或已经获得的成果如脑神经科学的有关成果,来做这个事情的。作为一个基本事实,人的决策确实也有鲁滨逊式的,我不反对说人们因为某种特殊的目的去研究这种性质的决策理性。只是,我始终认为,要理解人之为人的理性运用,其重点一定不是在这个方面,我也不相信研究动物的或者鲁滨逊式的理性运用会对此有实质性的帮助。当然了,这个问题不单纯地是一个个体理性的运用或展开的问题,也同时牵涉到社会为什么可能的问题。两者同构。

 

 

 

 

 

 

 

 

 

 

 

 

 

 

 

 

 

  评论这张
 
阅读(10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