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科学地”打开个体黑箱?  

2012-02-03 13:08:01|  分类: 从个体到社会: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学是研究个体行为或理性决策的吗?经济学应该以个体行为或理性决策作为其研究对象吗?或者,换句话说,经济学应该打开个体黑箱、对个体的行为为什么如此进行探究吗?

主流的新古典经济学也被称为选择的科学。在大多数新古典经济学家看来,经济学作为一门科学的标志就是能够对个体的行为进行解释和预测。进一步,对于强调形式化逻辑的人看来,新古典经济学中关于个体的最大化模型作为很好的推理工具,它可以使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就像预测星球的运动规律一样对个体的行为进行解释和预测(虽然承认在预测的程度上要打折扣),因此,如果物理学中人们基于普适的形式化模型来对说明行星的运行规律就被认为是科学的话,那么,按照这些人的想法,针对人的行为做“同样的事情”也应该算作科学。

这种想法确实具有非常大的诱惑力。也正是基于这种想法,张五常的所谓科学的经济解释才如此(至少在中国)大行其道。不过,对这种想法我是不认可的。我并不是说出于实用的目的我们不能对他人呈现出来的行为作出事后合理化的说明,或者对他人在一定的条件下会如何行为给出一定范围的预测(这样的事情说起来我们作为正常人每天都在做,只是常常没有明确意识到而已),而是认为,经济学作为一门理论科学,对于解释和预测人的行为,它并不能提供比其他的人类科学(如心理学、演化生物学或者行为主义理论)等更好的理论工具(所谓的最大化模型只是诸多有助于对个体行为作出解释和预测的理论工具之一),同时,经济学从形式化的最大化理性人模型出发,或者说,从这样一个理论框框出发来对个体行为进行解释和预测并不比其他的人类行为科学所做的类似的事情更科学。

怎么讲?难道科学的标志不是统一的理论模型+经验验证吗? 至少,张五常就是因此认为其经济解释具有方法上的科学性。不过,张五常及其追随者没有意识到的是,统一的理论模型在理论物理学中与看起来类似的东西在经济学中扮演的角色是截然不同的:在物理学中,科学定律之所以被称为定律,是因为它经受住了经验的检验,因此,作为有效的推论工具而被接受了;有效的推论工具在理论物理学中意味着,其他条件不变,一旦定律中言明的相关条件发生变化了,我们就能事前推论出特定结果一定会出现,而如果它没有出现,则要求我们对该定律予以重新审视。但是,在对个体行为进行解释或预测时,恰恰是理论家需要首先有一个范型或者看待问题的视角、框框,然后,他才能对经验中有关的材料进行分类、切割、加工,最后,他才能“看出”被认为蕴涵在具体的个体行为中的“秩序”或“结构”——而这就是所谓的科学的解释。显然,在这种情形下没有什么是不能解释的,因为解释无非就是按照给定的框框去“看”事物;另外,也没有必要对这样做的人是诉诸了经验上可以核实的事实加以刻意强调,因为,只要这个事前给定的框框足够具有柔韧性,它总是可以做到把我们挑选出来的、已然在那里的经验事实框进去。说白了,如果你发现之前用的那个框框只能框住了一部分事实,始终还有另外一部分事实不能被框进去,好了,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无非是把那个框框调整一下,让它现在能够把它们都框进去就是了。当然,对框框进行调整的事情也是需要洞见和技巧的。张五常在这方面无疑是高手。只是,我们切不可以为,这种事后调整框框以使相关事实都能够被框进去的做法与真正意义上的科学假说的形成以及验证程序有任何的关联,尤其是,不能因为张五常及其第子们总喜欢借科学哲学中的“假说、假说验证、经验检验”等术语来说事儿就被迷惑了。

维特根斯坦有一段讲到心理学的话,我觉得极为中肯,这段话,对于超出心理学范围的其他所有的对人的行为进行解释和预测的学科,我认为也是有启发性的:

不能用心理学是一门“年轻科学”来解释心理学的混乱与贫瘠;心理学的状态无法和物理学等等的早期状态相比。就是说,在心理学中实验方法和概念混乱并存。

实验方法的存在让我们以为我们具备解决捆饶我们的问题的手段;虽然问题和方法各行其是。

这段话的关键点是心理学中概念混乱的问题。所谓的概念混乱,其实就是用什么样的理论框框来“看”人的行为的问题。这个问题,显然不是搬出一个形式化的最大化模型就可以解决的。这个问题,可能在方法论上的难度甚至超出我们的想象,例如,甚至不是一个不同的模型之间竞争的问题。可以说,个体黑箱,即便我们承认出于各种原因,需要在一定程度上打开它,但对于如何去打开它,可能在未来很长的时间内是不会有统一的答案的。

当然,确实需要承认,张五常并未意图对各种的人类行为进行解释。他只想解释人类的经济行为。就人类的经济行为相对来说是有较高程度的规律性而言,他的工作比心理学家的要容易,概念混乱的问题也没那么严重。这一点从经济学界对于最大化模型的普遍接受就可以得到证实。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会说,张五常做的经济解释大致上也是可以接受的。只不过,我认为,有必要把这种工作的性质予以明确,既不能因为它使用了统一的形式化模型,并且诉诸了经验上可以核实的事实就把它与科学研究的程序等同起来,因为,虽然最大化模型确实可以作为普遍的推理工具,但经济学中也并非不存在其他的竞争性的理论模型(如演化适应模型)来对个体的经济行为进行解释。不仅如此。即使对人的经济行为我们能够给出一定程度的解释,考虑到经济学自身的任务并不在于对具体的决策主体是如何决策的给出精微的认识,而是要理解无数个分散主体的决策如何能够形成一个更大的、对所有人都可欲的秩序,盯住个体的经济行为进行解释的价值到底有多大,就更需要掂量了。更不要说有些时候“有一把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的思维会使得像张五常这样的经济学家在面对经济学家正应当关注的秩序问题时仍然扭曲地把它看成是一个最大化的问题(如他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解释)。

  评论这张
 
阅读(94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