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芝加哥学派的价格理论???  

2012-02-16 22:27:03|  分类: 未来理论经济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经济学不以价格现象为中心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经济学是一门社会科学,是研究人际间相互作用产生的非意图后果的,没有价格机制,(匿名的)个体行为就不可能在一个普遍的社会范围内与其他个体的行为关联起来,也就不可能有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即:“作为个体行为的、但非意图的后果”)。而如果进一步追究,那么,我们还必须说,价格机制又是以法律上对平等主体的承认为前提的,因为没有这个前提,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交易,市场主体的个别行为就不可能被编织进一张更大的社会网络,超越个体的社会层次的资源流向现象——它使得经济学成为可能——也就不可能有其客观、独立的存在。

设想一下,如果现实中哪个社会不以市场、市场价格为基础来协调人际之间物质利益关系,那么,我们还需要经济学吗?例如,一个在长老制的社会中,每个人的物质利益分配是由个体的身份预先决定的,如张三得的物质利益比李四多,只能是因为张三的位置比李四高。显然,对于那样的社会,正常的经济学所研究的问题是不存在的,因为,那样的社会其运作规则已经先在地排除了那种将个体之间在普遍的社会范围内联系起来的非人格化的机制。当然,反过来看,你也会发现,其实对于那样的社会,也确实不存在对所谓的社会范围内“资源配置”进行解释的需要,因为所观察到的结果直接就是由该社会的身份规则决定的。

 如果承认我上面讲的,那么,当大多数的教科书说“经济学是研究资源配置问题的”时,我们就应当如此理解:“经济学是以社会层次上客观发生的资源流向为研究对象,(以平等市场主体作为前提的)价格机制发挥作用是社会层次的资源流向问题得以存在的前提”。可见,经济学以价格机制为中心,同它以社会层次的资源流向问题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这是互相决定的。

不过,经济学以价格机制为中心是一回事,是否深刻地理解了为什么要这样做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典型地反映在芝加哥学派引以为豪的价格理论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暧昧。我指的是,到底经济学是要解释个体行为本身,还是对个体行为(经由了非人格化的价格机制)所产生的非意图的社会后果进行解释,芝加哥学派的大人物们其实是没有想清楚的。当贝克尔、张五常分别从不同的方向上把经济学的“社会”维度抽去、而把科学的解释问题化约为对个体的最大化理性人行为进行解释时,人们对于什么是价格理论这个问题的理解产生的含混可以说达到了顶峰。

我们先看看张五常所推崇的他的导师赫舒拉发以及弗里德曼的经济学教科书中的有关表述:

经济学是一门社会科学,它研究人们作出的决策如何相互影响。(赫舒拉发,p.5)

经济学并非关注所有经济问题,它是一门社会科学,因此,它主要关注哪些需要个人间的合作和互动才能解决的经济问题;只是在单个人的行为对其他个体产生影响的范围内,经济学才研究涉及单个人的问题。(弗里德曼)

价格理论研究的是资源在不同用途中的配置问题,即一种产品相对于另外一种产品的价格。(弗里德曼,P.7)

以上表述显示,芝加哥学派的价格理论至少就经济学研究的问题性质而言与大多数经济学家想的没有两样。或者,可以说,所谓的芝加哥学派的价格理论其特色并不在它对于经济学要研究的主题予以了重新界定。不过,很有意思的是,张五常为赫舒拉发的书写的推荐语是这样的:

价格理论的正确意义是选择理论。这是假设每个人的任何行为都是个体选择的结果。永远是个人的选择。经济学没有集体选择的理论。是自由选择吗?经济学不管绝对自由,也没有完全不自由。经济学的整个范畴,是以局限下的“自由”选择来解释人的行为。从那所谓的自由社会到暴君专政,人的行为一律是局限下的选择结果。选择理论之所以被称为价格理论,因为局限是价。价的变动导致的行为变动是要有理论的约束,这理论的重心就是需求定律了。没有市场当然没有市价,但局限的转变还可以用代价的方法处理,需求定律还在。这本书清晰地提供选择范畴的理论基础。

明显地,张五常对于价格理论的理解是独树一帜的。他并不认为价格理论的重心在于人际间的相互作用产生的社会范围内的资源流向问题,而是认为即使在平等主体之间的交易根本不可能的制度条件下,如专制政权下,他也认为需求定律也还起作用,作为选择理论的价格理论也起作用。这看起来似乎拓宽了传统经济学的应用范围——按照张五常将价格理论理解成选择理论的路数,经济学不仅可以在不同社会制度条件下得到应用,而且,还可以解释动物的行为——但显然他所讲的此价格理论非彼价格理论。

很难想象,芝加哥大学的前辈们看到张五常对于价格理论的如此表述,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猜想贝克尔会一定程度上认同张五常致力于逻辑一贯的努力,但是,我很怀疑其他的芝加哥教授包括弗里德曼、科斯、德姆塞茨等会毫不保留地拥抱张五常的做法。这些人至少会本能地立足于个体的自由选择谈效率问题或一个社会的资源配置问题,而在自由选择的制度前提不存在的地方,他们至少不会像张五常那样通过干脆把经济学改造成一门专门针对约束条件下的个体选择本身的学科来保证其从暴政社会到动物社会的普遍适用性。

我倒不是说这些经济学家就比张五常高明。在系统性的逻辑能力上,我倒是觉得张五常比这些芝加哥学派的大腕们都要强。我只是说,有着健全常识的经济学家即使在逻辑能力上不那么强,他们的直觉也不会将他们的研究引向企图。不过,即使对于弗里德曼,甚至包括科斯在内,我们确也可以说,正是因为他们对价格理论在经济学中的核心地位的认识本身不够深刻,因此,在面对一些很重大的现实经济问题(如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时,他们也确实不能做到在正确的方向上逻辑一致(张五常倒是逻辑一致,但是,就他把经济学应该研究的问题弃之一边而转向对个体行为本身的研究而言,他是在错误的方向上的逻辑一致。)

下面是弗里德曼的教科书中的一段话:

从形式上看,无论是鲁滨逊.克鲁索经济,还是落后的农业经济,无论是以共产主义为基础组织的现代工业社会,还是以资本主义为基本组织的现代工业社会,所面临的经济问题都是相同的。但是,这些不同的社会利用不同的制度安排解决各自的经济问题。因此,每种类型的社会都需要一种不同的经济学,或经济学的不同篇章。(弗里德曼,P.2)

这段话显示,弗里德曼没有真正理解经济学之所以可能的前提,他把所谓的资源配置问题当成了一个在不同的社会制度下都存在的问题。也就是说,即便在自由选择得不到法律承认的体制下,经济学依然有它的研究对象。在同样一本书的另外一个地方,弗里德曼很张五常式地这样讲到:“在美国企业管理者的行为是出于私人利益,而在苏联则出于公共利益。从狭义的角度看,这两个国家中的个人行为都主要是出于他们自身的利益。区别在于,最终剩余收入接受者的特征改变了与各种活动相关的奖惩,从而改变了人们出于自身利益的行为内容。……美国和苏联的工厂经理都必须考虑因所谓管理不善而被解雇的可能,但苏联的工厂经理还必须考虑被枪毙的可能。”

如果说,张五常是通过把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偷换”成约束条件下个体选择、从而明确地试图找到一个统一的经济学分析框架的话,那么,像弗里德曼这样的经济学家——当然还包括更多的经济学家——则是因为对于经济学的研究对象缺乏深刻的认识,不自觉地陷入了一种误解,认为经济学研究的社会层面的资源流向问题是一个任何社会制度条件下都存在的问题。两者都可以说是用了个错误的概念(张五常是用“最大化理性人”,弗里德曼是用字面上理解的“资源配置问题”)来替换了经济学真正的核心概念(社会层面上的资源流向问题)。

结果也很有趣。张五常做到了打通不同社会制度条件下包括动物社会的个体行为的研究,而研究资源配置问题的经济学家呢,做到了打通不同社会经济体制下——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乃至奴隶制——的资源配置问题研究。我在想,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强调理论的应用,难道,这就是他们想提倡的那种应用?芝加哥学派经济学以价格理论为其招牌,理当对价格理论有着准确的把握,并且在此基础上来讲理论的应用问题,但实际的情况却似乎完全相反——应用倒是得到了强调,只是建筑在核心的理论概念都被扭曲了的基础上。这些“怪现象”不由地让人深思。“挂羊头卖狗肉”的经济学之所以流行,以及经济学内部方法论上的混乱,追溯起来都不能不说与“正确概念”的阙如有关。

 

 

 

 

 

 

  评论这张
 
阅读(139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