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当中国式的市场经济遭遇新古典经济学  

2012-01-11 12:04:46|  分类: 中国经济增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所取得的成就引人注目。中国式的市场经济因此也成为经济学家们讨论的热点。什么是中国式的市场经济?抛开别的不谈,就中国在基础性的制度条件——例如,法治依然很不健全,缺乏一套限制政府权力的宪政制度,政府对经济的控制和干预基本上不受法律约束等等——不同于西方市场经济国家而言,这就足以成为我们在市场经济前加上“中国式”几个字的理由。

确实,在当今的世界上市场经济出现了一个中国式的变种,这种变种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逻辑自足的系统,该系统在整体经济层面的各种表现(如高速的GDP增长,财富分布严重不平衡,政府对总收入和社会投资的强大控制力,生态环境的不断恶化)最终都可以追溯到其基础性的制度条件。如果选择性地把中国经济好的方面的表现(如高速的GDP增长)挑出来,那么,你会发现,各种对于中国经济增长的解释结果都变成了对中国式的市场经济,或所谓的中国模式的颂扬——而这,也就成了中国目前的各种基础性制度条件的捍卫。

能不能研究市场经济的运作而不管市场运作的基础性制度条件?或者,更具体地讲,能不能只关注交易、或者交易所达成的结果例如(作为双方交易条件的)市场价格,而不关注各方是在一个什么样的制度平台上的交易?在主流的新古典经济学框架中,市场运作所需要的基础性的制度条件——包括产权制度以及保障平等市场主体公平竞争的各种制度——是作为给定的而从不进入分析之中。由那样的经济学熏陶出来的经济学家虽然从常识出发也懂得产权规则等市场规则对于市场运作的重要性,但是,他们对于这些制度认识并不高于常人。更有甚者,像张五常、薛兆丰等深受芝加哥学派的价格理论影响的经济学家,因为把单纯的(不讲背后的制度条件的)交易、以及作为交易结果的价格当成经济学的一切,更是在枉顾非常不合理的制度条件的基础上大谈特谈供求原理以及价格机制对于解决各种问题的妙用。似乎,不管市场制度条件多么的不合理,因为交易能够改善双方的利益,那么,经济学家的本职工作就是去告诉人们,“不要管背后的制度条件,即便它再不合理,你按照你的最大化利益行事也比不这样做要好。”芝加哥学派闻名于世的所谓经济学帝国主义本质上就是这个逻辑:它告诉人们,现实的就是最好的了,因为,它已经是个体最大化的结果了。

不能想象有比这样的经济学理论更荒唐的了!当然,你也能想象,也没有什么样的理论比之更受现行制度之下的受益者(也就是制度上的特权者)欢迎了!按照这样的经济学理论,奴隶制之下也是可以交易的,也是可以利用价格机制的,也是可以搞市场经济的。确实,张五常就是这么分析中国过去实行的计划经济的,他也是这么分析今天仍然保留了过去计划经济的诸多特点的中国经济的。我猜想,如果过去实施奴隶制的人更聪明一些,听一下张五常式的经济学,他们也会欢迎市场机制的,他们会认识到,奴隶制条件下允许自愿交易对他们来讲是所有制度中最好的组合了,既充分调动了最大化个体的能动性,同时,还能够保证做大的蛋糕中自己作为特权阶级可以合法地占有其中很大的部分。

主流的新古典经济学家把目光盯在GDP上,盯在交易以及市场价格本身上,而不是经济运作背后的基础性制度条件下,这种做法看似符合经济学的自我定位,看似很专业,但恰恰悖离了经济学的宗旨。自足的家庭经济、奴隶制、中央计划经济,这些都不需要经济学,也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只有在制度上承认了平等的、独立交易主体并有法律加以保障,这才有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和经济学。对于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而言,需要关注的,既不是一个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单元创造了多少财富,也不是一桩桩具体的交易以及交易价格如何使资源朝着价值更大的方向流动,而是:有没有可能通过公平的市场制度,使得经济中一个个的活生生的人能够在所形成的秩序结构中各得其所?也就是说,个体对于所形成的更大的秩序结构也是大致上认可的、满意的,而不是感觉无奈的乃至完全抵触的。

按照这个思路,对于中国的经济增长,真正要解释的,不是一个整体为什么能够创造这么多的财富,而是为什么这么多的财富被创造出来了,但普通的人的生活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改善?因为,与人被禁锢或者被指定从非生产性的活动的情况相比,只要人被发动起来了,财富的创造是一定的,不确定的,主要是人们是按照什么样的游戏规则在进行着这个财富创造的游戏。当有些经济学家盯着总量财富的增长,并认为中国创造了所谓的市场奇迹,中国的市场因此就是值得赞美和学习的时,他们忘记了:经济学应该关注的是国民财富、是那种分散在国民手中、有助于改善一个个个体状况的财富,而不是国家作为一个实体的财富——这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而非单纯的总量数量问题;这样的问题不是诉诸直观上可观察到的市场上频繁发生的交易就可以得到理解的,而不是必须通过理解交易背后的有关制度条件。

以上所讲,同时意味着:面对中国式的市场经济、中国式的经济增长,问出正确的问题是最关键的。如果一名职业经济学家做不到问正确的问题,并且,有意识地将市场运作背后的制度条件本身纳入分析,他们所做的经济学将不可避免地走向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的反面;那样的经济学,在奴隶制条件下一样可以研究经济增长,一样可以谈论价格机制。中国式的市场经济,似乎成了他们这套经济学学说的写实版本。这让我想起了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一帮不理解市场经济运作机理的数理经济学家对前苏联实施的计划经济的反应。

 

 

 

 

 

 

 

  评论这张
 
阅读(29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