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知识、信息与主体性  

2011-08-31 22:37:17|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经常有人哀叹现在的人正变得来越来越浅薄和碎片化。是的,大量的、应接不暇的信息让人知道很多,但“知道很多”与“懂得很多”中间并没有必然联系,大体上前者关乎的是信息,而后者关乎的是知识,因此,结果就是,一个人知道的信息越多,很可能他所拥有的知识反而越少。“知道”和“懂得”,“信息”和“知识”之间的关系于是就这样对立着。

在经济学中,自斯蒂格利茨创立信息经济学以来,经济学家变得来普遍关心信息和知识问题。不过,主流的经济学家似乎更倾向于对两者不加以区分,或者,干脆把知识问题理解成信息问题,而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家则普遍不接受斯氏的新理论框架,认为他通过引入无所不在的不完美信息对于一般均衡理论加以修正并不能挽救该理论。也正是因为这样,当某些人“好心地”把哈耶克说成是信息经济学的先驱时,很多奥派学者并不买帐,认为,哈耶克强调的“知识”在性质上与斯氏强调的信息完全不同。

那么,到底应该如何区分“知识”和“信息”这两个概念呢?据说,概念是在使用中才体现出其本质的,因为“使用”本身一定是在特定的生活场景中的使用,所以,特定的生活场景(它并不在这些被使用的词本身身上直接体现,而是随着生活场景的变化所使用的词语也“自动地”变化这一事实而体现出来的)与嵌入其中的词汇有一种相互定义的关系。当我们发现有必要对两个概念加以区分的时候,往往因为它们的使用各自背后对应的生活场景存在着较强的关联性、以及由于这种关联性造成的模糊性,因此,人们才会时而自觉不自觉地把两者不加区分地换用。显然,“知识”和“信息”这两个概念是这种情况。现在我们想要明确地区分两者,就是想把隐在它们背后的生活场景的关联性凸现出来,从而使我们能够更自觉地掌握这两个概念的用法并理解各自的意味。

提到“信息”,首先让人产生的联想是:它是那种已经在那里的事物,而不管我们是否利用它。正因为它是已经在那里的事物,因此,将它和主词联系起来的谓词是“知道”,“发布”,或者“搜寻”(在信息经济学“搜寻”“搜寻成本”都可认为是专门术语)等。这些谓词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都不涉及程度的问题,而只涉及是或否的问题。例如,我们只能说“知道”或“不知道”、“发布”或“没有发布”、“搜寻到了”或者“没有搜寻到”某信息等等。这有点像计算机程序,任何一个程序环节都必须以“是”或“否”作为明确指令。

“信息”所针对的对象是我们的现实世界本身。因此,现代社会的信息之网实际上就是人与人打交道所形成的实体世界之网的同构物;这个“同构”从现实的实体世界衍生出来,它一方面具有比实体世界更易于把握的特性,另一方面,由于它基于现实世界某个维度而生成的,因此,它可适应各种类型的问题解决需要(它本身就是应各种类型的问题解决而产生的)。从“人是精神的存在、人的世界是人的精神世界的展开”这个命题出发,似乎可以认为,所谓的信息社会是一个在技术上达到了将人与人相互作用形成的人化世界予以“抽象”的社会,通过这样的“抽象”,我们可以大大地超越感官可以感知的范围而获得关于实体世界更好的经验认识。不用说,个体获得有关经验认识越容易,他越是可能运用它们来进行创造以及解决各种问题。相比传统社会,在现代社会信息的重要性得到了空前的强调,个体和企业都在切实地有效地利用各种信息来提高自己的生存竞争力。而这,又反过来导致现代社会比起传统社会来各方面都似乎变化更快。

如果说,“信息”关乎的是现实世界本身、是在经验层次上对现实世界进行“抽象”的话,那么,“知识”则关乎的是那些不变的原理性的东西——它们不是现实世界本身,但它们是关于经验现象的理论,通过它们我们可以在杂乱无章的经验现象中“看”出结构、秩序等。“知识”作为人类精神的集中化体现,它是演化的,准确地说,后来的知识总是把前面的知识作为特例包纳进去,因为后人的认识总是建筑在对前人的认识加以扬弃的基础之上。“知识”从这个角度讲,一定是朝纵深发展的,不是人类越往后发展知识的量越多,而是知识的质越高(体现在各种知识越来越系统化地整合在少数几个普遍性的原理之下);它不像信息,信息因为就是关于现实世界本身的,因此,随着信息储存和加工的技术能力的提高,有可能会有“信息爆炸”之态,但对于知识,说什么“知识爆炸”则有些不可理喻。

提到“知识”,我们不会说“知道”与否,而会说“理解”与否。“理解”是一个涉及程度的词,我们会说,有些人对于有些知识的理解程度更深,有些人更浅等等。同信息相比,可以认为,只有人才能掌握知识,因为这涉及到超越事物本身而进行抽象的一种能力(这只有有智慧的人可以做到),而信息,恰恰是由机器可以保有的。我们可以说,一台机器可以“掌握”海量信息,它却不能拥有真正意义上的知识,相反,一个人他可能只有很少的信息,但这不妨碍他在某方面有很精深的知识。

知识与信息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对应着逻辑与经验的关系。知识,反映了人作为人的一种主动创造,这种创造表现为超出经验世界的逻辑展现,而信息,虽然也有人作为主体的一定程度的创造性在里头,但就其涉及的内容本身而言,终归是对外在于主体的经验世界本身的反映,它没有知识所内在地具有的那种超越性。也因为此,“知识”往往与神性、与认识主体的人格(personality)等相连,而信息则是不涉及这些问题。类似地,提到“知识分子”,人们往往会联想到具有一定品格、有深度的人,而不是什么都知道但什么都不深入地懂得的“知道分子”。

上面对于知识和信息的区分强调的是两者的差异。不过,就生存竞争这个事情而言,由于两者都有助于提升一个人的生存竞争力,因此,在现实中它们的差异似乎不是那么重要(上面提到的那种对立因此可能没有一些人想的那样严重。)。例如,对于一个企业家而言,作为外部观察者我们看到他成功了,但我们往往很难分辨这是因为他的知识,还是因为他掌握了别人所不具备的关键信息。尤其是,同样是一个信息,不同的人对它有不同的敏感程度,有的人可能利用它创造出巨大的价值而有的人对它熟视无睹。也正因为此,在日常生活中不区分两者的使用也是可以理解的(用一个经济学的术语来类比,知识更像是固定资本,信息是可变资本,前者关乎个体长期中的收益,后者与短期收益关联更大,而就收益创造而言,两者有一定的可替代关系)。

不过,日常生活中不区分两者是一回事,以生产知识(而非信息)为己任的理论工作如果不区分两者则问题就大了。例如,我们可以思考一下,今天主流经济学的大部分所谓实证研究到底是在生产信息还是在生产知识?如果仅仅是前者,面对得到的那些所谓的结论,我们就只能说:“是的,我知道了,但是,然后呢?”我并不是反对信息生产这个工作本身——对于有关的信息,有市场需求就会有供给——但问题在于,知识分子或者理论工作者就其工作的性质而言就不是生产信息的。有些研究,不要以为包装很科学的样子,就不是在生产信息了。只要研究者没有做到自觉地去探索事物背后的更具有普遍性质的东西,他做的事情就只停留在信息挖掘这个层次。——当研究者以科学的方式把生产出来的信息而非知识抛给公众时,他相当于说:“我告诉你事实反正就是这样,信不信由你。”总之,就像其他性质的信息生产一样,此时研究者的工作不涉及“理解”这个维度。

  评论这张
 
阅读(19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