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忠于科学的真精神还是攀附科学?  

2011-08-22 15:53:20|  分类: 新古典经济学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个做物理学理论研究的朋友总是对我说:“我不喜欢你们搞社会科学的,太不具有客观性了,像我们做的研究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正确的,一般会得到认可,而后来形成的理论也总是站在前面的理论基础上,将它作为特例包纳进来。”每每听到这种话,我多少都有些受刺激,每次只能无奈地告诉她说:“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来研究人类社会的现象,所以,才会乱象丛生”。不过,我这样讲,朋友总是将信将疑,一方面,她不大相信我讲的是事实,她会想:“像你们经济学,如此地显学,还都有诺奖了,居然还是这种情况?是你自己不懂吧?”另一方面,她还会有另外一种想法,那就是:“社会科学本来就是研究人的,而人又是主观的、能动的、有七情六欲的,不像物理世界之物是纯然客观的,因此,它本来就不可能客观。”

应该说,我朋友的以上想法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对于已经找到正确的方法进行研究并因此可以实现系统性的知识积累的学科,如物理学来讲,(除非到了常规科学或既定理论范式出现严重危机的特殊时期)其中的研究者很少需要讨论所谓的方法论问题,对他们来讲,直接面对的问题就是去“做”。由于他们的“做”已经是上轨道了的,也就是说,有关的科学认识所需要遵循的规约已经内化在了其中,所以,我们不会看到只有在社会科学领域——尤其是,特别想进入科学殿堂的经济学——才会出现的诸多幼稚姿态,这些姿态包括:

1、不是通过实际的“做”,而是一上来直接宣称自己做的事情就是科学的;

2、总是强调所谓的事实和价值的分离,强调自己做的研究没有沾染自己的主观价值判断,因此,是客观的;

3、不是通过有效的“做”,而是直接宣称数学有助于科学知识的推进;

4、时不时地强调要耐心地、认真地对待我们的经验世界,科学研究要从这里开始等等;

5、强调经济学理论的实证性-科学性应表现在它的预测能力上,以及应以其预测力为据,实施对理论的经验证伪等等。

以上我讲的每一点都不是无中生有,而是从经济学领域的大牌人物如Samuelson,Blaug,Lipsy,Friedman,Solow,Coase等那里可以找到确凿证据的。我之所以要把这些一点点地写出来,是因为,大多数人其实并不明白,这些看似乎很“无辜的”科学箴言,实际上恰恰是经济学还没有真正理解科学的真谛、没有真正走上科学轨道的表现。同时,我还认为,经济学家们越是试图在形式上、表面上去攀附科学,就越是反映出他们不老老实实地去琢磨到底自然科学是如何获得知识的、知识的系统性积累到底是如何可能的,而只是想投机取巧,一相情愿地按照自己理解的科学来做经济学(这实际上叫做任性)。当然,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有点名头的经济学家,都一个个感慨经济学没有按照他想的发展,而自己呢,却往往只是基于非常薄弱的阐述来说明自己的方法论主张——上面提到的那些经济学家可以说莫不如此。而实际上,稍微用点脑子就可以想想,如果科学的研究方法就是如此明显地在我们面前,而所有科学研究的人又不是白痴,那么,经济学研究应该很容易就收敛到某些大家认可的做事方法上啊——但显然不是。所以,当一名经济学家光抱怨,而自己又对自己偏好的方法缺乏深思熟虑,从某个角度看,倒是反映出自己学术的虚弱与不够诚恳。

上面讲的5点,这里我不对其进行一一点评。我的重点是:到底什么是科学的真精神?如果比较深刻地理解了这个,读者就应该可以对各种不懂科学但攀附科学的具体表现加以自行判断。

道理上讲,有很多个不同的角度可以去论述科学的真精神这个问题,像Popper会强调经验证伪,以及更普遍意义的批判精神。但是,因为我的针对性是经济学中种种对于“怎么做”的误解,所以,我在讲这个问题时也就有特殊的侧重。

首先,科学的本质在于实现思维与存在的统一。科学,当然是人的思维的产物,但是,不能因此就认为科学是主观的,因为,科学不是自我表达,而是针对所研究的对象所进行的陈述(对于上了轨道的自然科学来讲,天天强调自己做研究没有搀如自己的主观判断那简直就是笑话,因为这太理所当然了--不过,经济学恰恰是这样。)。也因为此,科学强调的客观性从来不是有些人浅薄的理解的那样,就是承认独立于思维的客观事物的存在(这太小儿科的。除了疯子和偏执狂都可以做到),而是指思维的产物——理论——与实在的一致性。

其次,为了实现思维与存在的统一,科学既不是被动地、机械地对我们感官感知到的收集材料进行整理,归类(虽然处于幼稚阶段的科学免不了会经历这个阶段),也不是基于头脑的想象,发明一些图示,或者柏拉图式的Ideal,然后把它们拿来观照现实,而是试图通过对事物背后的概念的把握来实现对经验材料的梳理和整合。在人类的认识历程中,通过对事物进行概念的把握以获得知识的阶段处于最后的阶段,这个阶段也就是系统的科学方法真正开始的阶段。这个阶段的到来,也意味着,黑格尔所称的旧形而上学的终结。这里说的旧的形而上学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洛克、休谟等以来的经验主义哲学,二是莱布尼茨、笛卡尔等以来的惟理主义哲学;前者把经验当成最终的固定锚,以为回溯到它就可以获得确定不移的知识,后者则相反,以为可以在思维里找到那个锚,然后凭借不会出错的逻辑推理就可以获得知识。

今天自然科学作为人类认识发展历程的最近一个阶段的产物,因为它的认识论基础已经超越了之前的各个阶段,所以,自然地,它也就不会再陷入所谓的主客观、思维和存在、到底是经验重要还是形式化逻辑重要这样的方法论之争了,思辩哲学对它也不再有直接的价值了,因为它相当于已经从哲学的母体中产生出来获得了自己的生命,到了一个“该干吗就干吗”的阶段。

反观我们今天的经济学,恰恰仍旧停留在过去的旧形而上学的认识阶段。一方面,一帮经济学家极力强调要经验出发认识我们的经验世界——如Kaldor提出6个典型化的事实,认为经济增长理论应该从这此出发,Coase就更不用说了;另一方面,还有一帮崇尚数理逻辑的经济学家则强调理论的形式化、乃至公理化,认为,找到了形式化的基点,经济学剩下的任务就是从此出发进行演绎或者应用了。Samuelson,阿罗,德布鲁等都属于此列。当然,还有介于这两者之间的,那就是芝加哥学派的路数,它推崇马歇尔式的短链条逻辑推理,把价格理论和局部均衡分析方法用于分析现实的经济问题。这个路数由于兼具了形式上的科学性和内容的现实性,因此比起其他两个路数来成就似乎更为显著。但不管怎样,总的说来,经济学在方法上仍然没有达到上面提到的“通过把握事物背后的概念来对经验材料进行分析”的阶段。

不过,话说到此,太多的人会强烈地产生一个疑问,那就是:经济学应该怎么做才算是把握住了事物背后的概念呢?这当然是一个太难的话题。不过,我前面几篇博客围绕“人类社会的各种现象都应看成是人的精神活动的展开”所进行的一些阐述为回答这个问题有作提示,例如,至少,我们可以说,那种把不人当成人的、而不是把人当成简单地刺激-反应动物的经济学,一定不能认为是抓住了概念的经济学。又比如,之所以我一直以来强调经济学应以制度/规则、过程为中心,也是因为,经济活动的驱动者--现实中的无数个个体对于其自由意志的运用--是不可能用任何科学方法洞穿的(心理学的、人类学的、社会学的,乃至更高级的生物社会学、神经元科学等等都不可能做到此),因此,必须对此绕道而行,而把关注的焦点放在社会制度/规则上。总之,我认为,经济学家必须正视“人类社会的各种现象都是人的精神活动的展开”这个事实,基于它而不是为了自己做研究的方便抛开它来认真地思考:经济学中讲“是”或者进行所谓的实证研究到底应该怎么个讲法或做法。我自己认为以制度/规则为中心的宪政经济学是基于正确地谈论“是”而形成的理论范式,不过,这个本身还需要论证。宪政经济学的创始人布坎南虽然已经在很多方面为经济学正确地谈论“是”奠定了基础(这包括:他认为经济学应该为人的选择留下空间,因此不应该是预测科学而应该是道德哲学;反对在个体手段-目的框架之内的选择作为分析单位,认为应该以“交易”取而代之;他强调了“看不见的手”对于经济分析的重要性),但毕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评论这张
 
阅读(200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