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作为经济学逻辑起点的个体与经济学的抽象  

2011-07-28 22:28:41|  分类: 从个体到社会: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般认为,经济学的逻辑起点是个体,而之所以如此,是抽象的需要。但这是一种很粗疏的说法,因为,虽然谁都承认抽象是任何科学的必须,但怎么抽象,却是大有讲究的。就个体作为经济学的逻辑起点而言,它既可以是基于直观经验的抽象,也可以基于对于个体和社会的关系以及对个体本质更深刻的认识的抽象。大体而言,新古典经济学采取的是前者的进路,奥地利学派-宪政经济学更多地是后者的进路(当然不见得所有的经济学家都有这么明确的意识,且不同的人认识的深度也不一样),虽然两者从形式上看都承认经济学的逻辑起点是个体。

先说说基于经验直观的抽象。这种抽象的一大特点是,把经济中的个体看成孤岛上的鲁滨逊,个体的决策看成是鲁滨逊基于目的-手段框架的决策。在我们的经济学教科书中,消费者、生产者都是这样处理的。这种处理个体行为的思路,可以至少追溯到罗宾斯(1932),甚至更早,如门格尔。这种抽象把个体当作约束条件下的最大化机器,认为,只要知道约束条件,什么是最优的选择也就确定了。基于这样的个体刻画,经济学逐渐变成了一种预测与控制的学科,显得来具有了科学-实证的味道。虽然20世纪以来由于行为经济学、实验经济学等的发展,传统的基于目的手段的形式逻辑对个体行为进行刻画的做法并不再包打天下,但就它们都仅限于个体行为本身、基于直观的抽象来刻画个体行为而言,它们区别并不如有些人宣称的那么大。这些基于直观的抽象,不管它们之间有什么差别,说到底,都是为了解释与预测而服务的;按照弗里德曼的看法,到底哪种抽象更正确,只能最终由它们的预测后果来决定。

单纯从解释-预测的角度讲,基于经验直观的抽象问题并不大。例如,为了解释股市的暴涨暴跌,从行为经济学的角度把人的从众行为倾向考虑进来是有必要的。但问题在于,经济学的最终目的严格说来并不是解释和预测(如果是那样,我们的经济学称为动物经济学就是没有问题的,因为,经济学家完全可以采用同样的方法对动物“社会”发生的事情进行解释和预测),而是为了理解和改善人类社会的运作。注意,我讲的是人类社会,而不是人人为敌的霍布斯丛林“社会”(那种状态根本就不配称为社会,因为社会一词本身就昭示着有有一定的结构存在,而不是完全的无序。)。对于人类社会而言,如果个体的行为不是内置了某种社会机制(如个体权利规则、伦理规则)、从而使它限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否则,我们很难想象,个体可以组织社会,或者说,个体之间的互动会导向有序的结构。也正因为此,我们基本上可以断言,从直观出发、试图光通过盯住个体的行为、通过打开个体决策的黑匣子,是不可能导向对于人类社会运作的理解的。当然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完全理解像秋风这样的学者对新古典经济学的个体假定的不满。

再说说另外一种抽象,姑且把它叫作“二重性抽象”。它指的是,个体因为具有主体意识,他不仅可以认识到自己的存在,还同时认识到其他人是同他一样的存在,这种意识使得个体可以超越简单的目的-手段框架而与他人打交道,也就是说,不是把他人当作实现自己目的的手段,而是当作和自己一样的利益主体;这样一来,个体不再把他人当作与自己完全对立的存在,而是当作自己生存的条件,而这个条件在个体经过无数次的试错和反思之后,逐渐“反射”到个体思维之中成为约束其行为的规则。交易,尤其是作为一种常规的交易,之所以被经济学家强调,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是一种明确地相互承认对方的主体性的行为——而这,正是更复杂的人类文明现象之所以有可能的前提。

这里,我是从个体本性——指个体可以意识到自己的“类存在”,而这是动物不具备的——的角度讲这个事情的,但就人类社会的演化而言,由于在同一历史事情不同的个体其意识程度有差距,因此,一个社会并不是依靠单个个体的“类意识”以及他对规则的理解而运作的,而是依靠已经形成的规则。已经形成的规则作为过去文明的产物,不管个别的个体是否承认它或有意识地去遵循它,它都实实在在地通过对个体行为的规范而起到将无数个个体的行为“整合”进一个更大的社会秩序中的作用。所以,即使从实证的角度讲,都不能把个体抽象成新古典式的最大化者,而必须抽象成:一定规则约束之下的最大化者。

“二重性抽象”与新古典的直观抽象相比,从表面上看,似乎由于它还必须加上外生的规则来刻画个体行为因此显得不如新古典的抽象那么彻底。不过,如果理解了抽象一定是对我们所关切的对象的抽象,而不是仅仅为了获得一个抽象的形式,那么,我们就可以说,“二重性抽象”是真正把人作为人的抽象,而新古典的抽象则不是。前者,建立在充分理解了“个体理性从来都是社会的产物”这个命题(其反命题认为,孤岛上的鲁滨逊也可以充分发展他的理性)的基础上,后者,作为错误的抽象,由于它不是基于人的正确理解,也就不可能导向我们对于人类社会如何运作的理解——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新古典经济学作为一门解释、预测、控制的科学越是成功,对于经济学真正要关切的问题的解决就越是失败。

  评论这张
 
阅读(162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