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文明社会的运作基础是规则,而不是最大化  

2011-07-23 13:06:11|  分类: 关于市场的常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默多克集团的窃听丑闻发生,人们意识到当该集团按照“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新闻”的理念运作到底意味着什么时,新闻界的职业规则——它们平时一直在那里起作用,但由于其没有被严重地违反而对很多人来说似乎是不存在的——开始得到了各界普遍的关注。很多人在思考:为什么新闻自由——它本来是为了捍卫更普遍意义上的自由而被文明社会所强调——走向了它的反面,反而变成了对自由的威胁?

我看到有些分析会把这个归因于所谓的“西方自由主义新闻理论”。对此我不想加以评价。我的问题是:难道人们非得等到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才能认识到有关规则的重要性吗?换句话说,难道有理智的人不应该认识到规则对于一个良性运作的社会而言的重要性,而非得等到超出合理范围的行为发生了、规则必须强力对其进行规范时才认识到它们的存在和重要性吗?

对于这样的问题,我的看法是:越是在文明社会中生活得久、并受之熏染的人,以及越是对社会的运作机理有自觉反思的人,越会意识到规则的重要性,越是会不拘泥于具体个案的经验后果来理解规则对于一个社会良性运作的意义;反之,则更多地会像动物一样,得通过切实发生的不良后果才会知道,“下一次不能这样了”,并且,由于这种“明白”发生在经验的个案层次,他终究也不能明白规则——对它的论证一定是在普遍的逻辑的层次而不是在具体个案的层次——到底意味着什么。

就默多克集团的窃听丑闻而言,如果在这个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的前提下一个人就能够充分地认识到新闻业的职业规则的重要性,这是最好的;如果只能等到事情发生了才意识到规则的重要性,这是次好的;而如果这个事情发生了,一个人仍然不能认识到这一点,认为这无非是自己失算了,那么,这个人算是彻底的无可救药了(这样的人就是造就霍布斯丛林"社会"的人)。当然,无可救药的还有另外一种认识,那就是认为,之所以有这样的丑闻发生,是因为没有一个一竿子插到底的组织来负责对各个新闻机构的内容进行审查,所谓职业规则都是虚假的,不如由一个特定的组织进行Case by case的新闻内容的审查来得实在。这种认识,显然也是基于对规则的不理解,它看不到在一个法治社会中当规则被违反时,规则的效力通过对违反规则的行为加以惩戒而得到了彰显;同时由于它把规范的力量希望寄托于特定的主体身上,必将消解真正意义上的规则存在的价值,而将社会“封死”在那个特定主体的理智所及和所允许的范围。

通过默多克事件让人们理解规则的重要性还是比较容易的。但是,很有意思的是,在学术领域偏偏是训练有素的经济学家——我指的是新古典主流经济学家——很难理解这一点;或者说,虽然他们在常识的层面也能像一般人那样认同我上面讲的,但他们的理论却让他们只能在另外一条道路——一条只认个体的最大化逻辑、只认个案中的具体结果,而不认默默存在着的、对个体行为进行规范的规则——上想问题。

以对新古典的最大化逻辑运用得特别纯熟的张五常为例。面对默多克事件,我想,从他的经济学家身份(而不是在文明社会中得到熏染的人所具有的常识)出发,他的第一反应会是:这无非是默多克和他掌控的集团在实践新古典理论的最大化逻辑嘛。进一步,他会加上对于现实中默多克集团运作的约束条件——如新闻业的有关职业规则没有得到严格地贯彻、激烈的市场竞争等——的考虑,很精妙地给公众“解释”,今天发生的窃听风暴是如何一环环地由个体的最大化行为造成的,并在此基础上论证这也是有效率的结果(也就是逻辑上与个体的最大化行为相一致),正如同他论证中国的经济增长是如何由县长的最大化行为造成的,因此也是有效率的一样。

很多职业经济学家确实都被张五常对于中国经济增长的解释所迷惑了。但是,我相信,如果换着默多克事件,人们应该不会被迷惑了。道理很简单;在给定的制度条件下,如果经济学家说已经发生的某种结果是由个体的最大化行为造成的,这基本上是废话,没有信息量(中国的经济增长作为一个已经发生的事实,只要认为它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当然就一定某些人的最大化行为的结果;同样,默多克集团违法窃听行为也是);而真正值得说的,恰恰是不在个体最大化行为的范围之外的制度、规则与观察到的系统性结果之间的联系——当然,经济学要能够这样做,需要方法上的转变,而这是把最大化理性人当作工具到处运用以显示经济学的威力的人不愿意做的。

简单总结一下:

1. 文明社会的运作是基于规则的,而不是没有约束的最大化行为,规则的理性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

2. 经济学家所做的经济学,如果不能导向我们对于规则的理解,那么一定是有问题的、是值得警惕的。

  评论这张
 
阅读(558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