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理念(概念)不在彼岸  

2011-07-18 01:01:42|  分类: 经济学中的均衡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定意义上,人之所以为人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人会分析问题、会进行逻辑推理。但是,如何分析、如何进行逻辑推理,却远非清楚。从一个确定不移的原点出发进行逻辑推理,还是基于概念自身的运动——其实也是理性自身的运动——而进行推理,这完全是不同的路径。两者之间的巨大差异,贯穿于西方哲学史,也折射到人们关于经济学这门学科到底应该如何被建构起来的理解上。

从一个确定不移的原点出发进行逻辑推理,数学是其范型。数学被认为是最纯化的逻辑,这种逻辑丝毫不受概念本身的经验载体或所指的影响,而只针对概念之间的关系。例如,欧式几何中的点、线、面,从来都被理解为一种概念的抽象,它们只存在于人们的头脑中而非现实中具象化的存在。可以说,数学是不关于对象的,而是关于结构、关系的——它可以理解成是无对象的,也可以理解成(潜在地)是(可以)关于任何对象的。如果是前者,那么,按照黑格尔的说法,“数学知识的运动是在表面上进行的,不触及事情自身。”也因为此,黑格尔说,数学知识具有“内容的虚假性”。如果是后者,那么,我们就确实可以利用数学来辅助对于经验世界的探索,来力图把握(易变的)经验世界中的不变性,即“变中的不变”。

这里,我关心的是后者:即如何利用数学来辅助对于经验世界的探索的问题。在物理学中今天已经没有人怀疑数学对于推进知识进步的重大作用了,人们也找到了一套系统的方法——即假说与对于假说的经验验证——来保证通过数学而确立起来的理念/概念(由没有赋值的逻辑形式加以表现)确实是对客观真实世界的如实反映,或者说,确实是关于我们所关注的经验事物(如“电”)的“形式”(电的方程)。这样形成的理念/概念超越了我们的经验直观,是人们通过艰苦的努力才获得的。而一旦我们形成了关于经验事物的理念/概念,那么,当我们再看它们时,看到的将不仅是直观到的事物的形、色、体积等,还有理念/概念本身("双重的看")。实际上,随着我们在很多领域认识程度的提高,我们的语言本身也变得来越来越概念化、越来越抽象、越来越远离我们可以直观感知到的经验之物的具体属性。考虑到语言的不所不在,以及语言本身反映了我们对经验世界的认识——不是直观的、被动的、动物式的认识,而是超越直观的、基于理念/概念的认识,可以说,我们的世界从来都是理念/概念渗透了的世界;理念因此不是彼岸,而是在此岸,在我们身处的经验世界的无数微小之处。

在经济学中,受到物理学运用数学所取得的成就的影响,人们也普遍对通过使用数学来获得真知抱有希望。但是,由于没有找到一套系统的方法使数学的形式化与经济学家所要关注的经验世界相接洽,绝大多数崇尚数学、崇尚严格的逻辑推理的经济学家所做的事情实际上是:先(主观地)确立理念/概念,然后用它们去观照、规范我们的经验世界。以瓦尔拉斯为例。他认为,经济学首先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把关于经济系统是如何运作的理念用形式化的方式呈现出来,之后的问题就是应用了。这个理念今天大家都知道了,就是:在充分竞争的条件下最大化个体行为同经济系统达致帕累托最优是逻辑等价的——如果将充分竞争作为实现帕累托最优的充分条件,这被称为福利经济学第一定理,而如果反过来,认为帕累托最优可以通过充分竞争而实现,这就被称为福利经济学第二定理。

怎么评价经济学这种“先确立理念,然后用理念来观照、规范我们的经验世界”的做法?如果是哈耶克,他会说,这样做实际上把要解决的问题事先假设掉(assume away)了。如果是黑格尔,他会说,你这样确立起来的理念/概念是死的、不运动的,它漂在空中,与认识对象没有关联,是研究者自己在自己的思维里打转转。而在我看来,这种做法无异于立足于彼岸来观照、规范此岸,当然,“彼岸”是由自认为掌握了更优越知识的经济学家为我们这些只能存在于此岸的经验世界的凡夫俗子确立的,它一经确立,或者说,我们的思维中一旦为它留下位置,也就意味着,我们承认了另外一个(群)主体对在经验世界中作为有限存在的主体的取消或消解(在实践中意味着什么,这应该很清楚)。

正像很多人意识到的那样,经济学的错误如果是方向性的,往往背后有强大的哲学渊源。从柏拉图到笛卡尔、斯宾诺萨、洛克,再到今天的新古典经济学,都致力于在纯粹的思维中、也就是在彼岸寻找关于经验世界的理念。这一系的理性论证要么最终沦为不结果实(sterile)的经院哲学、与现实无关,要么变成一种对生生不息的经验现实进行禁锢的力量。今天,自然科学由于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因此,在那里,理念不再成为彼岸世界之物而对此岸的经验世界构成一种囚禁的力量,相反,它与经验之物并不分家,作为符合经验之物的内容的形式而被我们的思维所接受(一旦不是这样,那么,理念也随之做出调整)。

相比之下,经济学则落后得多。在经济学中那些崇尚数学的人们往往只看到自然科学中最终以形式化的方式表达出来的理念,而意识不到其形成是如何经过艰苦的努力而获得的,因此,他们会陷入一种臆想,以为,理念是可以直观地把握住的东西。当瓦尔拉斯以及后来的阿罗、德布鲁等执着于将分散的经济系统如何实现帕累托最优加以精细化地形式化表达时,他们就是陷入了这样的臆想。更不用说,有的理论家由于推崇公理化的方法而根本罔顾公理化的形式到底与经济学理论应该关注的经验实际有什么关系,按照德布鲁的说法,Allegiance of rigor dictates the axiomatic form of the analysis where the theory, in its strict sense, is logically entirely disconnected from its interpretation (Debreu 1959, p. 3).

  评论这张
 
阅读(137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