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Individualism: sophisticated or unsophisticated?  

2011-07-13 11:23:16|  分类: 从个体到社会: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分析的需要,经济学总是从个体出发分析社会经济现象。这样做的理由是直截了当的:经济学所关注的现象不是自然界的现象,也不是动物界的现象,而是由人的行为形成的现象。不过,这个看似简单的理由为了真正站得住脚,往往得直面来自于以下两个方面的质疑:

    1.  虽然人类社会的现象是由人的行为形成的,但是,它们并不能还原成个体行为或个体理性。因此,经济学把一切社会经济现象"归因于"个体的做法是错误的,是方法论上的极端还原主义。

    2.  个体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所谓的个体理性从来都是社会的产物,个体理性选择行为也不是像经济学家简单化地理解的那样,可以简单地由目的-手段框架来描述,而是由诸多因素包括传统、情感、本能、文化、制度等各种因素塑造的。

    以上两方面的质疑,前者是刘业进反复提出的,后者,大致上是秋风的意思。这两方面的质疑都有一个指向,那就是:个体(或理性人,或由目的-手段框架来予以描述的个体)作为经济学分析的逻辑起点是有问题的。我相信,对于大多数人,不管是经济学的研究者,还是经济学爱好者,面对这样的质疑,多半都会认为其所言极是。确实,从直观上看(也仅仅从直观上看),这两方面的质疑是有道理的:因为,一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就像哈耶克反复地告诉我们的那样)人类社会的现象虽然是由个体的行为形成的,但是它们却又不是任何个体头脑的产物,另一方面,(就像马克思、黑格尔等的著作可以让我们明白的那样)对孤立的鲁宾逊谈论个体理性是没有意义的,个体理性从来都是在有他者、有不同于自己的主体,尤其是在与他人的互动中才有可能的,不仅如此,个体理性不仅仅是个体头脑中的算计,更是内置了社会机制的个体算计(否则,从所谓的个体理性出发是不可能形成社会的,或者说,无数个孤立个体的主观算计是无法形成我们称之为“社会”的这样一种结构或秩序的)。

    当然,对于unsophisticated mind 来说,上面讲的两方面都很不直观——否则,哈耶克也就不会对自发秩序作为“人的行为的结果,但非任何人的设计”加以反复强调了,而受到黑格尔很大影响的马克思也就不会如何强调所谓的“二重性”了[即:直观上由个体行为加以呈现的东西其实是打上了社会的烙印的,也就是说,是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中才如此呈现的]。也正因为此,确实,很多坚持个人主义方法论(指从个体出发来分析社会经济现象)的人其实并不理解上面讲的;对于他们来讲,直观的,恰恰就是(没有任何规定性的、也是任意的)个体理性、个体的决策,并且,他们试图从这样的个体出发推导出社会以及解释各种社会经济现象。这些人——我把他们称为幼稚的(unsophisticated)方法论个人主义者——绝大多数新古典经济学家(如为新古典经济学理论定下基调的罗宾斯、研究决策理论的西蒙)都可以划入此列——他们既不能理解哈耶克所强调的规则(法律、道德及其他的各种人际间自发形成的协调规则)对于个体的理性选择行为的意义以及对于将无数个个体的自发行动协调进一个更大的秩序的意义,也不能理解米塞斯强调的价格机制作为一种社会机制对于个体理性算计(rational calculation)的意义。

    幼稚的(unsophisticated)方法论个人主义当然是我非常反对的。但是,我相信,还有很大一部分坚持个人主义方法论的人并不是那样。经济学家中米塞斯、哈耶克、布坎南,都是方法论的个人主义者,他们一方面把个体作为分析的逻辑起点,但同时,都认识到,个体是在规则、在一定的社会协调机制之中行为的。各种将个体协调进更大的社会秩序之中的“给定之物”,如:价格机制、社会习俗、法律规范等等,它们不是自然界之物,而是人类社会的现象、是人的行为之产物,但又超越于任何人头脑的理性。对于经济学而言,在很多时候人们是把这些作为“暂时的给定”来分析观察到的社会经济现象是如何产生于人的行为的,此时,经济学家做的事情无非是:基于某些相关的“暂时的给定”,从个体出发来构筑从个体行为到观察到的现象之间因果链条。显然,这样的理性建构是不能被斥责为“极端的还原主义”的,因为,按照这样的做法,从个体行为到观察到的现象之间并不是直接的1+1=2的关系,而是1+1》2的关系,“暂时的给定”起的就是这个“大于”的作用,也就是说,它能够“解释”观察到的个体行为到“涌现”出来的社会现象之间的差距(虽然我们通常会说“从个体行为出发来解释观察到的现象”,而不是说“从某些给定的制度条件出发来解释观察到的现象”。)。

     同样,这样的理性建构也不能被认为忽略了个体行为内置的社会机制。逻辑上讲,任何分析总得从一定的基点出发,否则,就无法进行分析。从个体出发进行分析,因此并不意味着忽略了个体行为内置的社会机制。例如,在分析企业家的决策如何导致观察到的某种社会经济现象的时候,我们当然会假定这个企业家是个地球人、懂得一个社会应当遵守的基本规约,也会利用价格机制等等。只不过,通常我们会本能地知道,对于特定的问题而言,到底应该如何在目的-手段况架之内对他的行为进行刻画才是合适的。

    总之,我想说的是,对于坚持从个体出发解释社会经济现象的做法,可能有的属于幼稚的方法论个人主义者,有的属于深思熟滤的方法论个人主义者。我不反对像刘业进和秋风等批评幼稚的方法论个人主义者——这也很重要,因为我相信这样的人在主流的新古典经济学家中非常普遍。但是,我认为他们一概地把所有的方法论个人主义者都归入幼稚的类别并进行批评的做法是错误的。不仅如此。在我看来,如果他们不能很好地理解深思熟虑的方法论个人主义者为什么要坚持从个体出发分析社会经济现象,那么,他们将不能理解经济学作为一门科学始终需要对问题进行分析、而不是放弃分析(或者代之以从概念到概念的虚假分析)的意旨,就有可能导致在批评中将“孩子和脏水一块儿泼掉”的危险。

      当然,除了放弃分析(其实“分析”无非就是looking from within,就是从内部出发予以理性建构)这个危险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危险,那就是,不经意间落入集体主义方法论的窠臼,也就是站在一个不可能的阿基米德点,looking from without 来对社会整体进行“研究”。这个,显然不是像刘业进、秋风这样的自由主义者想要的。

 

 

  P.S. 下面一段话出自《叶航、汪丁丁、贾拥民:科学与实证 ——一个基于“神经元经济学”的综述》,它显示出经济学界有不少人其实是明确地意识到了“复杂的方法论个人主义和幼稚的方法论个人主义”之间的差异的。不过,我怀疑,至少对于理论经济学而言,下文所要求的那种复杂的方法论个人主义是过于地或者说没有必要地复杂了(当然,如果作者的兴趣不在理论经济学,而在于经济学的经验应用,这另当别论):

对方法论个人主义,争论的要点不在于是否应该以个人作为社会分析的基点。在人类对所谓“集体主义”的认识付出了沉痛的代价,蒙受了像奥斯维辛集中营和古拉格群岛对人类尊严的亵渎以后,没有人会怀疑个人对社会所具有的终极价值和意义。但即使如此,我们仍然需要追问:是否存在着一种“原子式”的个人?如果合作为人类提供了更大的效率空间,那么个人乃至个人利益是否能够脱离社会环境成为一种完全孤立的“自由意志”?奥地利学派的杰出代表哈耶克曾经深刻批判过当代社会普遍存在的“伪个人主义”倾向,他指出,在各种误解方法论个人主义的观点中,“伪个人主义”乃是最愚蠢的。因为这种观点竟然把方法论意义上假设的“个人”,理解成本体论意义上先于社会存在的、孤立的个体。而人的整个性质和特征,事实上都取决于他们存在于社会之中这样一个基本的前提。因此,哈耶克所理解的个人,一如亚里士多德的理解,在性质上乃是一种“社会的动物”(邓正来,2002)。芝加哥社会学派的创始人米德,曾经提出并论证过“社会自我”的概念。米德认为,不存在完全脱离社会的“自我”,所有“自我”事实上都是“社会自我”(social self)。因为,“自我所由产生的过程是一个社会的过程,它意味着个体在群体内的相互作用”,意味着“社会过程或社会秩序是参与该过程或属于该秩序的个体有机体自我出现的逻辑前提和生物学前提”(Mead,1962)。因此,被神经元经济学重新诠释的方法论个人主义,既不同于传统的“原子式”的方法论个人主义,也不同于传统的方法论整体主义,而是一种哈耶克和米德意义上的,在个人行为与心智中已经有机融合了人的社会性的方法论个人主义。       

.

  评论这张
 
阅读(75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