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存在的是有原因的 VS.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2011-06-26 15:59:48|  分类: 对张五常经济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学上,黑格尔专门就题目中的这个二分法进行过辨析,结论当然是:存在的一定是有原因的,但存在的,不等于就是合理的(或现实的)。就这个结论本身而言,我相信,不用诉诸深奥的哲学,基本上谁都能够明白。但是,多少有些荒诞的是,在经济学中,尤其是,经由张五常式的经济学,它却变得来非常难以明白,因为,就像很多人直觉到的那样,张五常提倡的所谓经济解释有着强烈的“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味道,而在人们对于批着科学外衣的张式解释找不着破绽的情况下,似乎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只能接受它。

在一定意义上,张式经济解释的这种特征——一方面,它显得很科学(他所提倡的经济解释一方面强调了约束条件下的最大化行为作为基本的分析框架对于科学地解释经验现实的必要性,另一方面,强调了与待解释的经验现象相对应的具体的约束条件必须是经验上可以观察和验证的。比起张五常自己批评的几种拙劣做法如用现象解释现象,套套逻辑式的解释等相比,张五常的做法当然显然要聪明很多),另一方面,它却不可避免地要求我们接受“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样的命题——构成了一个困惑很多国内经济学家的intellectual puzzle。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难道实证的经济学分析就一定得将“存在的是有原因的”和“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两者混同起来吗?

先讲两个简单的例子:

例1:观察到某地区农村轻壮年劳动力大多没有到城里打工,而数据告诉我们城里打工的年收入比在农村劳动的年收入高一倍。

例2:一人刚学开车,技术不够娴熟。路上与其他人的车相撞。

针对第二个例子,谁也不会将“存在的是有原因的”同“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划等号,但对于第一个例子,如果不能在正确地进行实证分析,则极有可能导致这种情况发生。下面我写出两种看似接近、实则差距甚大的实证分析,通过对比两者,来让大家体会到底什么是正确的实证分析,以及错误的实证分析到底错在哪里:

实证分析1(错误的):首先,认为该地区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在农村劳动也是个体约束条件下的最大化选择;然后,猜想到底是什么样的约束条件下个体会作出这样的选择,并且如果可能,用数学的、逻辑的形式将经验的约束条件与观察到的经验现象联系起来;最后,对猜想的经验的约束条件在现实中是否存在进行验证。

实证分析2(正确的):首先,认为在城里打工收入高于在农村劳动的情况下,该地区的农村青壮年劳动力选择在农村劳动而不是在城里打工也是个体约束条件下的最大化选择;然后,提出问题“既然都是最大化选择,为什么个体选择的是A(在农村劳动)而不是B(在城里打工)”,该问题等同于:“为什么不选择做收入更高(也就是明显对自己更有利)的事情”;第三,经验地调查各种可能阻碍人们去获得更高收入的原因。

实证分析1和2的区别在什么地方?在最基本的一点——即:承认个体总是约束条件下的最大化者——上,两者并没有区别,但,前者是在给定的框框内分析所谓的原因,也就是说,是把制约个体在多种选择间进行转换的各种条件作为外生给定的,而只把注意力集中在个体如何在给定的框框内实现最大化。相对照,后者充分意识到,真正需要解释的,不是个体为什么做出了A或者B的选择,而是个体为什么在似乎可以选择A的情况下选择了B,也就是说,为什么作出了特定的选择。如果就开车的例子而言,这就相当于说,真正需要解释的,不是个体与他人相撞这个事实本身(例如,把相撞解释成个体没有采取某种正确操作),而是为什么个体在可以不与他人相撞的情况下却与他人相撞了(此时要问的是,为什么个体没有能够采取正确的操作而是采取了错误的操作)?

这个区别是微妙的。一个是在给定框框之内对个体的行为加以说明,另一个是要去说明为什么个体是在这个框框而不是在那个框框之中?是什么阻止了个体如此?等等。在给定框框之内对个体行为进行说明,严格地讲,已经不是在进行实证分析,而是在进行逻辑演练,当然是批着经验外衣的逻辑演练。按照这种套路,每一次看到一种行为,经济学家都可以如是操作,并煞有介事地去核实自己的猜想是否有经验支持。与真正的、需要受到事实约束的实证分析相比,这种套路不需要首先进行相关的、具有问题意识的经验调查,而只需要用手一指,任何一个经验事实都可以成为所谓的实证分析、但实质上是逻辑演练的对象。

装扮成实证分析、实则是逻辑演练的做法不可避免地会导致混淆 “存在的是有原因的”和“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两个命题。设想一下,如果所谓的实证分析无非是在给定框框内的逻辑演练,那么,由于给定的框框并不进入分析,它自然地会给我们造成这样一种印象,即:在给定的框框内展开的现象是必然的、因此,“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一个人被强盗要挟被问:要钱还是要命。这个人最后选择要命。用这个例子,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思考一下,从怎样的事实和问题出发,才能不至于落入张五常式的伪实证分析的圈套,不至于不自觉地成为“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辩护士。

张五常做的实证分析并非全部都是有问题的。但不管怎样,通过去反思他所做的诸多工作,至少今天我们可以更加明白,真正的实证分析与“装扮成实证分析、实则是逻辑演练”的做法是存在区别的,以及为什么有时看似实证的、科学的分析却会导向“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样的荒谬。

 

P.S.

现实就其有别于仅仅的现象、并首先作为内外的统一而言,它并不居于与理性对立的地位,毋宁说是彻头彻尾合理的。任何不合理的事物,即因其不合理,便不得认作现实。-----黑格尔《小逻辑》,p.276.

例子:对一个有才华的人,当我们听到他做出了什么杰出的贡献时,我们会说“这是很现实的”。反之,一个大家都认为不具有天分的人,如果我们哪天听到他立志要成就什么大业,或者已经成就了什么大业,我们会说:“这不现实吧”?当然,由于我们对一个人的认识与一个人的“本质”总是有差距的,因此,如果实际发生的事情让我们认识到我们之前的认识是有偏的,那么,我们就需要对什么是现实的、什么是不现实的进行调整。总之,我们会说,那些符合事物的内在规定性——它是我们思维的建构(不是不依凭的建构,而是基于观察到的某些“迹象”的建构)——的事情为现实的、根据(我们所认识到的)事物的本质可以设想的,反之,则为不现实的。

有必要反思很多经济学家(科斯、张五常只是其中的典型)对于现实所持的纯粹经验直观的态度(以为现实就等于当前此时此地的特定存在),这种态度甚至不及我们普通人的意识水平。

  评论这张
 
阅读(114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