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看”什么?如何“看”?——“看”的性质  

2011-12-09 07:34:45|  分类: 论证/方法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样一堆石头,一个人看着是艺术品,另外一个人看着是废墟;

面对一尊雕塑,具有相关背景知识的人可能会被其触动,而没有这种背景知识的人就只知道它是雕塑而已;

两人对弈,你如果不知道游戏的规则,你很难知道应该如何去观察他们的策略;

一个人说他看见了远处有张“凳子”,他没有说他看到的仅仅是一块木头或别的什么材料。

一个老师让他的学生去查文献,他的学生说他没有看见文献,只看见“书”。(黑格尔举的例子是:医生让病人多吃水果,病人回答说,他只看见了“苹果”,没有看见水果。)

 

如果不加反思,我们很容易以为,“看”(以及“听”)是纯粹的感官的活动。在洛克-休谟的经验主义时期,当人们还处于这样的认识阶段时,很自然地会有这样的问题:“我们怎么可能从经验的感知出发获得具有确定性的知识?”(这是错误的问题,因此,在这个轨道上的思考是不会导向正确答案的)。不过,今天受到更新的哲学熏陶的人已经摆脱了这样的幼稚想法。“看”不再不视为成纯粹的感官的活动,而是认为由人的思维引导了的活动。

怎么讲?如果一个人的“看”纯粹是感官的活动,那么,我们可以说,他确实会通过这样“看”感知到一些影像(image),但这种感知由于是个人的纯粹私人的感知,因此,在个体间是无法传递的。相反,我们通常所说的“看”,都是预设了(关于看的对象的)概念的,因为,如果不是首先有了一定的概念,我们的“看”作为一种纯粹的感官活动将无法聚焦到杂多的某个方面,并“看出”某种秩序,并将它表达出来。简单地讲,没有预设概念的“看”将什么都看不到,或者说,看到的什么都不是,只是些无法描述和表达的影像。

哥德尔曾说,正确思维的方法是,首先搞明白必须忽略什么。实际上,这不仅是正确思维的问题,而是思维之本性。因为,思维之所以为思维,就在于它要从杂多中整理出秩序,而这,必须对杂多进行某种结构化的处理,也就是忽略某些东西同时框定某些东西。黑格尔、维特根斯坦、哈耶克、波普尔等各自从不同的角度涉及到了这个问题。黑格尔用“概念”“范畴”来表示人的思维对于所观察的事物的渗透,维特根斯坦则则通过对“语法规则”的强调让我们明白了有意义的(sensible)所指是如何可能的,或者说,个体关于事物的有意义的谈论是如何基于他对主体间共享的游戏规则的运用而发生的。两者都充分认识到,虽然人的感官在人的认识中不可避免地要发挥其作用,但,人的认识绝不是一个机械的、纯粹感官的活动,而是一种极大地被人的思维所塑造的活动。人的思维活动,用哈耶克的话讲,其实是一种抽象的能力,如果用波普尔的话讲,是一种形成理论假说并基于它进行推理的能力。这种能力,如果用数学的语言讲,就是理解和构造函数的能力。

怎么看待这种能力?显然,动物不具有这种能力。人,即便是小孩,也具有这种能力。我们有时也把这种能力通俗地说成是“举一反三”。当然,这里说的“举一反三”不是机械地运用概念或规则,恰恰相反,而是在理解了概念或规则的基础上在具体的个案应用它们。注意,在这种情形下很自然地我们会强调人的“理解力”,一种能够绕到直观的经验现象背后去掌握“概念”“规则”的能力。设想一下,如果不是具有理解力,一个小孩甚至无法学会任何一个概念的使用,因为,只要呈现给他的事物稍微有点变化,他就一定会无法应对,每一个经验现象对他来讲都只能是一个个的无关联的“一”。

按照上述理解,人虽然也是大自然的产物,也具有和其他动物一样的各种感官活动,但由于人具有思维能力,所以这些感官活动也都打上了人的思维的印记。这使得我们人的感官活动看起来好像也是有文化的、有思维的一样。例如,作为一个事实我们可以注意到,人类文明越发达,越是脱离茹毛饮血的时代,人的感官能够体会到的美感以及快感越是与事物本身的物质属性不直接相关,而是与人自身对事物的认识相关。简单地说,输出的是人的享受,但输入的不是实物,而是人对什么是享受的认识;虽然人的生理构造对人可以感知和享受的事物也确实先验地设定了一定的范围,但在这范围之内,是人的认识或思维决定了人的享受为什么如此。

对社会科学研究而言,人们不需要关心人的生理构造已经决定的那些事情,因为,这作为科学事实不归社会科学工作者研究(例如,不管人类多发达,石头也不是普通人吃的。但有些具有特异功能的人可能偏偏喜欢吃石头。),而是应作为社会科学研究的事实前提。因为此,我们说,人的思维对人的感官体会具有决定性影响。那些不理解社会科学的任务是在人的生理构造决定的事实的范围内研究人的行为的人,往往会强调人的生理自然特征(包括人的进化、基因等对人的生理自然特征的影响等等),尤其是,这些特征本身如何如何、又是如何影响人的行为的等等。当他们这样做时,他们已经忘了,他们不是在研究作为生物学意义上的人、与其他动植物并列的一个物种,而是在研究已经从自然界中脱离出来了、并利用其抽象的能力开启了一个全新的维度的物种。我说的全新的维度指的是,人的理性的维度。这个维度使得人化的世界——也可以说被理念、概念渗透了的世界(从我们的感官感受到各种我们的感官需要消受的“实物”,无不被理念、概念渗透)——成为可能。

只要是研究人组成的社会,而不是研究生物学意义的人,就必须在这个维度中做研究。不在这个维度中做研究,得到的研究结论,只能是关于人的生物学事实的。人能够看清楚的最远的距离是由人的生理构造所决定的,但,人能够“看到”凳子、美女、以及书、资源等等,与人的生理构造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24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