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事实、行动与“相关的”(relevant)论证  

2011-11-28 08:14:02|  分类: 论证/方法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日常生活中,如果一个人老说些不相关的话,你会觉得他一定有些不正常。什么是“相关的”当然是根据谈话者共享的生活背景决定的,如果一方和另外一方根本就不是同一物种、完全没有共享的生活背景,那么,谈话无法进行,也没有讨论“相关性”这个问题的基础。通常,在不同的情形中,人们会自动地大致知道什么是相关的,什么是不相关的;也因为此,人际间的语言沟通才有可能,进一步,基于此不同主体之间相互协调的行动才会随即发生。

如果说,在日常生活的范围内“相关性”基本上不是个问题的话,那么,对社会科学领域的理论工作者而言,却恰恰不是这样的。道理也简单:对于日常生活中的人而言,一个人讲话如果完全不能触及到他人的生活背景,丝毫不能对他人的意愿、行动产生影响,那么,他相当于在说绝对的废话(如果这样,那他还不如保持缄默),但是,对于做理论工作的人而言,由于他不是直接针对某个个体在谈论,也不试图影响个体的意愿或行动,而是基于另外的(行动导向的)意图——不同的理论可能有不同的意图,有的明确,有的则不然——在对事实进行谈论,因此,“相关性”缺乏类似的保证。例如,有些理论研究者自己认为自己在研究某问题(假设问题是真问题),但他有可能一直在进行完全不相关的论证而毫不觉察。

不相关的话,基本上无害,且会自动地被排除在交流之外而不至于长期滞留;但不相关的论证,绝对地有害,且它可能长期存在着并自我强化。

下面我举一些例子来说明一下什么是相关的、什么是不相关的谈论及论证。

1. 在汽车上,A和B不相识,A坐在B旁边,A要下车需要从B的位置经过。A准备下车,于是对B说:“我准备下车”。

分析:B说这个话显然意图引发A行动上的配合。但是,如果在此情形中B回答说:“嗯,我知道了”,同时不采取任何行动,那么,相信A一定会非常生气,也觉得莫名其妙。

2. A根本不打算学习英语,但B理所当然地认为A要学英语、应该学英语,因此,告诉A要学好英语应该如何如何等等。

分析:A听着B讲话,要么觉得莫名其妙,要么觉得B在强加自己的价值观给自己。

3. 一村的人在商量大家集体凑钱修的一条公路的路线如何设计。人们很难达成一致意见。此时,有人说:“真是麻烦,每家每户的意见都得照顾到。还不如一人说了算呢。”

分析:在这个语境中“一人”如果理解成“大家推选出一人来拍板决策”,那么,人们会觉得这个人在提出建设性的意见,而不是发牢骚,此时,谁也不会认为他说的话“不相关”。但,把它理解成“具有专制权力的某个人”,那么,人们只会觉得这个人在说废话,因为,显然当时面临的条件就是每家每户都出了钱、都在决策中有发言权。

4. A与B 签订了合约,但是A后来想毁约,于是B说,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在另外一个场景中,B发现A更偏爱蔬菜而不是肉了,而之前B知道A 是偏爱肉甚于蔬菜的,但B不是指责A说他出尔反尔,而是说:“哦,你偏好变了啊”。

分析:A一旦与B签订了合约,那么,A之后的有关行动就受到了合约的约束,但是,个体的偏好是由个体决定的,所以,没有这样的类似约束。在前者中“相关的”谈论或论证因此不能移植到后者。

看了这些例子,有人可能觉得荒唐,因为,确实它们对于生活着、实践着的人们来讲根本不成其为问题。但是,我的“分析”确有其针对性。

先说一下这些例子对我们的启发:

1、人们谈论的事实,一定是相关的事实,对于不相关的事实的谈论,要么让人觉得莫名其妙,要么属于“纯粹的废话”(如牢骚型废话),要么涉嫌“价值强加”。

2、相关的事实,同时也一定是与行动相关的事实(只不过,有的是从事实到行动之间的过渡几乎不需要(如例1),有的,则不然);反过来,如果一个人的谈论要想是与行动相关的谈论,它必须首先是相关的谈论。这一点在例3中表现得很充分。

3、从说出一个事实到引发一种行动,有的不需要额外的论证,但有的则不然。例如,在法庭上法官的判决除了需要(相关的)事实的支撑之外,往往需要同时辅以论证。但不管怎样,事实和行动之间的联系是基于人们对于什么是“相关的”因素的认识,之所以有些场合下论证是必要的,无非是因为特定因素为什么是“相关的”这个事情不是那么直接明了。

我们用这些启发来反观经济学的理论研究,你会发现,其中很多的陈述,要么与行动丝毫没有关联,要么与行动之间只有薄弱的、甚至是可疑的关联。例如,在新古典经济学中居于核心位置的一般均衡理论,如果把它理解成“在XXX条件下,XXX会发生”的分析命题(也就是逻辑真理),那么,由于XXX条件(指完全竞争条件)与现实没有关联,那么,这个表述与谈论火星人上的智慧物种是如何如何的没有什么区别。类似地,新古典经济学中对于帕累托最优的逻辑定义也是如此。

当然,没有哪个理论家会说那种直接一眼看过去就与现实世界不相关的话。像“完全竞争条件”这种表述,如果我们一眼就看出来它与现实世界不相关,就像科幻小说中的事情与现实世界不相关一样,那么,人们可能一开始就不会围绕它做文章了。但显然不是的。很多的理论陈述,对于它的不相关性,我们是需要花很大功夫才能看清楚的,这中间会需要很多的论证。新古典经济学的做法基本上是,借数学的、形式化的幌子,直接把“相关性”这个问题给跨过去了,数学的形式似乎本身就可以说明有关的陈述是相关的。这一点在上个世纪的社会主义大辩论中表现得很明显。那些认为社会主义可行的数理经济学家直接就拿一般均衡方程组作为论证,而从来不说为什么、在什么意义上那个方程组就表达了与现实世界相关的事实或逻辑、因此就可以基于它进行论证。

任何理论工作都不可能不基于论证、以事实为基础的论证。但,论证必须是相关的论证,事实也必须是相关的事实。理论工作最难的地方,既不是很多人以为的,收集原始事实的难,也不是所谓的事实到规范的过渡之难(这是伪问题),而是谈论“相关的”事实和进行“相关的”论证之难。不过,由于各种原因,太多的人意识不到“相关性”这个问题本身的重要性。而新古典经济学也早已进入了自我强化的发展时期,也没有人觉得有必要去捍卫这整套体系所基于的各种陈述的相关性了——在那套框架下,人们要谈论的事实,要进行的论证,好像都自动地就是相关的。

 

 

 Giving grounds, however, justifying the evidence, comes to an end;- but the end is not certain propositions' striking us immediately as true, i.e. it is not a kind of seeing on our part; it is our acting, which lies at the bottom of the language-game. -------------Wittgenstein, On certainty, P.204.

 

 

 

 

 

 

 

 

  评论这张
 
阅读(15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