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前政治、真正的政治与扭曲的政治---阿伦特对于政治经济学的启示  

2010-09-15 13:15:53|  分类: 政治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到“政治”二子,很多人的第一联想是“权力”,进一步,与权力的运用产生的联想则是:强制或命令。而政治学作为一门学科,在传统上就是把权力或者权力的运用、角逐作为其理所当然的研究对象的。

与政治学不同,经济学研究的是人与人之间基于平等关系而发生的交易,是互惠性质的。由于交易的发生建立在没有任何人的意志可以凌驾于他人意志的基础上,因此,在通常的观念中,经济与政治就成了一对对立的范畴,而经济学与政治学也因为有了各自完全不同的研究对象而成为了独立的学科。

正是因为不满于政治学和经济学研究的对象是相互对立的这种传统,布坎南,基于试图弥合两者鸿沟的一种努力,更准确地说,是基于他对于“政治应该如何”,尤其是,“应该如何适应于现代的多人经济”的一种考虑,发展出了宪政经济学的研究纲领,其核心就在于,把“交易总是双方都得利的”这种观念从通常的私人主体之间的互动领域拓延到政治领域。“政治”,从这种观念出发来看,无非是人们在更抽象的问题层次上的“交易”——也就是“一致同意”。传统观念中,政治就是基于权力的统治、就是“他治”,到了布坎南那里,于是变成了基于同意的统治、也就是“自治”。用最朴实的语言来讲,布坎南认为,既然人们可以就一般意义上的利益问题达成互利交易,同样地,至少在理论上人们也可以就游戏规则本身达成一致。前者涉及到的是,游戏中的人们正在既定规则之下互动,从而和平地各得其所的问题,后者涉及到的,则是如何玩一种大家都觉得更好的游戏的问题。

如果把布坎南的想法纯粹地看作是一套操作纲领的话,在很务实的人看来无疑很幼稚、很天真。但,了解布坎南的思想背景的人知道,之所以布坎南会有此想法,是因为,他深刻地认识到,现代经济学从根本上是社会主义-干预主义的,多人互动的经济不是被当作如此来看待,而是把它当作单一目的的家庭经济(househould economy)来看待(不管这个目的是什么,GDP或别的什么指标),导致的一个结果是,在政府政策制定问题上,人们的思维被锁定在给定的手段-目的框架之中,政策问题被当成了工程技术意义上的最大化问题,政府政策的“理性”(rationality)也被限定在“以最小的手段实现给定的目的”之内谈论。

下面是阿伦特对政治的认识,看看它多么地与我们今天的经济学家们隐含地提倡的那种政治不同,并且通过它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们今天正统的政治学研究的,其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政治,而是“前政治”:

To be political, to live in a polis, meant that everything was decided through words and persuasion and not through force and violence. In Greek self-understanding, to force people by violence, to command rather than persuade, were prepolitical ways to deal with people characteristic of life outside the polls, of home and family life, where the household head ruled with uncontested, despotic powers, or of life in the barbarian empires of Asia, whose despotism was frequently likened to the organization of the household.

在阿伦特看来,在现代社会兴起以前,尤其是,在古希腊时期,私人生活和公共生活,以及与之对应的前政治生活和真正的政治生活之间的分野是非常明白的——例如,家庭中的奴隶是没有资格参加公共的政治生活的,他只有私人生活;部落征战靠武力或者家庭内部靠武力而获得的“共识”属于前政治阶段,而不同的家庭或部落之间和平地相互说服而试图获得一种共识,则属于真正的政治。但是,随着现代社会的兴起,个体从各种处于“前政治”阶段的“单位”(unit)中独立出来、成为市场上的交易主体,一个相对独立于任何人的意志的社会领域也随之形成,这种分野就变得模糊了: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a private and a public sphere of life corresponds to the household and the political realms, which have existed as distinct, separate entities at least since the rise of the ancient city-state; but the emergence of the social realm, which is neither private nor public, strictly speaking, is a relatively new phenomenon whose origin coincided with the emergence of the modern age and which found its political form in the nation-state.

导致的结果就是:

we see the body of peoples and political communities in the image of a family whose everyday affairs have to be taken care of by a gigantic, nation-wide administration of housekeeping. The scientific thought that corresponds to this development is no longer political science but "national economy" or "social economy" or Volkswirtschaft, all of which indicate a kind of "collective house-keeping";the collective of families economically organized into the facsimile of one super-human family is what we call "society," and its political form of organization is called "nation." We therefore find it difficult to realize that according to ancient thought on these matters, the very term "political economy" would have been a contradiction in terms: whatever was "economic," related to the life of the individual and the survival of the species, was a non-political, household affair by definition.

作为经济学家的布坎南,和作为政治学家的阿伦特都深深为把“多人经济”按照“家庭经济”来管理感到不安。布坎南同他的前辈哈耶克一样,都认识到这种做法与社会主义-干预主义之间存在的逻辑关联性,而阿伦特在对极权主义根源的探究中也看到了现代的所谓“科学思想”(指主流的、把整个经济当作家庭经济来处理的“国民经济学”)本质上的原始性。可以说,我们这些自以为现代的现代人,由于根本上还不懂得真正意义上的政治生活、公共生活(我们经验到的、扭曲的政治生活使大多数人误以为它本来就是如此、本来就是不美好的、应该回避掉的),就作为人、真正意义上的人的生存状态而言,我们是远不及古希腊人的。当然,对这种局面,我们今天主流的经济学、政治学,其实是要负很大责任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1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