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知识与权力:从爱真理到驱逐真理  

2010-09-13 14:40:33|  分类: 政治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柏拉图是苏格拉底的学生,但他背叛了苏格拉底。不是一般意义上背叛,而是在与后者一致的表面下彻头彻尾的背叛。一般的人看不出两者思想间的重大差异,Popper把它揭示出来了。

两者都强调知识的重要性。但在苏格拉底那里,没有谁,包括他自己,是知识的掌握者,或者说生来就比一般人明智,因此,“哲学”对苏格拉底而言,意味着真理的探询者、热爱者,而非知识的掌握者。苏格拉底因此非常强调求知的精神、或者说认为知识的精神实质就在于不断地批判,只有在不断地批判中我们才有可能接近真理。可以说,正是因为没有谁先验地是真理的掌握者,或者说,有任何主体先验地知道真理是什么样的,所以,过程重要。这一点非常地奥地利学派。

但到了柏拉图那里,这一切都翻转过来了。哲学家被认为是一群具有穿透性视觉的人,它们能够神奇地感知到所谓的那个不变的“Form”或“Ideal”。当哲学家被赋予了这种超人的能力之后,剩下的事情就无非是,让这个世界按照哲学家洞见到的那个理念来被塑造。知识的精神,本来是不断地批判自身,到了柏拉图这里,变成了一群特殊禀赋的人用来治理这个社会的权力——知识就是权力,这句名言可能最早在柏拉图那里得到诠释。

不过,从知识转化为权力,这中间还有切实的路要走。当哲学家仅仅是哲学家,其理论并没有借助于权力而得以实施,柏拉图式的哲学无非可以视为一种精神上的病态——通过精神上的想象(想象有那么一群人具有上帝一样的能力,能够掌握绝对的真理)来化解、平息自己对现实中看到的种种不如意的情绪。当然,柏拉图式哲学的精神病态并非孤立现象。到了近代,黑格尔的辨证法通过精巧的语言游戏,把这种精神病态发挥到了极至——他让人们相信,事物的发展总会经过正反合三个阶段,前面的正和反阶段都是为了达到最终的全面统一、和谐。在一定意义上,黑格尔的哲学提供了一套更迷惑人的精神胜利法——它告诉我们,最终一切单独的、分散的事物都会被整合到那个更高级的统一体中,在其中个性统一于共性,个体与整体达到高度的统一,因此,个体是没有自己存在的价值的,必须在那个统一体中找到自己的存在意义。

不过,一种精神上病态的哲学、一种无非是精致化的精神胜利法的哲学,都极易成为权力的俘虏,或者与权力结盟。道理很简单:这样的哲学通过精神上预设和谐、统一,而让理性个体的批判精神缴械,因为那个和谐统一的终点已经在那里,作为个体唯一能做的除了服从那个终点的要求,还能做什么呢?当然,缴械的不仅是个体的批判精神,个体同时也获得了某种虚假的安稳:因为他被告知,在那样的世界(即:和谐统一的终点都已经明确可见和可被掌握)他不用冒风险,不用承担个体要承担的各种责任。

新古典经济学的知识观很类似于柏拉图的知识观。后者认为哲学家是社会的当然统治者,新古典经济学家认为他们是。不管怎样,他们都以Pretentious知识谋求统治这个社会的权力,他们的知识在这个意义上讲,是一种power motivated knowledge。如果说,在自然科学领域,这种知识观问题还不大的话,那么,在社会科学领域,这样的知识对于社会的良性运作就是非常有害的。这样的知识的提供者像江湖骗子一样欺世盗名,而背后隐藏的是他们见不得人的权力动机或凌驾于他人的控制欲。

如果联系我讲过的关于证实的逻辑和证伪的逻辑的区分的话,那么,可以认为柏拉图式的思想进路都是致力于“证实的逻辑”——证实要有可能,就必须基于预设的和谐一致的目标,而这,一定是虚妄的。

  评论这张
 
阅读(86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