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价格理论是用来干什么的?  

2010-08-10 00:35:43|  分类: 对张五常经济学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主流的经济学教科书中价格理论一直被置于核心地位,但是,价格理论是到底用来干什么的,很多人却并不清楚。不同的学术流派对于价格理论在经济学中有着不同定位,由此形成了不同的学术研究进路。

价格理论在新古典主流经济学中主要用来表明市场/价格机制是有效率的。相应地,在价格机制不能适用的场景,通常被认为是没有效率的。价格机制的效率性在新古典经济学中是用严格的方式证明的。一般均衡理论家做到了用严格的形式逻辑表明,在分散决策的条件下,约束条件下的最大化(也就是帕累托最优)在完全竞争的条件下是可以实现的。

价格理论在凯恩斯主义经济学那里起的作用刚好与它在新古典微观经济学理论那里的作用相反。它主要用来告诉人们,由于只有在非常理想化的条件下价格机制才能导向有序的结果,因此,通常,市场是需要政府来“宏观调控”的。

后来发展起来的新制度经济学,尤其是张五常倡导的那种类型的经济学,是把价格理论作为更普遍的合约经济学的一个特例。在张五常看来,价格只是合约的诸多项内容之一,虽然在有些时候可能是最最重要的内容。由于现实中个体行为的各种约束条件是具体而不同的,因此,现实中合约的结构也就是多样化的、可以包罗万有的。按照这个路数的经济学,价格理论在经济学中处于“元理论”的位置,经济学无非是结合个体行为的现实约束条件,对价格理论加以应用而已。

上述三种对于价格理论的定位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先验地把它用来表明经济运行的效率性或者非效率性。它们三者的区别是:新古典理论是在微观的层次、抽象地说明这个问题,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是把它用在宏观层次、抽象地说明经济运行的非效率性,张五常路数的经济学是把它用在微观的、具体场景中说明合约的效率性。

但是,恐怕这三个方向上对于价格理论的定位都是错误的。它们都偏离了亚当斯密时代的苏格兰道德哲学已经获得的真知灼见。价格现象,在那个传统中其主要的意义在于表明,在没有任何主体有意识的指引之下,无数个个体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有可能产生有规则的“结果模式”(pattern of outcome)——价格现象无非是有规则的结果模式的典范。认识到这一点,对于经济学理论而言,具有很重要的意蕴。

首先,它提示我们,有序的社会结果完全可能自发地形成;

其次,它要求经济学家从现实的社会条件出发、从现实中个体的行为出发,耐心地理解观察到的有规则的社会经济现象,而不是把它归结于某种神秘的力量;

再其次,就经济政策的制定而言,它要求经济学家在充分理解现实中各种影响个体决策的制度/规则与由此可能产生的“结果模式”之间关系的基础上,来考虑如何改进现有的制度/规则。

总的说来,价格理论最大的价值在于,作为从个体出发对有规则的结果模式进行解释的典范,它将经济学理论引导向这一以条道路:去探寻有规则的结果模式到底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可欲的结果模式(例如,不伴随那么多污染的经济增长)如何可能。

对照之下,当价格理论用于证明分散经济在一定条件下的效率性时,经济学家实际上是把上面讲的第二个层次和第三个层次的任务叠合在一起了,真正意义上的经济解释以及经济政策研究于是变得来不可能(新古典经济学家在政策问题上更像是批着科学外衣的意识形态分子);而当价格理论被用来说明具体的合约形成时,经济学家已经不再是把关注的焦点集中在无数个个体形成的“结果模式”上了,而是个案的结果上了(此时的经济学家对于微观层次的经济现象如企业定价、搭售现象、公司之间的合并等可能表现得很有洞见,但到了政策层次,就只能失语或胡言乱语。)。

  评论这张
 
阅读(10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