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坏制度的“离间”效应  

2010-07-24 17:04:47|  分类: 规则、自我约束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段时间富士康因为员工跳楼事件被千夫所指。有人同情富士康的员工,因而谴责富士康,也有人认为富士康已经做了它能做的了,已经不错了。不过,不管人们对围绕富士康事件的争议有多大,最终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在这一点上取得认同,那就是,某些不合理的制度,包括政府不规范的权力运用,需要为中国工厂工人今天的局面负责。换句话讲,要不是因为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根植于坏制度的人为扭曲,中国经济增长这些年,中国工人的工资以及其他方面的待遇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上应该会比现在观察到的好。

设想一下,两个人被一恶棍要挟,要把他们收入的50%拿走。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在无力对抗这个恶棍的情况下,两人中那个相对的强者会怎么办呢?很可能,他会把剩下的90%拿走,而留给那个弱者可伶的10%。对于观察者来说,到底如何对这个相对的强者进行道德判断,还确实是个难题。只要承认,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要求市场经济中任何一个主体以牺牲自己的利益、甚至生存适应性为代价来照顾他人的利益,那么,就没有充足地理由去谴责这个相对的强者对于自己利益的自保行为。

正常的市场经济中,人与人之间的利益本来不应该是相互直接对立的、你死我活的,而是互利互惠的。相互之间竞争的企业是如此,企业与企业内的员工也是如此。只有当这些利益关联的主体被困在一个类似于上面的“局”中时,它们的关系才会变质,表现为相互难以兼容的和直接对立。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说坏的制度具有“离间”效应。

当然,经济学从来不假定利益的和谐是自动实现的,而是坚持认为,在合适的制度条件下,这是可以做到的。对于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我们认知的局限性不见得能够让我们知道什么制度是好的,但是,对于什么制度是坏的,则比较容易辨别,那就是看它是否倾向于造成一种格局,在该格局中不同主体的利益难以相互兼容。

富士康的例子、其背后反映出来的更宽泛的中国工人的差境遇问题,应该提醒我们反思坏制度的问题。经济学家应该比一般的人相对更具有这样的职业敏感性,即:一看到难以兼容的利益冲突就要想,这一定是不正常的,一定是因为背后的坏制度“离间”了人与人的关系,而不是只把关注的焦点集中在这些陷在冲突格局中的人身上。

坏制度不仅离间人与人的关系,是造就社会不[和--谐]的源头,而且,它还会给个体的选择制造两难境地,这个,以后再讲。

  评论这张
 
阅读(5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