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日志

 
 
关于我
molmo  

莫志宏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网易考拉推荐

另外一个世界的“非法”想象  

2010-11-18 22:17:58|  分类: 经济学中的效率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是时间的动物。只有人明确意识到了时间的存在,人也因此具有一种不同于动物的能力,那就是,以当下为界点区分过去、现在和未来。人活在当下,但人同时也是过去的延续,并不断地在当下把自己投射到未来。人不能想象自己没有过去,也不能想象自己没有未来。在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中,人被认为是能动的、要求改变的,因此,个体对未来的预期、个体的创造性想象总是被置于重要的位置。企业家作为经济活动的能动“枢纽”,其角色自然地也就得到了特别的强调。企业家的活动,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是基于对另外一个世界的想象而展开的。这个存在于企业家头脑中的世界使那个永远只能存在于当下的企业家的活动打上了未来世界的印记。未来——严格地说——是企业家关于未来世界的想象,于是就切实地影响着他现在的行为。企业家的活动当然只是个体把自己从当下“project into future”的一个典型而已。对于每个个体而言,其实也都是这样活着,用布坎南的话讲,人总是试图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因此,个体在当下的存在无不受他对于其未来的想象影响着、感染着。

个体对于未来的想象切实地影响着其现在的存在状态,这种想象我称之为“关于另外一个世界的合法想象”——这种想象是人之为人的存在状态的必须。下面我要讲一讲另外一种想象,它似乎也是人性的一部分,但我把它称为“关于另外一个世界的‘非法’想象”,因为它会极大地误导我们作为凡人的思想和决策。

我从一个小故事说起。某人某天突然发现一把重要的钥匙找不见了,三番五次找寻未果之后感觉心情沮丧,几个小时之后在曾经找过的地方仔细核查却又发现钥匙就在那里,于是心情大好。之后此人感慨,“真是有意思,钥匙一直都在那里,这是个事实,而我的心情却因为我自己的错误认识而上上下下。这真是不应该。”

这个小故事中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到底应该如何看待“钥匙一直在那里”的那个所谓的客观事实?我不想说我们应该直接否认这个客观事实的存在(否认它就像否认真理是客观存在的一样,一定是不对的,因为不管钥匙丢还是没有丢,作为客观事实,总是在那里的。至少,我们不能说客观事实既是“钥匙丢了”又是“钥匙没丢”),而是想说,“钥匙一直在那里”的这个所谓客观事实对于不是上帝的我们来讲,不具有现实相关性,因为,毕竟,我们并不像上帝那样真的知道它。在这个故事中,这也意味着,假定所谓的客观事实对于不是上帝的故事主人翁来讲是可知的,这对于他来讲没有任何意义。而事实上,他也不只能基于一种不是上帝、因此不知道所谓的客观事实的精神状态而生活。总之,一个不是上帝的人不能想象上帝的生活(虽然这并不排除说他会有时发出一些感慨,感慨自己为什么不能像上帝那样事前就知道有关事实),他只能在他认识到的“事实”界限内生活——不管是自己的情绪,还是决策,都只能这样。

我讲这个故事当然是有所指的。在新古典经济学中,所谓的最优资源配置的结果——给定约束条件下可能的最大化结果——其实就是像故事中主人公所认为的“钥匙一直在那里(或钥匙一直不在那里,已经丢失)”的所谓客观事实。新古典经济学家是把这个客观事实当成是可知的,并用它来指导现实,而真正正确的理解应该是,只有当市场均衡实现之后,我们才能说,这个客观事实是如何如何的——在那个故事中,“均衡”对应于故事主人公已经尽力找了之后的一种事实状态,有可能钥匙最终找到了,也有可能相反,在经济学中,“均衡”应该作粗略的理解,它无非针对事情差不多落定之后的状态,至于什么叫做“事情落定之后”,这只能是经验地判断,就像找钥匙的例子一样,我们也只能粗略地判断这个事情是否已经落定、因此,把此时能够得到的关于“钥匙是否丢失”的结论作为所谓的真相或客观事实来看待。

按照这种理解,经济学中所谓的“均衡”状态,以及所谓的“最优资源配置状态”都只能是对已经发生的事情——当然我们认为这个已经发生的事情是落定的——的事后承认;作为不是上帝的我们,永远都只能唯一地把它们当成是客观事实,并且,永远不要抱幻想,认为还有另外一个更好的“客观事实”(只有上帝才知道),以为我们可以按照那个更好的客观事实来生活。

现在,经济学界已经普遍认识到了所谓的“最优资源配置状态”的不现实性。但是,认识到它的不现实性是一回事,在思想上根除它对于我们的影响又是另外一回事。故事中的主人公可以很容易承认他没有办法像上帝一样知道“钥匙一直在那里”,但是,他完全仍然可能继续抱有这样的幻想,“如果我有高科技的透视手段,我就不会被误导这么久,我就可能早就知道钥匙在那里了”——总之,他始终很难接受,他只能基于当下他所能够探究到的事实而生活。类似地,很多经济学家虽然认识到所谓的理想状态是现实不及的,但是,他们并不满足于“只能基于当下发生的事实”而谈论如何对其进行改进,他们总是想:我们是否可以在现实中模拟那个理想状态呢?

生活在凡间,但却试图用超越于凡人能够探究到的事实的所谓“客观事实”来指导现实,我把它称为“关于另外一个世界的‘非法’想象”。

今天的经济学,总的说来,仍然是基于这样一种“非法想象”的经济学。过去,基于这种“非法想象”,中央计划经济被强力推行,今天,在市场因为所谓的交易成本而使那个所谓的“客观事实”——即:基于私有产权和完美的价格机制而产生的市场结果——无法实现时,经济学家让政府政策去模拟那个“客观事实”。总之,经济学家说,完美市场状态在现实中不存在时,让我们采取措施去模拟完美市场状态的结果吧!【in principle, the solution to be sought is that which would have been achieved if the institution of private property and the pricing mechanism were working well. (Coase1959, 27)】

经济学是、也应该是经世济用之学。不幸的是,大多数的经济学,如果不基于“非法的想象”,就无法做到经世济用。实际上,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接受这个世界的客观事实,也就是我们作为凡人当下能够掌握的客观事实,并且试图改善它。

 


 

  评论这张
 
阅读(216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