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志宏的博客

宪政经济学

 
 
 
 
 
 
  molmo 
莫志宏

北京市 东城区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北京工业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华人哈耶克学会会员,从事宪政经济学和制度经济学研究。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上海交大关于罪犯认定的论文,很“科学”很“无辜”

2017-5-16 15:28:14 阅读1456 评论3 162017/05 May16

任何研究,不管采取任何的科学方法,其前提是:所要解决的问题是立得起来的真问题。那么,什么是立得起来的真问题?它和研究者想当然地编造出来的假问题的区别是什么?

1.       交大论文看起来要解决的问题是:“通过一个人的照片来对他是否是罪犯进行判断”。这个问题不是立得起来的问题。理由是:个体是具有自由意志的主体,他的社会身份/角色到底是什么(例如是否是罪犯),取决于他切实地已经做出的选择;脱离开个体所做出的选择而用其他的关于个体的信息来判断个体的社会身份/角色,这和“个体是具有自由意志的主体、个体的社会身份取决于个体做出的选择”这个关于个体的最基本的前提预设相冲突。除非“个体是否是罪犯”这样的问题在性质上是先验地给定的,就好像个体的基因、血型等是出生时就给定的一样,否则,试图用个体的照片的信息来对个体基于自由意志而做出的选择是什么进行判断从一开始就是荒谬的。

2.     2.    在现实中,个体要被定为罪犯,除了以个体是具有自由意志的行为人为前提之外,还需要有完整的证据锁链来表明个体已经切实实施的行为确实符合有关的犯罪构成要件。这是一套严格的程序,且只有国家公诉机构才有权力做这样的事情。一篇以判断个体是否为罪犯作为问题解决目标的论文,必须以这样的关于我们的现实世界是如何运作的基础事实背景为前提,对它不是漠视、忽视,而是足够的重视,并在选题时自觉。如果研究者针对的是对一个人是否是罪犯进行判定的问题,那他必须首先知道“罪犯”这个概念在现实世界中是怎样被使用的、一

作者  | 2017-5-16 15:28:14 | 阅读(1456) |评论(3) | 阅读全文>>

“剥削”一词的使用为什么是有问题的?

2015-11-17 19:35:29 阅读6036 评论12 172015/11 Nov17

1、“剥削”是一个有道德意味的词,它暗示,一方基于自己占据的优势地位而对交易另外一方的利益进行侵占,获得自己本不应该获取的东西;剥削一词,要有意义,必须以明确指出“交易的双方各自应该得到多少(即成交条件应该是怎样的)”为前提。如果不能对“什么是应该的成交条件”给出明确的、确定的答案,那么,使用“剥削”一词来指责交易中的一方的做法,同基于“对方动机不善”来指责对方实质上没什么两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关于他人动机的揣测,每个人都有自己心目中什么是“应该的成交条件”的理解,这会使基于这样的语言的指控沦为语言混战,在现实中只会将社会导向混乱——谁掌握了定义“什么是合理的成交条件”的权力,谁就可以决定什么样的行为是剥削的或不是剥削的。

2、那么,什么是“应该的成交条件”呢?我们可以像确定一个单位尺度那样把它给确定下来吗?或者,我们可有什么客观的算法,把它计算出来?对于市场中的交易而言,答案是否定的。市场交易的成交条件,在市场不够成熟的时候取决于交易双方各自的具体情况包括谈判力量、谈判技巧等,在较为成熟的市场条件下,最后呈现出来的、稳定在那里的成交条件是无数个异质性的买方和卖方各自寻找对自己最有利的成交条件的过程中相互作用并逐渐收敛的结果。并没有独立于这样的市场过程而可以被先验地确定下来的成交条件。

3、现实中呈现出来的成交条件不是、也不可能是交易一方的意图、动机的结果,而是卖方和买方各自都争取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结果。对于这种性质的客观存在,不管买方或卖方从自身的感受看,是有利还是不利、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个体都不能因此对此加以横加指责,更不能基于自己心目中的“应该

作者  | 2015-11-17 19:35:29 | 阅读(6036) |评论(12) | 阅读全文>>

说几句关于阴谋论的看法

2015-7-22 23:13:13 阅读6683 评论36 222015/07 July22

阴谋论一直都有市场,但是呢,好像对一定素养的人来讲,本能的感觉都是:那玩意儿,拿不上台面,所以,也都是不接受的。丁丁老师最近在采访中也对阴谋论讲了自己的看法,对我而言,感觉有点过于深刻(虽然,从多个意义上这个话题都够得上足够深刻,例如,哲学上,它是和著名哲学家维特根斯坦关于“私人语言”以及“规则遵循行为”的讨论甚大),所以,我这里想把这个事儿讲得更简单些、更日常化一些。

我讲两个例子。一个例子是这样的:在一次学术会议上,一位按照新古典经济学的套路做研究的人做了一个看起来符合规范的、像模像样的研究,所以,也得到了还算不错的回应。但是呢,我的一位朋友对此很是不屑,在私下他跟我说:“这就是投机、这不是真正的学术。”他有些愤愤的样子。因为是私下讲话,我当然表示站在他的一边,但是,我告诉他说:“不过,这个也只能私下说,在正式的公众场合,我们除了指出其研究上某个环节的硬伤之外,其他的,尤其是,关于研究者的动机,我们是不能说的。”

另外一个例子:《好声音》播得很火的时候,我和我的一个好朋友因为怕尔哈提产生了争议。他很不喜欢怕尔哈提。汪峰后来需要在怕尔哈提和王卓之间选择,汪最后选择了帕。我的这个朋友——从来都是非常理智的、不怎么感情用事的——坚持说,汪峰被节目组收买了,受到了商业考虑的影响等等。最后,还算回归理智的他和我达成的一致结论是:“除非找出切实的证据表明,汪峰确有行为违背了好声音的操作规则,否则,任何其他的对于汪峰行为的指责都是没有意义的——每个人有每个人心目中的‘想象’‘认为’,这些都只能在非正式的场合作为茶余饭后的八卦存在。”

我用这两个例子来说明什么呢?

作者  | 2015-7-22 23:13:13 | 阅读(6683) |评论(36) | 阅读全文>>

这是我留给本学期本科生《经济学原理》课程的期末作业:

请同学们到图书馆借经济学原理的各个版本的教科书,在其中找出5处你认为属于错误地讲“应该”的地方。注意,很多时候人们并不是特别明确地在讲“应该(或不应该)这样” 、“应该那样”,所以,你们需要结合上下文的有关表述,才能把属于这种性质的论述找出来。

写作的时候请注意如下方面:

第一,把你要分析、评论的例子列出来,并标注好来源(某书、多少页);

第二,在每个例子进行点评时,先揭示出作者用来谈论“应该”的标准——它几乎总是隐含的——是什么(例如,在星巴克咖啡的例子中,央视记者以“同样的东西在国内外价格应该一样”为隐含的标准),然后再分析这个隐含的标准本身是不是站得住的,然后再正面地阐述你认为正确的看问题的视角以及正确的问题表述方式(例如,针对星巴克咖啡的高价格的现象,你可以说,“只要星巴克没有违背现有的法律法规,它采取任何的竞争、经营策略都是可以的,所以,本身就不能对星巴克定价这个事情说三道四”)。

下面是我的一个学生期末的作业,秀一下:

正文:

一个学期的经济学课程已经接近尾声,仔细回想起来,我认为自己真的可以算是收获颇丰。这门课让我学到了很多,从经济学的学科定位开始,我逐渐了解市场自发秩序,供求分析,和市场中竞争,并学到了正确分析问题的方法:首先做到“看”正确,然后考虑造就现象的原因或条件中哪些部分是可以改变的,尤其是基于自己所在的位置、角色去考虑那些是可改变的,从而正确的表达“应该”。为了学以致用,我从传统教科书上找出了五个例子,与课上的学到的内容进行了对比,讲述了我认为对一些问题的正确看法。

作者  | 2015-6-23 9:50:31 | 阅读(7269) |评论(6) | 阅读全文>>

先让我们来用信息不对称这个词造句吧(其中很多来自于授课的学生们):

1、买东西时不知道东西的品质和应该的价格,所以,只能听商家的推荐,此时,信息不对称;

2、不同的人得到的信息是不一样的,而从公正的角度看,本应该是一样的,此时,信息不对称;

3、魔术师这个职业靠的就是信息不对称;

4、我想给女朋友制造惊喜,我需要利用信息不对称;

5、因为有信息不对称(交易成本),所以,才有代购;

6、因为有信息不对称,才有各种中介经纪公司(房屋、租房、留学、旅行社);

7、因为有信息不对称,才会有银行;

8、因为我们不懂外语、所以信息不对称,所以,需要翻译;

9、因为中日人民信息不对称,所以,才有误解;

10、我看不透你的心思,我跟你打交道,这是信息不对称;

11、深入到任何一个行当去,发现好多具体的知识自己是一无所知啊。我们的吃穿住行,哪一样其实我们都只是基本的“用”而不知道背后的各种信息啊。学生也不知道老师的具体情况,要知道得更多,是不是学生在选课时就可以更好地挑老师了呢?

12、鱼香肉丝;老婆饼;夫妻肺片---你被菜名误导了,信息不对称?

13.  我到餐馆吃饭,看不到厨师怎么把菜做出来的,也看不到他使用的原材料,到超市买熟食,我也担心东西的原材料不够好,还有饺子的馅料,我也不放心。我在淘宝上买厨具,担心买了不像描述的那样好,店家虽然拍了视频了,演示了如何使用、使用的效果,我还是担心万一他卖的东西不

作者  | 2015-6-20 12:01:15 | 阅读(7493) |评论(2) | 阅读全文>>

学者行动的力量来自于哪里?-----天则新年期许会上的发言

2015-1-21 23:01:14 阅读16405 评论1 212015/01 Jan21

我今天想说的是受到高全喜老师提问的刺激,高全喜老师说到我们这样一些学者坐在书斋里面期许有多大价值,一次次说,一次次凸现我们的无力。这个问题很值得反思,为什么呢?作为学者来讲,我们不可能要求外界世界怎么样,但是我们可以对自己提出要求,所以我呼应一下盛洪老师讲的学者可以做什么。刚才盛洪老师也讲到,学者提供的是公共产品,既然提供的是公共产品的话,就不是讲我们自己怎么赚钱,企业家怎么赚钱,其实我们今天讲的都是国家大事,讲政策,对政策进行评论。但是,就这样性质的问题而言,按照我的理解,越是能够做到观念上的逻辑一贯,相对来讲行动会越有力量,但并不容易。其实真正要做到思想上的逻辑一贯,行动上的有始有终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情。你可以设想一下,假设一个学者自己也想不清楚一些问题,今天这样,明天那样,这样发起这个行动,明天又把它撂下去搞别的,这让谁信服?政府也说你自己总变来变去,没法弄啊。

我想用一个具体例子阐述一下我的观点,就是关于中国土地制度改革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是很多年来的热点问题,在中国诸多著名的经济学家全都介入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涉及到很多基本的观念问题,但很多学者对它们却不太自觉。我指的是:提到土地,大家首先想到这是一个公共的事情,或者和公共利益相关的很大的事情,但是,很多人想不清楚的是,与公共利益特别相关的事情是不是就意味着政府主导、政府直接推动?进一步更准确的讲,是不是意味着政府直接进入经济活动进行资源配置?或者借用今天上午徐景安教授说法,是不是政府直接介入到那个层面“让人幸福”。这也相当于在问:(既然每个人都只能做自己的幸福梦),是不是政府可以帮你每个人做自己的幸福

作者  | 2015-1-21 23:01:14 | 阅读(16405) |评论(1) | 阅读全文>>

人之自知与人的社会性

2014-12-7 13:16:23 阅读18527 评论1 72014/12 Dec7

作为一个结论,很多人都承认,人是社会性的动物。对此,也有很多思想家进行过论证。但,人的社会性到底指的是什么?是说人如果不在社会中就无法思考,就不可能有理性呢(例如,人工智能的研究就会强调人的思考、行动最终是有赖于社会性的工具——典型的,如语言——才有可能)?还是说人只有在社会中才能有意义地思考自己是谁这样的问题?

自笛卡尔以来,人作为思考的动物这个面向得到了强调,人作为思考的主体被认为是人的集中体现。在那样的框架中,思考的人被当成了宇宙真理的阿基米德点,一切都可以追溯到那里。但问题是,“思考的人”本身的正确性又是如何得来的、以及是否能够得到捍卫呢?可以说,沿着笛卡尔的道路对于确定性的追求终究建筑在流沙之上,一如一句流行的歌词“我就是我”终究只能对在社会中惴惴不安的、不知如何安身立命的个体提供虚弱的心理安慰一样。

当然,笛卡尔的哲学不管如何有问题,它也不妨碍自然科学不断地突破原有的局限性而向前发展着。曾经被认为是绝对真理的牛顿力学被揭示出终究也只是一个更普遍的体系在特殊情形下的“特解”,一如欧式几何被揭示出终究只是诸多可以想象的几何之特例一样。面对自然科学以及数学领域所取得的成就,即使是很杰出的哲学家(从罗素到波普尔到奎因,无不如此)也难免流俗地把自然科学、数学当成是人类理性的理想范本,并进而相信,数学的、形式化的、逻辑演绎的推理本身就代表了人类理性的最高级形式。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哲学家都这样看人类的理性,以及愿意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做出这样的等级排序。根据我的解读,至少黑格尔和维特根斯坦——虽然他们属于不同的时代、各自的思想风格很不相

作者  | 2014-12-7 13:16:23 | 阅读(18527) |评论(1) | 阅读全文>>

生存抑或存在?

2014-10-14 21:24:04 阅读23588 评论1 142014/10 Oct14

      人是难得满足的动物。人在解决了一个阶段的问题之后,并不会进入快乐的涅槃状态,而是很快会遭遇下一个阶段的问题并再次感到不满足。中国社会中的人们今天越来越少的人是因为纯粹的物质上的不满足而不开心,更多的时候是因为来自于存在感方面的问题而不开心。即便看起来很多人也是在追求物质、追求享受的道路上,但仔细观察,也会发现,不是单纯的物质需求本身,而是由此造成的人际间的比较才是个体困惑、烦恼之源。可以说,消费,正在变得不仅仅为了满足个体纯私的需要(或者,用经济学的行话讲,为了实现所谓的效用最大化),而是与人的存在感——它本身又分多个层次——密切关联起来了,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网络上流行的“刷存在感”一词也算是这个社会中的人们进化到了焦虑不再主要源于物质的匮乏而是源于存在感方面的问题这样的阶段的反映。

传统的经济学研究社会中的人们因为物质生产而形成的社会关系,生产、消费理所当然地是其最基本的概念,而社会中的个体在其中除了是生产者就是消费者,生产者和消费者都是被作为纯私的最大化者看待的。生产的目的是为了消费,而消费的目的就是为了个体的私人享受或者说效用最大化,这一切都被作为理所当然。经济学家如果要再追问:人在满足了私人的享受需求之外,还需求什么,这多半会被认为是不务正业、是不当地介入了其他的学科领域。

不过,学科分科的必要性是一回事,现实生活中的问题本身是否刚好服从于这种切割是另外一回事。道理上讲,问题是不分科的。人的问题,如果仅仅局限在为了生存而必须进行的生产和消费这个层面,那么,经济学目前这样的分

作者  | 2014-10-14 21:24:04 | 阅读(23588) |评论(1) | 阅读全文>>

装在套子里的理论家

2014-10-3 23:50:11 阅读23836 评论3 32014/10 Oct3

       以《经济学中的修辞》一书闻名的经济学家麦克可洛斯基(McCloskey)曾说,“经济学内部的人士不会相信他们精细地训练的、被很多人敬仰的方法根本就是非科学的胡说八道,……很多经济学家根本就不能理解那些不学经济学的人看来非常简单的道理。”在反复和主流的经济学教义(指新古典理论)打交道的过程中,我自己也屡次感慨,坏的经济学真是会让人的思维甚至跌落到常识不及的水准啊。我指的是,很多时候经济学家会因为受到坏的理论的熏陶一开始就带着扭曲的理论棱镜看世界,导致他们从提问开始就很拧巴、就无法以正常的视角来对现象进行表述。

例如,张五常会问,为何顾客在餐馆里吃饭,盐是免费呢?类似地,有人会问:为什么衣服不一样的大小却很多时候卖一样的价格呢、在餐馆里吃饭有的人花的时间长有的短,为什么没有收不同的价格等等?我不相信稍微有点生活阅历的人会问这些问题,因为他们太明白了,收费与否,这是太取决于具体的经验情形的事情了:经验情形中一个条件的稍微变化可能就会导致利益最大化的当事人从不收费转向收费或相反。例如,北方的面馆通常桌子上有供顾客随意取用的大蒜,这通常是没有限制的,也不收费的,但是,当大蒜价格上涨到一定程度时,我们就可以发现,有些餐馆要么就不再让顾客随意取用了,而是设置了一个限制,要么直接就收费了。航空公司对于顾客的旅行箱收取的费用也是如此。在油价不是很高的时候,对于顾客背包的重量的限制就不是特别严格,后来油价提高,加上太多的顾客都有意无意地利用航空公司的宽松政策来尽可能地多带东西,航空公司的政策就更严了。又比

作者  | 2014-10-3 23:50:11 | 阅读(23836) |评论(3) | 阅读全文>>

你为何消费?

2014-9-10 12:22:28 阅读13432 评论2 102014/09 Sept10

       人有多个面向。但学科分科往往导致特定的学科把注意力只集中到人的行为的特定面向。经济学中的人被抽象为效用最大化者,消费则理所当然被认为是为了获得个人享受的最大化,而享受被认为是纯私人性的,因此,消费基本上也被认为是纯私人性的。对于纯私人性的消费,我们可以想象这样的图景:一个人买了一大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回家饕餮大餐,独自享受。他没有任何想法要和其他人分享食物本身,也不想告诉别人自己从中得到的满足感有多么大——自己享受了,就足够了。

但是,似乎除了这样的消费外,人们越来越多的消费满足的不再是纯私的感官享受,而是涉及到个体在社会中的身份认同问题。典型的例子就是所谓的“炫耀式消费”(这个概念并非生造,而是早在一个世纪以前就由以尖刻表达著称的美国经济学家凡伯伦提出)。这样的消费其主旨不在于自己的享受本身,而更在于它的“社会效果”,即让其他人注意到自己、尤其是提升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中国人现在常常被吐槽炫耀式消费,从清高的知识分子的视角看,这确实不能认为是个体素质高的表现。但这个作为一个事实存在,从多个角度分析也颇有意思。

满足了衣食住行的基本需求的人们开始谋求彰显自己的个性或独特性,这是人性的必然。商业推销的诉求集中于此。但这能够真正解决个体真正要解决的问题吗?这里悖论的是,个性或独特性是和被任何外在的事物所定义相矛盾的,而用品牌来彰显个性恰恰是被外在的品牌所定义。真正有个性的人既不需要任何外在的东西来彰显自己(我就是这样的、就在那里,没有其他了),也不喜欢被这样呈现(例如自己就是非

作者  | 2014-9-10 12:22:28 | 阅读(13432)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为什么要反对18亿亩红线?是因为算得不对?  

2014-8-26 20:56:45 阅读31517 评论16 262014/08 Aug26

       经济学家经常给人的感觉是很懂数据、很会算。面对中国的土地政策问题,面对18亿亩红线需不需要保的问题,有些经济学的本能反应是,这个数据到底对不对?似乎,如果所谓的数据掌握翔实了,就可以保证中国的土地得到利用了。循着这个思路,有些人就想用数据表明,目前中国的土地浪费最严重的地方是在这里、那里等等,例如,说开发区其实大量地占用了土地并且没有好好利用,很多企事业单位也是,城市大量的土地实际上并不是用于建住宅了,而是用于工厂的库房了等等。

像这些讲法听起来煞有介事,但其实有很大的欺骗性。因为,这样的说法预设了:土地作为一种资源在具体情形中到底怎样算是有效利用、怎样利用算是不浪费,是一个技术性决定的事实,而经济学专家的作用,就在于把这些事实或数据收集起来,为政府知道如何使土地得到有效利用提供必要的“知识”,政府或者或有关的政府管理部门(而不是一个个的行动的个体)才是保证资源有效利用的主体。这是典型的中央计划经济的思路,在实践中它意味着政府不是为个体尤其是企业家因地制宜地利用身边的资源营造合宜的制度环境,而是直接介入经济活动,对具体的经济活动下指令或以执法监督之名对经济生活的主体的决策进行干预。

认为政府可以直接进入具体决策的层面来认定什么叫做资源的有效利用,用政府相机决策的权力(通常打着捍卫“公共利益”的幌子)来保障资源有效利用(或者其他公共利益的实现),这在经济学理论上已经被证明是一条死胡同。实际上,土地作为一种稀缺资源,就产权主体需要在一定的规则约束之下行事而言,和其他别的任何稀

作者  | 2014-8-26 20:56:45 | 阅读(31517) |评论(16) | 阅读全文>>

         按照多年前亨廷顿在《第三波——20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中的判断,民主化是人类文明的大趋势,虽然各国民主化转型的模式会各有不同,遇到的种种困难也举不胜举,但是迈向民主化的趋势却是不会逆转的。后来事情的发展趋势并没有亨廷顿想象的那么乐观,而亨廷顿后来的研究也因此更多地把重心转向了不同文化之间的冲突上,但即便是这样,到今天为止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中间也极少有人明确地反对民主。“民主是个好东西”在诸多讨论中还是被作为毋庸置疑的基本预设来对待的,尤其是对仍然没有步入民主化轨道的中国社会中的人们而言,更是如此。

不过,这却并不是本书作者所明确地认同的立场。按照作者的说法, “我在巴西和美国耳闻目睹, 使我对中国改革人士对“民主”的声音, 时常保持警惕”。“我长期研究美国宪法(还有欧洲和拉美宪法,包括我祖国巴西的宪法)让我确信,民主并不能像预期的那样, 为社会和政治带来良好的秩序;刚好相反,派系斗争, 将会给带社会带来普遍的不信任, 和不时在社会下层发生动乱,演变成公共暴力, 或破坏性的革命;不适当的经济和政治集权;最终的结果是,逐渐地侵蚀了让民主生根发芽的体制本身。”在作者看来,美国的政治实践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如滥发货币、政府高额举债的问题、政府被利益集团挟持的问题等——反映的不只是美国政治制度的问题,而是所谓的现代或“西方”民主实践的普遍性的问题。因此,他说到:“中国现在很幸运, 能够逃过此劫, 将来, 机缘成熟, 中国的政制如果按宪法进行改革, 就能够成为世界先进的榜样。”

作者  | 2014-8-10 22:50:45 | 阅读(15254) |评论(1) | 阅读全文>>

自我挫败的策略(算计)理性

2014-7-22 21:52:06 阅读13575 评论0 222014/07 July22

最美好的东西都不是可以通过策略思维而获得的。爱、友情、他人的尊重等,都是如此。例如,一个人花钱来试图赢得人们的尊重,或者采取其他的策略试图影响他人对自己的判断,这即便从短期来看有一定的效果,但从长期来看也一定是自我挫败的,因为,一旦人们意识到了个体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它与个体赢得尊重本应经历的程序是背道而驰的——来实现这样的目的的,那么,人们就会不再将对该人产生尊重感。类似地,一个人想向其他人表明自己是好人、热心肠的人或者有魅力的人,他如果总是琢磨着怎样做才会让别人如此看待他、并因此考虑自己如何行事的策略,那么,从长期看,他不会真的被周围的人认为他是好人或有魅力的人,更有可能的是,他会被认为是“太知道讨好人的人”或者“很会装的人”。总之,如同市场上的价格一样,人际间的价值只能再人际互动中产生出来,按照对象化的工具理性的思维“做”出来的,与真正意义上的这些概念(爱、友情、尊重等)无关。

没有人怀疑爱、友情、他人的尊重等是美好的东西,没有人——只要他不是太不正常,以至于体会不到自己作为人对于他人的需要——不向往这些非常美好的东西。也因为此,经典的文学作品几乎无一例外地是把这些美好的价值作为表现的主题,即便出于现实主义的需要它们常常是和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冲突纠缠在一起。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这些美好的事物却是如此的遥远,以至于似乎它们只能不真实地存在于艺术片之中,只能是作为虚拟的、短暂的享受的对象。在现实中,执着于这些美好的事物的人们往往被认为不现实、太幼稚等,似乎,只有经济学教导的那样,总是运用策略与人打交道才是“理性的”“成熟的”等等。对美好事物的真实渴望和在思想上并不把它们当成是真实的,这似乎是悖论(不知道心理学家会怎么看这样的现象?)。

作者  | 2014-7-22 21:52:06 | 阅读(13575) |评论(0) | 阅读全文>>

病态的理性

2014-7-9 16:00:32 阅读12325 评论1 92014/07 July9

所有人都意图理性(对自己有利),但并不一定做得到真的理性(真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式做事情)。意图理性是自我指涉的,即个体的行动是基于个体自己认识到的“对于自己有利的方式”,所以,意图理性是一个逻辑真理、不容反驳。极端地讲,即便疯子,也是意图理性的。自我指涉的意图理性显然没有经验含义,所以,真正值得关切的是,到底个体是否真的理性?但何为真的理性?尤其是,当个体是在人际互动的语境中时,我们怎么来理解何为理性?例如,我们是否还可以按照“给定条件下的最大化”思维来理解它?

在经济学中有所谓的“理性的悖论”的说法。在人际互动的决策领域,个体理性的选择反而导致不理性(即对自身利益不利的、自己也不希望)的后果,此为“理性的悖论”。囚徒困境这个比喻或概念比较集中地反映了此思想。按照大多数新古典经济学家的说法,囚徒困境反映的是个体理性和社会或集体理性之间的冲突,因为个体视角出发理性的选择从社会的或集体的角度看可能恰恰是不理性的、对所有人都不利的,所以,这意味着市场失灵,也意味着政府介入干预以改善市场结果的必要。

老实说,理性的悖论给建立在理性决策基础上的新古典经济学理论,尤其博弈论,带来不小的挑战。这个挑战比通常人们想象的要更严重,因为它涉及到的是,用决策理性的思维——该思维总是把个体面对的一切条件包括他人的行动都作为类似于自然界的给定之物——来研究人际互动领域的个体行动是否合适的问题。就概念层面而言,在决策理性的框框里当我们说个体是完全理性的时,这意味着个体对他人的可能的行动空间有完全的、绝对的把握,就如同对自然界的事物的把握一样。就实际行动层面而言,这意味着,个体必

作者  | 2014-7-9 16:00:32 | 阅读(12325) |评论(1) | 阅读全文>>

经济学、决策科学与成功学

2014-6-6 20:28:01 阅读2540 评论0 62014/06 June6

作为一名经济学者,不管是在教课时还是在面对一些实践中的人时最常问到的问题是,“我怎样做或投资哪个方向可以赚钱?”相信这是几乎所有教授经济学、商学以及决策理论的人都有遇到过的场景。虽可以理解为什么人们问这样的问题,并指望从专家那里得到答案,但我不得不说,提出这样问题的人在认知上、在心理上同指望这个世界存在着拯救者来拯救他没有什么区别,因为在这个人际互动的世界上我们必须承认的严酷事实就是,除了上帝之外,没有任何办法可以保证个体所做的事情——它嵌入在人际互动网络中——总是能够导向其愿望或目标;那些告诉个体应该如何决策或这个世界是如何运作的理论不管多么高妙,它们都无法保证个体行为总是从事后来看是最正确的。

今天,被贬称为“成功学”的各种论著之所以泛滥,其实就是因为迎合了普通人的心思。所谓的成功学,简单地说就是教人如何赚钱、如何成功的“理论”“学说”。可以说,成功学的背后一方面是自封的、不自知的教主,另一方面是等待被拯救或指点的个体,两者谁离了谁都无法存在。一般来讲,越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越不会对成功学性质的东西感兴趣,越是能够自觉意识到成功(姑且定义为:个体在人际互动的社会中所追求的某种世俗的结果,包括获得世俗的承认或者赚更多的钱)和自己所付出的努力之间是有迈不过去的鸿沟的,自己所付出的努力最多仅仅是成功的必要条件,但一定没有关于“怎样做就一定成功”的充分条件的秘籍存在。可以想象,一个社会越发达,其中的个体越是理性,那么,成功学越是不会有市场,因为,自封的教主和等待被拯救、指点的个体都会减少。

不过,很有意思的是,同样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在平时可能自己都会对

作者  | 2014-6-6 20:28:01 | 阅读(254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